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709章 给个痛快

正文 第709章 给个痛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可惜啊,真是可惜”

    隐魂缓缓摇着头,竟然发出了一声叹息。

    “可惜什么?”

    乌和泰微愣,旋即冷笑道:“你想否认吗?我说得不对?”

    “不!”

    隐魂仍在摇着头,道:“你说得很对,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即使是明知洛寒乃至整个洛家都是被你这个老匹夫利用陷害,我也仍然是这么想的。”

    他的神色里有着一片回忆的迷离,阴寒道:“从剑晨的身上,我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所以,让他也感受感受无亲无故的滋味,不是很好吗?”

    “那你在可惜什么?”

    乌和泰好奇道。

    “可惜你啊”

    隐魂向他嘲弄笑笑,道:“身为五毒教主,你这老匹夫果然心计够深,也难怪乎可以将中原武林搅动到如此地步,只是还是很可惜”

    他微微腰下身子,那张森冷的脸庞凑到乌和泰的面前,一字一顿道:“功亏一篑!”

    “你!”

    乌和泰勃然大怒,狠不得撑起身子,狠狠在隐魂瘦削的脸上咬下一块肉来。

    功亏一篑四字,正是乌和泰这一生的真实写照。

    修玄冥、练沥血、制血尸,这种种的一切,都是为了继承先祖的遗志,完成那统一苗疆的宏大心愿。

    可惜,他自以为的万事俱备,却因为一个被他利用的人而破坏殆尽。

    当初他让艾长老蛊惑剑晨等人去往苗疆,本是打着将无形迷毒扩散在灵蛇寨,好让灵蛇寨中战力顿失的目的。

    这个目的倒是实现了,可他用来作为棋子的剑晨等人,本该已是弃子才对,可也正是这弃子,令他多年心血付诸东流。

    成也剑晨败也剑晨。

    当日他若不是抱着活捉卢九尚,用以拷问出五圣秘术之灵蛇篇的秘法所在,又何至于在大占上风的情况下轻敌大意,被剑晨那本不该射中他的那惊天一箭打回了原形。

    若论真实修为,当日的剑晨根本不被他瞧在眼里,可是种种变数之下,他竟败在剑晨那汇聚了玄冥诀与归一剑法的最强一箭之下,更是因此而被囚于天牢,身边亲信精英等等也生死不知。

    可以说,五毒教的灭亡,其根本原因就在剑晨的身上。

    也正是剑晨,令他功亏一篑!

    一想起这事,乌和泰猛然怒火中烧,可是,他也知这辈子是无法再找剑晨报仇了,那么,为同是洛家人的隐魂添些堵又何妨?

    反正,他现下所有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隐魂能尽早杀了他,结束这一世的疲累!

    “洛易,你信不信待会剑晨进来,我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向他说清楚?”

    因为愤怒,乌和泰的脸庞狰狞无比,冷笑着道:“只要将真相告诉他,你之前那一步步的引导就将白费!”

    “是么?”

    隐魂闻言,眼皮也不抬一下,只是缓缓伸出了右手,一把握住乌和泰那仅余两指的,仍在极力怒指着他的左手。

    咔嚓!

    最后两指被隐魂轻轻一握,顿时步了它们三个兄弟的后尘,被他掰成了两段。

    乌和泰脸色一厉,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钻心痛楚复又席卷而来,猝不及防下,他本能地张口欲呼。

    嚓!

    可那痛呼最终却只变成了一阵沉闷急促的呜咽,口中突然鲜血淋漓。

    再看隐魂,那只右手不知何时已放开乌和泰的手腕,食指与中指轻轻夹着一件血淋淋的物什,放在乌和泰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庞前,轻松道:

    “没了舌头,你还怎么告诉他呢?”

    手指轻晃了晃,甩落那物什上浓稠的血浆露出真容,竟然真是一条鲜血淋漓的舌头!

    乌和泰几近昏厥,半张的口中不停有鲜血突突突地涌了出来,舌头被拔除,这份痛苦比之断指之痛来,又要剧烈了数倍。

    他想用手去捂住嘴巴,可是他只剩一只的手臂上,最后两根手指也软嗒嗒地垂在手背上,除了一层皮肉还连接着手指与手掌,根本已经毫无用处,

    厚重青石铺就的地板上到处都是血迹斑斑,全是乌和泰痛到受不了,满地打滚的时候所留。

    “很想死是不是?”

    隐魂从怀里摸出一方同样黑色的手帕,一边将那条本属于乌和泰的舌头仔细包好,一边阴冷地问道。

    砰,砰!

    在这么问的时候,乌和泰正以脑袋不停死命往青石地板上撞击,却不知是想向隐魂求饶,还是在自行求死。

    “别白费力气了。”

    隐魂好笑似地看着他,提醒道:“你的内力被我封得很彻底,现在就是想撞墙自杀,你也没有足够的力气啊!”

    “呜,呜呜!”

    乌和泰在地上滚来滚去,每一次目光转动到可以直视隐魂时,都可见那眼眸里射出的可怕怨毒之色。

    可是到得后来,那怨毒之色却在渐弱,乌和泰后面那几次直视隐魂,眼眸里分明已带有了哀求。

    “想死是吗?也不是不行”

    隐魂一边向乌和泰说着,一边耳朵动了动,在乌和泰看不到的时候,他看似漫不经意地往通道方向望了一眼,这才又接续道:

    “用你的血,在地上写一个字吧,我就给你个痛快,如何?”

    他指着乌和泰因断舌而在地上狂喷出的大片血迹,命令道:“就写一个剑字吧。”

    乌和泰遍地打滚的身形突然一顿,若在平时,他当然明白隐魂为何会这么安排,为了报复于他,指不定乌和泰还会从中作梗,让隐魂好好尝尝失败的滋味。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舌根处传来那撕心裂肺的痛楚折磨着他,令他想也不想,立即照着隐魂的话,用左手无指的手掌饱蘸了自己的鲜血,再忍着痛,笨拙地,一笔一划地,在青石地板上凑出了一个歪歪扭扭地字。

    剑!

    刷!

    同一时间,当一个“剑”字落下最后一笔时,隐魂手腕一翻,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柄长剑来,带着旋转,带着轻啸剑鸣

    血花迸溅,乌和泰痛苦挣扎的身躯突然顿住,脑袋一歪,一道恐怖狰狞的剑痕深深划过了他的脖颈,带走了他罪恶的一生。

    “时间刚刚好”

    隐魂冷笑着,将沾血的长剑凑着嘴边,一下一下着乌和泰的血液,目光又往通道处撇了一眼。

    刷!

    身化乱影,电窜向二十来间牢房。

    同时,一直未停,却又被他自动忽略的呼喝怒骂,也在此时嘎然而止。

    血,流了一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