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690章 你在哪里?

正文 第690章 你在哪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震惊与激动充斥在剑晨的胸膛,令他浑然没有感觉到玉虚真人惆怅的神情。

    若是安安在此,听到玉虚真人的话,必定惊呼出声。

    李婉儿!

    这个名字,安安应该会有些印象。

    她乃是当朝皇帝唐玄宗李隆基为了拉拢安禄山,而钦赐的外姓公主,封号安清!

    而李婉儿,却是货真价实的皇室公主,当然,与安安并非在一个辈份,乃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妹妹宣诚公主!

    可惜的是,安安并不在此,所以剑晨在震惊之后,立即激动地向玉虚真人问道:

    “真人外公,我娘她还有,你,你们,我,我的”

    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外公,心潮澎湃之下,剑晨语无伦次地问着,手舞足蹈半晌,却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

    玉虚真人苦笑着叹息一声,看着剑晨的目光带着怜惜,摇了摇头道:“晨儿,我特别着重地说李这个姓氏,难道你就没有想到点什么吗?”

    “想到什么?”

    剑晨呆了呆,下意识接口问道。

    李?从这个姓氏我应该想到什么?

    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目光扫到玉虚真人微垂在身前的拂尘,心头突然一跳,仿佛有什么东西自心间划过。

    对了!

    李?

    由拂尘,他突然想到了纯阳剑宫四字,而纯阳剑宫,可是建造在皇家园林离宫林立的骊山之上的。

    江湖中早有传闻,纯阳剑宫之所以屹立于骊山而不倒,有很大的原因,便是与大唐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难道说

    他猛得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望向玉虚真人,震惊道:“外公,难道你是”

    手指微微往上指了指天。

    皇帝即为天子,手往上指,也即是在暗询着玉虚真人,是否是大唐皇室之人。

    “不错”

    他这番隐喻,玉虚真人倒很坦然,洒然一笑道:“贫道在出家之前,确实占了个闲散亲王的名头。”

    又叹息道:“我这一生醉心于剑道,名利如何倒并不关心,婉儿她娘在产下她后不久气血不继,没过得几日便撒手人寰。”

    “后来皇兄,也就是当今天子玄宗皇帝的父皇,知道我无心尘世,便收了婉儿入宫,自此我便了无牵挂,遁入道门,在纯阳剑宫门下潜心修道练剑,这一晃已快四十年。”

    回忆起前尘旧事,玉虚真人的面上也是唏嘘不已。

    “那那我的娘亲她,为何会?”

    震惊之后,剑晨突然又有疑惑。

    堂堂大唐公主,身份何等尊贵,要知道,自己的娘亲宣诚公主,那可是实打实的皇族血脉,远非安安那般只是皇帝老儿为了拉拢安禄山而册封的外姓公主可比。

    皇族之中,对于血统传承之类看得极重,公主出嫁更是重中之重的大事,一向都由皇帝亲自指婚。

    当年的洛家在江湖中的地位也算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远远达不到独步江湖的地步。

    试想,如此一个江湖中高不成低不就的家族,大唐皇室怎么可能会将血统纯正的公主下嫁之?

    而这才只是他疑惑的其一。

    其二,公主出嫁,这是何等大事,若不闹得天下皆知,实在有损皇室作派。

    可是他这近一年来的调查,什么时候又从什么人的口中,听到过当年曾有大唐公主下嫁于衡阳洛家?

    没有,连一点只言片语也没有。

    大唐公主,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嫁了人,还生了子?

    玉虚真人自然明白剑晨的疑惑,叹道:“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只不过,婉儿,也就是你娘亲,许是打小受了我的影响,不爱皇宫,一心向往着的便是江湖。”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和你的爹,也就是洛家家主洛寒相遇。”

    话锋一转,又道:“至于你的疑惑,当年也是我的疑惑。”

    “十五年前,当我自纯阳剑宫修炼有成后,这才得知婉儿已隐匿消息嫁入洛家,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当皇上去往骊山时,我也曾询问于他。”

    “他怎么说?”

    剑晨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当日在御花园相遇的那月下写字,自称园丁的老者,后来,安安推测那正是当今天下唐玄宗。

    当今皇上,深夜独自在御花园中练字,这本已显得怪异,而更加怪异的是,他竟然心甘情愿地将翡翠玉蟾拱手相送,现在想来,那时的唐玄宗,是否就已经知晓了他的真正身份?

    他是当令天子的外甥?

    想到这里,剑晨直感一阵虚幻,但又禁不住去想,当日如此轻松便能离开皇宫范围,是否也正是他这位舅舅在暗中助了一把?

    既是如此,那当日他又为何不表明自己的身份?

    “他什么也没说,不过,看他当日的神态,婉儿下嫁洛家一事,必是得到了他的首肯才是。”

    玉虚真人眉头微皱,想起十五年前他与唐玄宗的那次会面,直到现在心中也有着不解。

    洛家,衡阳洛家,这在唐玄宗的眼中,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毫不起眼的江湖家族而已,是什么会让他如此看重,竟同意了婉儿与洛寒的亲事?

    既然同意了,那么洛家便已然沾上了皇亲,只要将婉儿是公主之事透露出去,江湖中又有谁敢轻动洛家?

    可是并没有,洛家由始至终都对家主这位妻子的身份守口如瓶,直到全家被灭,也不曾透露出半句与江湖中人知道。

    而更加令玉虚真人想不通的是,关于洛家被灭这件事上,皇室,或许说默许了这门亲事的唐玄宗本人,也没有任何一点作为。

    就仿佛,满门被灭的洛家,与江湖上任何一个普通门派全无两样,乃是件普普通通的仇杀案而已。

    即使在其中,身为大唐公主的李婉儿,宣诚公主,也死在了那里。

    “那你呢?”

    看着玉虚真人落寞的神情,剑晨突然怒从心起。

    厉喝道:“洛家被灭,你的亲生女儿也死了,那你,又在做什么?”

    “好好的,问心无愧的,做你的纯阳掌教吗?”

    “我的娘亲,你的女儿,被杀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