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663章 以我为质

正文 第663章 以我为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又怎样?

    话音落下,雷光大炽!

    没有惨嚎,炽烈的雷电之力不仅钻入了郭怒的身体,殛烧着他的血肉经脉,就连声音也一并吞噬。

    只能见到郭怒嘴巴大张着,狰狞的面目早变幻成极致痛苦,丝丝缕缕的殷红血液不停自七窍中汨汨而下,才一冲出,却又被大盛的雷电焚化成虚无。

    “六弟,你真的想杀他不成!”

    雷虎见状大怒,第一次针对剑晨,心底狂冒起无穷怒火。

    被包裹在雷电中大殛的人,到底是郭传宗的爷爷,他雷虎与剑晨是兄弟,可却也与郭传宗也有结拜之义,兄弟的亲人有难,他怎能坐视不理?

    可是

    砰!

    愤然前扑向剑晨与郭怒两人的雷虎,在冲到剑晨身周三尺处,猛然便被一股巨力迎面撞上,脑袋猛得一沉,雷虎突然感觉头脑内一片空白,紧接着

    扑通!

    身下传来一阵震动,这才恍然间回复了意识,左右一看,赫然发现自己竟被这股大力弹得往后飞跌了至少一丈来远,此时正迎面朝天跌坐在血肉残肢堆里。

    不光是他,虽然安安仍还站着,也是被弹到了他跌坐之处附近,此时正在努力稳住身形。

    往前一看,本就大如铜铃一般的虎目瞬间瞪大了一倍。

    以剑晨与郭怒为中心,两人身周三尺范围内,尽俱被一圈密密麻麻,令人望之则惧的青色电弧所环绕,把眼一扫,竟然上下左右完全找不到一丝缝隙!

    电弧之内,郭怒又被另一圈更但却更加凝实疯狂的电弧所包裹,身体已然如同筛糠一般打着摆子,眼见着就要不支。

    “剑晨!”

    见此一幕,雷虎胸膛里那股怒火猛然卷土重来,他砰的一拳砸在地上,溅起无数血泥,愤然大吼道: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吼完之后突然一愣,却见安安满面泪水地苦涩转过头望着他,从那雾气朦胧的眼眸里,雷虎突然发现了与他同样的认知。

    疯了!

    是的,剑晨疯了!

    不知是因为杀戮,还是受真正的沥血剑上逸散的冰冷血腥所影响,此时此刻的剑晨,已然疯了!

    “大笨虎,帮我做件事”

    被眼泪模糊了双眼的俏目中玉珠扑漱漱直往外落,安安嘴唇张了张,却是以传音入密的功夫向雷虎低声泣诉着。

    “什么事?”

    看着安安苍白苦涩的俏脸,雷虎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也用传音入密着。

    “以我作质,他若不停手,便杀了我!”

    安安的话说得很轻很柔,却又字字泣血,听在雷虎耳中,直刺入他的心里,令其心脏狠狠地收缩。

    同样收缩的还有雷虎的瞳孔,安安的话令他面色陡然大变,虽然分明听得极清楚,却仍禁不住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杀了我!”

    安安猛得一咬银牙,提聚更强的功力直接将声音打入雷虎心底,随即扭头一望,更加焦急道:

    “快,郭帮主他快要不行了,现在只有我的命还能唤醒傻子的意识!”

    雷虎一听骤然反应过来。

    刚才安安要斩逐风剑,郭怒暴怒之下厉冲而至欲下杀手,是剑晨先了一步挡在安安面前,否则以郭怒的血腥掌力,安安怕是早便香消玉殒。

    而现在,剑晨在对郭怒痛下杀手之前也曾厉喝过:他想杀你,就得死!

    也就是说,如今的剑晨的心里除了洛家当年之事纠结成了执念之外,唯一在乎的人或事,便只有安安一人!

    以安安来做人质,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雷虎心念电转,转即便明白过来安安的意思,再度抬眼一望,透过无穷无尽的青光电弧,但见此时郭怒的面庞已然泛起了一丝黑气。

    郭怒在不知为何突然又变回了那个疯癫老乞丐后,对于剑晨的攻击半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眼见着一代丐帮之主就要客死他乡。

    不敢怠慢,雷虎在别无他法之下猛然大踏一步,坚若金铁的虎爪闪电般扣在安安娇嫩雪白的修长脖颈上,同时吐气开声:

    “剑晨,再不住手她就得死!”

    “呃!”

    不知是雷虎匆忙之下着实扣得太紧,还是安安在极力配合,雷虎爆炸性的话音刚下,恰好安安咽喉被锁的声音便传了出去。

    那么她就会死的她指的是谁,剑晨不用回头也已知晓。

    噼啪!

    青光电弧在这一刻忽然减弱,剑晨缓缓回过头来,却见他整张原本尚算清秀的面庞上青筋暴涨,扭曲蜿蜒着,比之问傲天脸上的三道伤痕还要来得恐怖。

    特别是他的那双眼,除了血还是血,根本分不清眼珠与眼白。

    “你敢!”

    瞪着血色弥漫的双目,也不知他到底能不能看清眼前的状况,可那双恐怖的眼眸却牢牢锁定在雷虎身上,从喉咙里挤出了无尽森寒的两字。

    雷虎一怔,剑晨与他之间实乃惺惺相惜,两人又有着同样的血海深沉,是以在七个兄弟里面,剑晨与他的关系反而要比年龄尚幼的郭传宗还要深厚。

    然而现在,剑晨用一双血红的眸子看着他,兄弟之间的那份情谊全然找不到半点,有的,全是杀气凛然。

    他是真的会杀我!

    心中突然升起这样的觉悟,雷虎猛一咬牙,怒喝道:“不敢么,你试试看!”

    暗自对安安道了声抱歉,他粗壮的手臂突然青筋暴涨,呼的一下,直接提着安安的脖颈,将她整个人一并提到了空中。

    “呃!”

    安安的舌头立即凸了出来,这次完全不需要刻意去配合什么,雷虎这一下假戏真做,直卡得她咽喉一滞,下意识地用双手死命掰着雷虎的虎爪,双脚也在空中胡乱蹬踏着,眼见着面色越显紫红。

    扑通!

    没有任何犹豫,郭怒已然有着昏迷迹象的身躯重重落在地上。

    剑晨放开了死死扣在郭怒脖子上的右手,手掌成爪,保持着虚握脖子的动作,缓缓平移而动,手臂停下时,凌厉铁爪遥遥空对着的,正是雷虎。

    “我放了,现在该你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