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696章 天牢

正文 第696章 天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皇城。

    最北端,天牢。

    天才放亮,即使是皇宫大内,戒备森严的天牢重地也显得有些懵懂。

    守卫于此的将士才将换过防,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部署着。

    可就在这时,仿佛只是还未睡醒的眼睛花了一花,一道极细极淡的影子就这么窜入了幽深黑暗的牢门。

    “我说”

    使劲揉了揉眼的军士错愕了下,向同伴诧异问道:“刚刚是什么?”

    “什么?”

    他的同伴正好背对,连眼前一花的经历也没有,闻言比他还要诧异。

    “好像有东西过去了?”

    军士迟疑半晌,天牢重地容不得半点马虎,他还是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见鬼了你!”

    同伴笑笑,对他的神经质很不以为然,下巴一抬,笑道:“咱们这里可是第七道关卡,你说有东西进去了?”

    “前面老大他的,你当是死人么?”

    天牢重地关卡重重,并且设计也很巧妙,内里巡逻站岗的军士每三组之间总也能互相看到对方。

    那军士的同伴下巴扬起的方向,另两队巡逻军士的身影清晰可见,从他们这里看去,只有一如既往的平静。

    军士神色稍松了松,沉默片刻,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道:“不行,刚才好像真是有人我得进去看看!”

    话虽如此却没有动,犹豫看着他的同伴。

    一队两人,在天牢巡逻,硬性规定便是同进同出,若只是他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不能独进天牢的,否则,即使真有发现,等待他的也只有严苛的惩罚。

    “真是怕了你了”

    同伴叹了口气,无奈道:“那就去看看,虽然我很不想进那个鬼地方。”

    说着,还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激灵,显然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没办法不进去看看,老觉得心慌。”

    军士松了口气,歉意地点了下头,当先往前迈去。

    阴森、潮湿。

    即使是天牢,也不能免去天下间所有牢房共有的属性,走在狭窄逼厌的通道里,总能让人忍不住想到阳光。

    “我就说没人吧?”

    进入天牢的两人一面小心谨慎地四处查看着,那勉强同意进来的同伴不由低声抱怨着。

    两人已经快走到关押重犯的区域,可除了发现几只仓惶乱撞的老鼠之外,全然没有半点收获。

    “行了,走吧?”

    眼瞧着自己那固执的同僚还要往里去,他实在忍无可忍,停下脚步,不由自主地搓了搓越来越冷的双手,甚至还哈了一口热气。

    “再走近点吧,反正这里也只关了一个人。”

    那军士犹豫着想了想,还是猛一咬牙,决定再往里探探。

    毕竟若天牢有失,倒霉的可不光是他,还有他的家人,甚至九族。

    “服了你!”

    同伴一脸的哀怨,也只好由着他,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又往前走。

    好在数月前皇上曾经借着太后的生辰而大赦天下,如今天牢里关押的确实也只有一个人而已,只要看上一眼,确认他还在,也只不过是再多呆半柱香而已。

    重犯!

    想起天牢里唯一被关押的那人,他打从心底地,泛起了一抹恐惧。

    倒不是因为这犯人有多恐怖,而是他被人送进来时,那副凄惨的模样,被人折磨得极为恐怖。

    一只脚掌没了,空空的裤管下露出森森的惨白骨头渣子,而右手也没有,齐着肩膀的位置,一整条大好的右臂俱都不见。

    更别说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恐怖伤痕,那犯人被送进来时,早就昏迷,出气比进气只多不少。

    极为讽刺的是,若不是被送进了天牢,及时得到了救治的话,这人只怕已没几日好活。

    被打入天牢,这基本上可说是与死亡二字划上了等号,可偏偏这人却是因为被送入了天牢才能活下来。

    这就是所谓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么?

    跟在固执的军士之后,那位同伴脑子里胡思乱想地转着念头,心下倒是对那犯人好一阵感概万千。

    直到他的脑袋撞上了东西。

    嘭!

    猝不及防下,眼前突然一暗,只顾想着心事,没有注意看路的人一头撞在了走在面军士的背上。

    “搞什么!”

    不料他突然停下,这一撞力道不弱,险些令他一屁股坐在潮湿的地板上,不由心下一阵惊怒。

    “不不不见见见见见了!”

    却不想,他的同僚身躯正在狂震,安静的天牢内只听得见他那牙齿打颤的咯咯声不断传来。

    “什么不见了?”

    同伴还在揉着额头,闻言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突然面色大变!

    不见了?

    在这里,还有什么可以称得上一声不见了?

    囚犯!

    只有囚犯!

    这是,只有唯一的一个囚犯,不,重犯!

    他在才反应过来,在胡思乱想间,竟早已不知不觉走到了天牢的尽头,最深处,也是最固若金汤的所在玄武大牢!

    猛得一个激灵,所有的杂念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他冲了上去,一把扒拉开已然有着崩溃架势的同僚,瞪着惊恐的双眼,使劲往精铁所铸的玄武大牢里看去。

    空!

    从他的角度,大牢里的一切尽收眼底,十来条尽数没入巨石墙壁内的铁锁软绵绵地垂在地上,本来锁扣住犯人脖颈与四肢的精铁锁大张着,仿佛在对他露出无情地嘲笑。

    “完完了!”

    刹那间,脑海中一片空白,打入天牢的重犯失却,这代表着什么,他当然再清楚不过。

    血流成河!

    空白的脑海里慢慢浮现的,就只有一样一副画面。

    血,不光是他的,也不光是他的同僚的,还有外面驻守天牢的一千守军,甚至还有他们的家人!

    “全全他妈完了!”

    扑通!

    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肮脏男人被人毫不留情丢在了地上,他挣扎了一下,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可惜,只剩下一手一脚尚还完好的他,努力撑了撑,却只是徒劳无功。

    在他的手边,一双黑色的脚慢慢从虚影中凝聚成真实。

    两只脚,抬起了一只,缓慢地,往他的头上踩了下去。

    嘎吱,嘎吱!

    头皮与沙地亲密摩擦着,丝丝血迹浸透而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