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706章 最后的期盼

正文 第706章 最后的期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皇宫。

    夜色下的皇城很宁静,却也更显森严。

    今日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将皇城内外照映得格外雄伟。

    朱雀城门内测,一道人影正缓缓地沿着城墙根往下滑去。

    月光很足,被发现的几率也增大无数,所以,即便是以他现下的武功,也不得不小心谨慎。

    这人,是剑晨。

    没有惊动任何城头守军,他又一次轻车熟路地翻越了朱雀门那高达数十丈的城墙,犹如一片鸿毛,再落地时,已在皇城之内。

    皇宫大内他已经来过两次,此次第三次前来,落地后只是大略扫了眼四周,便身形一展,无声无息地遁着当日雷虎向他指明的,可躲过明哨暗岗的隐蔽之路前行。

    不多时,已至应天门下。

    这里是皇城通往宫城的必经之路,上次有雷虎找来赵子超引走应天门的守军,这一次,却只能靠他自己。

    只是,就算当日没有赵子超,凭他和雷虎两人,想要不动声色地潜入应天门本也不是难事,之所以找赵子超来帮忙,大半却是雷虎动了收徒的心思,正好借此考验于他。

    那时的剑晨修为远不及现在,当日都有自信潜入,就更别说现在。

    只是找了处守军相对薄弱之处而已,他便故技重施,即使应天门比之朱雀门还要高上不少,却也抵不过他高达宗师境界的修为。

    一路势如破竹,大内禁地于此时的他来说宛若无人之境,只是半柱香的时辰,应天门也已被他甩在身后。

    入了宫城,他的小心谨慎明显增强了许多。

    天子所在之地,现下所处之处看起来漆黑寂静,可剑晨却知道这寂静的黝黑只不过是表面上的一层伪装而已。

    指不定在什么时候,自那黑暗中便会突出一把夺人性命的阴冷暗匕。

    况且他在这宫城中本也人生地不熟,所凭借的只有当日曾经来过一次的印象而已。

    所以,他还是选择了老路。

    池底潜行。

    若说宫城之内什么地方他最熟悉,那莫过于当日一心想要前往的御花园了,也是在那里,他偶然间遇上了那位自称姓楚的老者。

    后来据安安分析,那楚姓老者正是当今天子,也就是他不久前才知道的,舅舅唐玄宗!

    轻车熟路地,他窜至甘露殿,毫不迟疑纵身一跃,鼻腔中已是荷塘清香灌了进来。

    借着千锋短棍上传来的微弱银光,他紧憋着一口气,在黝黑的池底不停穿梭,冲过南海池,再从西海池中寻到出口,头顶上已然豁然开朗。

    御花园所在的北海池,已在头顶。

    内力收敛,千锋上的银光骤然熄灭,四下里再度恢复成一片漆黑,只有他那一双明亮至极的眼眸在微微闪烁着精光。

    御花园就在头顶,他今日潜入皇宫大内的目的地本也在此,那位自称御花园园丁的楚姓老者会否仍在上面练字?

    而他又到底是不是天下霸主唐玄宗?

    当日自玉虚真人口中得知那令他崩溃的真相后,他便决意来此。

    外公、舅舅,这本是两个曾经他还是个懵懂少年时,多么想获得的亲情,可是现在

    当他一点点靠近十三年前的真相时,却惊然发现,原来他一直渴望得到的亲情,只不过是别人随手弃如敝履的东西罢了。

    爷爷?

    他的爷爷亲手覆灭了整个洛家,还在当年尚在年幼的他面前,亲手杀死了他的娘亲。

    外公?

    身为纯阳剑宫的一教之掌,更是曾经的逍遥王爷,在得知自己的亲生女儿有难时,却因为一句闭关,便交代了一声,随即不闻不问,即使在出关后,面对女儿的惨死,他竟也可以心安理得地稳坐纯阳掌教之位十三年之久。

    还有舅舅?

    身为天下间权势一身之人,大唐的天子,对于宣诚公主这个表妹,又何曾过问过半句?

    这些人,就是剑晨目前能够找到的,尚活在世上的,与他有着丝丝缕缕血缘关系的亲人?

    亲情何在?

    之所以来皇宫,这已是他心中最后的一点渴盼。

    不是因为他的舅舅是皇帝,他想要借着这颗大树获得些什么。

    也不是因为他的舅舅是皇帝,他就想来寻求唐玄宗的帮助,助他报这血海深仇。

    来到这里,他就只是想亲口问问,在撇开任何凡俗身份之后,问问他的舅舅,十三年前,你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哪怕唐玄宗亲口说一句,他当年曾经下令对洛家被灭之事有过追查,那么他的心里,也会有着最后一分慰籍。

    至少,曾经还有人为了洛家的事情操过心。

    在经历了这许多之后,这已是剑晨心中最后的一丝期盼,最后一分知道在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为洛家的事情奔走的期盼。

    这对于屡入癫狂的他来说,实在是无比重要的一件事情,他想要证明,自己所流过的血,所杀过的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乎,而其他人都在拼命的践踏他的这份努力。

    因为重要,所以犹豫。

    隐在池底,即便是以他的功力修为,也已感到一阵阵的胸闷气紧,这是气息快要耗尽的表现。

    由此也可见,对于气脉绵长的剑晨来说,这份犹豫到底持续了多久。

    最后一丝期盼,上去了,可能就没有了。

    四下里静寂一片,只有偶尔自剑晨口中冒起的气泡升上池面,发出轻轻地破裂之声。

    直到再也没有任何可供他继续呆在池底的氧气存在。

    犹豫也就到此为止了,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猛一咬牙,双目里的精光如同两道雪白利刃,将这片死寂的池水割裂成了两半。

    双脚猛一蹬,胸膛里最后一口气息被他灌注到了脚上,宛如倒飞往天际的流星,往池面上飞窜而去。

    哗啦!

    身体轻轻地冒出池面。

    位于戒备森严的皇宫大内,犹豫归犹豫,该有的警醒他自不会少,脑袋刚刚浮上水面时,他已然将四周尽皆扫视了一圈。

    没有人,除了月光将池水照映得波光粼粼之外,四下皆寂。

    还有一章,稍晚一点,昨晚加班来着,实在写不过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