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646章 泣血窜缀

正文 第646章 泣血窜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逐风!

    硬生生横亘在雷虎与汹涌剑浪之间。

    陡然弥漫暴散开的血光仿佛一道坚固无匹的屏障,护住了雷虎,也隔绝了剑浪。

    这已经不再是一柄薄如蝉翼的剑,而是一块巨大的磐石,任凭惊涛骇浪崩于前,而自巍峨不动。

    轰!

    浪奔,浪退。

    汹涌的剑浪来得猛烈,退得也极陡然,刹那间,雷虎的眼前豁然开朗,那血,那剑,分开了左右,击散了惊涛。

    “沥血剑!”

    “剑晨!”

    后方人群攻势急停,逐风的旁边,一道人影突然出现,正是身上隐有血光的剑晨。

    惊呼四起。

    剑晨对之于断剑联盟,实已成了困扰已久的噩梦,特别是这当中许多人,本也是参与了那日纯阳一役的。

    疑似隐宗的雷风真人被拧断了脖子,天榜第二的高手莫风寒被抢走,这些都有人亲眼所见。

    更别提还有坊间传言,剑晨四处作下的灭门惨案。

    先前他被包裹在血茧里,看不到面目还好些,现下突然出现,一出现便力挽狂澜与倾倒,这份威势,再配上无尽血腥暴虐气息所带来的气势压迫,顿时令许多人因四方阁那条怒蛟所激起的血勇迅消褪。

    雷虎虽猛,面对他,众人仍有以多敌少的勇气,可面对连雷风真人与莫风寒都能击败的剑晨,人多,却已不再是一个可以炫耀的优势。

    咔。

    剑晨面无表情,平静地伸出一手握在逐风剑柄,却也不提,就那么一手杵剑,沉默着,用眼中的血光扫视四周。

    一时间无人敢动。

    而随着他的动作,有一部分人的注意力也被重新吸回到逐风剑上。

    这柄剑被剑晨一握,那冲天而起的犹如屏障一般的血光突然收敛,露出原本银白的剑身来。

    “咦……”

    人群里有人疑惑,这剑,不对。

    断剑联盟的前身可以说就是当日霸剑山庄召开的万剑盟会,参与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天下剑门中人,所以在场这两三百号人里,倒有不少也适逢其会,曾经在霸剑山庄见过孟浩然示剑于人的一幕。

    那是沥血剑千百年来此现世,所带给人的印象之深刻,足以成为铭刻在脑海中一生的铬印。

    然而当日的剑,与现在的剑,不提血气,单从外观来说,绝对不一样。

    “是剑晨,大伙儿杀啊!”

    只是这份疑惑才将冒头,突然有人吼了一嗓子。

    这声音很熟,正是刚刚以龙腾四方压制住雷虎啸天拳的四方阁人。

    可是……这声音又很飘忽,明明咋响在人群里,可放眼望去,能见到的只有人人脸上的那份惊惧。

    没有人,没有一个人的脸上,表现出与这声音的音调语气配套的义愤填膺。

    剑晨虽然没有说话,可全副感知都放在人群里,特别是汹涌的剑浪被他与雷虎先后击破一排之后,那怒蛟之前升腾之处正无遮无拦地现于眼前。

    然而那里并没有见到有四个持剑而立,面容悲愤的人。

    甚至在剑晨目光扫来时,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那一块地方突然空出了一小块,就像那一小块地方突然爆了瘟疫一般,令人避之则吉。

    安安的嘴唇泯在了一起。

    声音在,人却不见冒头,结合之前的煽动,几乎可以确定,这两三百的断剑联盟之人里,有着别有用心的人存在。

    那么是谁?

    站在剑晨身后,她的目光也在审视着对面每一个人,是白震天的人,还是青鬼王的人?

    “呸!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血性?外面同门尸骨未寒,难道就不想报仇么?”

    声音再度响彻在前院中,只是仍旧飘忽,初时在左,忽又往右,方位之变幻全无迹可寻。

    剑晨厉眉一竖,声音响起的刹那,他的目光陡然连闪,追寻着这份飘忽竭力感知着四周。

    可惜,对面的人实在太多,即使他全力以赴,仍不能准确感知到声音到底由何处传来。

    “是谁在那里?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

    雷虎终于回过一口气来,对于刚才的压制,他的心头憋着一股恶气,若不是这人煽动断剑联盟围攻,凭他的功力,只要再出两拳,那怒蛟哪里还能如此闹腾。

    现下,声音在,人不在,雷虎那口恶气憋在心里吐也吐不出,顿时气得须大张。

    “好汉?”

    那声音冷笑着,仿佛知道剑晨等人无法感知到自己的位置所在,说起话来更加肆无忌惮,嘲弄道:

    “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配谈什么好汉?”

    “剑晨,你扪心自问,手中剑上到底沾染了多少剑门同道的血,此时面对他们的亲人朋友,难道你就不感到一丝愧疚?”

    声音由嘲笑转为冷厉,又由冷厉变得悲愤,到得最后,几乎字字泣血。

    在场不少人的眼睛顿时红了。

    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除了少部分小门派为求自保外,大多数人的背后,几乎都有往日的同门、师长陨命于沥血剑下。

    直到目前为止,江湖中大多数人对于沥血剑的认知只有一个,此剑于霸剑山庄一役,被剑晨夺走!

    于是,逐风剑与霸剑山庄那配沥血剑外观上的不同,才只将将让人产生疑惑之时,便被便被数之不尽的血债所淡化忘却,抛于脑后。

    留存下来的,只有恨,对沥血剑,对剑晨,痛恨亲人的滔天恨意!

    能够在江湖上闯荡,哪一个又少得了一份血性,断剑联盟人数众多,这本是优势,可当这份优势不复存在时,大多数人都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份从众心理。

    大家都是身负血仇未报,他上我也上,他不上,我也再观望观望,凭什么要我先打头阵送死?

    正是这份心理作祟,从而当断剑联盟接二连三失去领导者后,才会变得有如一团散沙。

    不能众志诚城,那就只有溃不成军!

    可是现在,门外未寒的尸骨历历在目,那份悲痛已然不小,又有人在这种时候字字泣血。

    顿时将悲痛瞬间点燃,爆炸!

    “剑晨,纳命来!”

    四面八方爆怒吼,十道人影混合剑光,拼死相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