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705章 灭

正文 第705章 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力压群雄的洛寒,竟然因为一柄剑,明显表露出了畏惧?

    这是事后令隐魂心头猛跳的第二个疑惑。

    结合之前洛家弟子的表现来看,他突然有着一种错觉冥冥中似乎还有人在暗中操控着这一切?

    否则,要如何解释洛家弟子的反常?又如何解释洛寒对于那柄血剑的惧怕?

    他自己也是有修炼玄冥诀的,洛厉天手中的血剑固然令他感受到了冷漠血腥的气息,可也并不会影响到他的武功。

    然而洛寒却不一样。

    他是真的在怕,怕那柄血剑沾染上他的身体,所以才会在水准大失下,被洛厉天以剑抵住了后背。

    而且,更令他疑惑的是,洛厉天只是将剑抵在了洛寒的后背而已,并没有刺入他的身体,可洛寒却就在那个时候,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那柄剑是玄冥诀的克星吗?

    隐魂自己并不那么认为,至少,他就不会对此剑产生多少畏惧的心理,虽然当年洛厉天的武功已然超出了他可以对抗的程度,可隐魂相信,若是正面对上,虽然不敌,但凭借他如影随行的诡异轻功,逃跑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既然不是玄冥诀的问题,那么是不是可以说问题是出在洛寒自身?

    那些一反常态的洛家弟子,是不是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后来,当洛家弟子死伤殆尽后,他的这个问题得到了解答。

    当日出现在洛家的,有唐门的门主,也就是他的外公唐无言。

    因为毒心罗刹唐心柔死在洛家的关系,唐门与洛家之间早有仇怨在身,是以此次联合突袭,唐无言也参与其中。

    当战斗结束,唐无言第一个发现了不妥。

    唐门乃中原武林毒功一道的大家,唐无言在检查了洛家弟子的尸体后,竟骇然发现,这些人其实早已被人下了药!

    那药是什么,唐无言不敢肯定,他只能判断出,洛家弟子,包括昏迷的洛寒在内,体内都有着相同的一种药性存在。

    他试着将含有药性的血液喂食给了随身携带的小白鼠,不消半个时辰,两只吃了洛家弟子血液的小白鼠竟然一双鼠目变得通红,同时温顺的鼠性也突然变得暴虐非常极具攻击性。

    随后,两只小白鼠便互相疯狂撕咬,最终双双倒在了血泊中。

    面对如此情况,在场众人无不大惊。

    这药会令人变得狂躁暴虐?

    突然之间,他们联想到在此之前,一直被人反复提及的,洛家弟子的血腥残暴,难道就是这药的关系?

    一时间众人皆惊讶疑惑,而亲手制住儿子,又一剑刺杀了儿媳的洛厉天,面色已然变得难看无比。

    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冷哼了一声,留下了四个字,便带着昏迷中的洛寒转身离去。

    没有人去追,即使在亲眼见过洛寒那惊世骇俗的武功后,即使在明知洛寒一走,便会给所有参与到其中的门派带来一场大灾难,也没有人去追,没有人出言阻止。

    这一方面,一部分人固然有着错失真相的愧疚,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洛厉天临走时留下的那四个字:

    “此事,记下!”

    这是冷漠到极点,令人牙关猛颤的四个字,在见识过洛厉天的武功后,另一部分想要留住洛厉天与洛寒的人,也在身体本能的阻止下,连一根手指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地任由洛寒这个大祸患离去。

    无论如何,此间事了,在又草草搜查了一番之后,各大门派的人也在愧疚与恐慌的情绪中,陆续离开了洛家。

    自此,曾经风光一时的衡阳洛家,满门被灭!

    而隐魂的第二个疑惑,也正在此处。

    到底这暗中给洛家上下施以如此令人心智丧失的毒药之人,到底是谁?

    他禁不住有种猜测,或许当年洛寒出手杀了他的父亲,是否就与这药有关?

    那么说其实在幕后,还有另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操控着一切?

    不管怎样,他的报仇之路并未停止。

    一方面,洛厉天带走了洛寒,在当时的他看来,这是世上除了他以外,唯二的两个洛家之人。

    早被扭曲的心态在驱使着他,即使发现了疑点,可只要是洛家的人,就得死!

    哪怕是与此事全无牵扯的爷爷洛厉天,也成为了他必杀的目标之列。

    只不过那时的他还有着自知之明,在见识了洛厉天的武功后,他并没有自大到认为只凭自己的如影随行轻功,就可以在暗中偷袭杀了洛厉天。

    更何况,洛寒只是昏迷而已,莫说洛厉天,就是对上如今的洛寒,隐魂也自认不如,所以,这仇要报,但不是现在。

    权当是收了点利息而已。

    于是从此之后,隐魂便成为了唐玄宗,或者说水月府的一道影子,一道除了府主唐玄宗之外,连水月府其他人也甚少知道的影子。

    对于唐玄宗,他是感激的,否则此生能否见到洛家被灭,实在是个未知之数。

    所以往后的日子,他便一直在暗中忠心耿耿地替唐玄宗办事,甚至还被他派去接近安禄山,成为了朝堂之中两相博弈的双面间谍。

    隐魂叹了口气。

    前尘往事因为乌和泰的一句话,在他脑海中飞速闪现而过。

    想不到他多年来都未曾追查出的真相,那隐于幕后的黑手真凶,就是眼前这位五毒教的教主!

    冰冷的目光下探,直射在乌和泰紧闭起的苍老脸庞上,默然半影,他突地轻笑起来:

    “怎么,说出当年真相,想求得一死么?”

    复又摇了摇头,缓缓道:“可惜你无法真正激怒我,所以,还是像狗一样的活着吧”

    长安。

    靠近朱雀大街的破落横巷,一道影子默然伫立在寂静的院中,仰着头,默默注视着远方高高城墙露出的一角。

    午夜将至,即便是热门繁华的京城长安,也即将陷入夜的沉寂,一轮圆月正在升起,冰冷的月光照映下来,打在那影子微微仰起的,同样冰冷木然的脸上。

    “舅舅我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