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680章 大悲大喜

正文 第680章 大悲大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没死?

    玉虚真人的话仿佛天籁,令安安那颗死寂的心突然又有了跳动。

    可是剑晨方才那惊天一掌强得就算是个瞎子也能感应得到耳膜的刺痛,如此掌力下,剑晨他没死?

    怀着激动,也怀着疑惑,安安迫不及待,却又有着忐忑,往剑晨那边望去。

    第一眼却并没有看到剑晨。

    雷虎与顾墨尘早已抢上,冲到剑晨身前,也阻隔了安安的视线。

    就当安安心急之下想要冲上前去时,雷虎突然转过了身子,面色有着茫然的惊喜。

    安安的心头一跳,雷虎的这个表情已经足以告诉她很多事。

    然后剑晨那单薄的身躯就突然出现在安安眼底。

    他,仍然还站着。

    保持着以掌击头的姿势,默默地站着,没有倒下。

    “傻子!”

    眼泪突然滑下脸庞,这是喜极而泣。

    安安分明见到,在自己一声惊呼后,剑晨那茫然的眼神有了变化,像是在鼓起所有力气,往她这边望了一眼。

    真的没事!

    安安只觉自己的一颗心几乎要从心房里跳将出来,大悲与大喜转换得太快,即使是她也直感难以承受。

    “安安?”

    同样不知应该作何反应的还是剑晨。

    他的手还放在头顶,目中所见,天地间却只有那一道倩影,那一道眼里同样只有他的存在的倩影。

    “你们可是忘了,玄冥诀的事情?”

    玉虚真人收回拂尘,他或许是场中显得最为平静的人,平静到看起来神色间仍带有几分失落。

    然而他那低沉的声音却令所有人为之一怔。

    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对这冠绝天下的玄冥诀有着认知,对于玄冥诀的特性自然也有着了解。

    这是不惧任何内力入体的绝世功法!

    任何内力,不仅包括敌人的,也包括自己的,只要是内力,在入体的一刹那,就铁定会受到来自于体内玄冥诀的干预,这是自发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所以当剑晨那惊天雷霆似的一掌轰向自己头颅时,纵使他已经下意识地将身体的防御降到了最低,可体内那自动自发的玄冥诀却仍主动对轰入头颅的内力作出了干预。

    尽管这是他自己的内力!

    想明白这一点后,众人在庆幸之余,惊讶的眼神却也望向了玉虚真人。

    这里的人都对玄冥诀有所了解,除了他,玉虚真人。

    可是偏偏,也正是这个可能是对玄冥诀一无所知的人,在那样千钧一发的关头,不仅准确地判断出剑晨并不会死于这一掌下,还第一时间赶到,救下了心丧若死的安安,避免了另一场悲剧的诞生。

    那么玉虚真人其实比众人知道的还要更多吧?

    那他又到底知道多少?

    当场还能保持冷静的人只有尹修月,于是她带着怀疑,准备开口询问。

    可是,当她嘴唇微启时,却见到了安安突然大变的面色。

    扑通!

    随即,身后传来一声闷响。

    “傻子!”

    “剑晨!”

    惊呼四起,本来应无事的剑晨,却在这时双眼一翻,直挺挺摔倒在地。

    天刚放亮,洛家前院中的血腥气息随着阳光洒下,被冲淡了不少,但那触目惊心的如山尸体仍让人感到压抑。

    “真人,他”

    屋内,玉虚真人刚将搭在剑晨脉搏上的手指移开,安安便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道。

    玉虚真人的眉头深皱着,神情看起来并不轻松,深深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剑晨,这番动作令安安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

    好在他终究只是轻摇了摇头,缓声道:“安安姑娘大可放心,剑施主他只是屡受刺激,加之自身两股内力相冲,这才昏了过去,待将息一阵自会醒来。”

    闻言,安安不禁长松了口气,可当看向剑晨那张不再有着疯狂狰狞神色,显得平静的脸庞时,仍然忍不住露出一抹忧色,迟疑道:

    “那他醒来之后,还会不会”

    欲言又止,当中意味却不言自明。

    玉虚真人看着她,温和地笑了笑,道:“他能为了你放弃生命,想来这心结是解了罢”

    安安怔了怔,脸颊上飞起两朵红晕,咬了咬嘴唇,思虑半晌,突然道:

    “真人,小女子有一事不解。”

    “安安姑娘想问什么,贫道已然猜到,不过”

    玉虚真人轻一摆拂尘,叹息着打断安安道:“不过,待他醒来吧,贫道自会如实相告。”

    说着,他将头低了下去,双眼微眯着,仿佛入定一般不再多言。

    安安定定看着他,心中实有许多疑惑未解。

    玉虚真人为何来此,他又为何由始至终都站在剑晨这边,即使是在剑晨屠杀了过千人之后,一向悲天悯人的玉虚真人却也没有行那除魔卫道之事,反而还因为出手帮助剑晨,又使纯阳九剑之一的极意真人身死。

    这难道只用欣赏二字就能解释得了?

    可现下玉虚真人已表明态度不愿多说,安安即使憋了满肚子疑惑也无法得解,唯有皱眉沉思不已。

    一时间,房内的气氛沉默得有些压抑,直到

    门外传来人声,脚步显得有些急切。

    安安面色一凝,知道这是雷虎与管平两人回来了,可那急促的脚步声却让她略感诧异。

    洛家前院里尸体如山,若不早作处理,过不得几日便会引发一场大规模的瘟疫,是以虽然此地不可久留,但在剑晨还未醒来之前,安安也托了雷虎与管平两人出去寻些人回来帮忙,好歹将当场无数人尸、蛇躯收拾掩埋方妥。

    这里毕竟是剑晨的故居,若任由洛家变成瘟疫横行之所,实在也非安安所愿。

    两人去了大半日光景终于回来,可除了脚步声急促之外,安安却没有听到有其他人的脚步声,难道两人出去这么久,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找回来?

    带着诧异,她见玉虚真人仍不动如钟,于是轻轻告了声辞,又看了眼呼吸平稳的剑晨,这才轻手轻脚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一脚迈出门口,果然见雷虎与管平两人正小心地绕过遍地残肢,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她这边走。

    管平见到安安,焦急道:“安安姑娘,大事不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