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712章 我们是兄弟

正文 第712章 我们是兄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步一步地,缓缓地,顾墨尘踏入了第九门天牢。

    顺着剑晨的手指,他望向牢房中的一具禁卫军尸体。

    这尸体正好仰面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不甘眼神对着他,可顾墨尘并没有去看他的眼睛,而是看向了双眼上方,额头的中央。

    那里,有一个血洞正汨汨地往外冒着鲜血。

    “玄冥之二?”

    顾墨尘咽了下口水,艰难无比地转过头看向剑晨。

    看到的,是一张冷厉的脸。

    作为同样身具玄冥诀,并且正好是玄冥诀第二卷的顾墨尘,只需要望上一眼,那有着旋转轨迹的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当然看得很清楚。

    剑晨没有理他,所以,他又再去看第二具尸体,第三具

    所有人都一样,伤口位置或许不同,可手法却是相同,尽皆都是死在了玄冥之二的上面!

    然后,唯一一具不在牢里的,而在剑晨脚边的尸体又引起了他的注意。

    乌和泰的尸体被动过了,所以在那暗青色的地板上,用血写就的那个扭曲“剑”字便显得格外刺眼。

    为什么是剑字?

    这是刚才剑晨的疑惑,现在,又成了顾墨尘的疑惑。

    可是,相比起刚才的剑晨来,他在看到这个字后,心下立刻不由得一抖。

    玄冥诀与剑,这些字眼在任何一个熟悉剑晨的人那里,都会在第一时间联想到什么。

    于是顾墨尘的目光在看到乌和泰胸口上的血洞后,再也控制不住惊呼出声:

    “乌和泰?你你杀了他?”

    同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是啊”

    剑晨冷笑一声,耸耸肩,用讽刺的眼神看着顾墨尘,冷声道:“是我杀了他,不光是他,还有这里上百的禁卫军,都是我杀的。”

    “我承认了,这个回答你还满意吗?”

    “你”

    顾墨尘愣了愣,他与剑晨虽然没有熟悉到如同雷虎与管平那般亲密的地步,可剑晨向来对他也不会冷眼相对。

    可是今天

    他沉默了会,犹豫道:“不是你吗?”

    “呵呵”

    剑晨突得笑了起来,寒声道:“顾墨尘,你又何必惺惺作态?”

    “这个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顾墨尘今日也穿了一身黑衣,再加上那玄冥之二的功法,重点就在玄冥之二的功法上!

    功法骗不了人,顾墨尘会玄冥之二更是剑晨再清楚不过的事情,再加上他突然无端端地出现在皇宫禁地之中的禁地,这很难不令剑晨有着什么联想。

    顾墨尘的嘴巴张了张,突然反应过来,不可置信道:“你不会是想说是我”

    “不是吗?”

    剑晨冷哼道:“你不会告诉我,来这里杀人的是大哥?”

    他的手一指,指向的正是乌和泰那胸口的血洞。

    “怎么可能!”

    顾墨尘突地跳了起来,惊叫道:“我为什么要陷害你?”

    “那你告诉我,他们是怎么死的?”

    剑晨紧拧着眉头,冷声道:“或者,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乌和泰,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是乌和泰?”

    “我”

    顾墨尘张口结舌,突然说不出话来。

    剑晨的两个问题他都回答不了。

    颓然半晌,他终于无奈叹息着道:“我是来找他的。”

    手指着的,也是与剑晨相同,都在乌和泰身上。

    “为什么?”

    剑晨冷厉问道。

    “因为他对一个人很重要。”

    顾墨尘惋惜地看着乌和泰的尸体,又是一声叹息。

    “对谁?”

    剑晨追问道。

    “这不能告诉你,不过即使我不说,你也能猜到的吧?”

    顾墨尘咬着嘴唇,语气很是坚决。

    剑晨沉默。

    确实,他心中已有猜测。

    顾墨尘能够出现在这里,而且是这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天牢最深处,本身已经很说明问题。

    若不是有那个人的首肯,这皇宫大内,他怎么可能来去自如?

    “你走吧”

    顾墨尘的面色有着挣扎,突然对剑晨道:“这里的事情我会如实禀告,所以你快走吧。”

    他这么说,等同于已经向剑晨承认了,“那位”到底是谁。

    “走?我为什么要走?”

    剑晨冷冷看着他,道:“我怎么也想不到,你竟然是他的人!”

    “不管怎么说你先走。”

    顾墨尘眼神很黯淡,低着头道:“因为一些事情,我必须听命于他,所以,你快走”

    “走了之后,好让你们坐实我的杀人罪名吗?”

    剑晨动也不动,沉声问道。

    “事情不是”

    顾墨尘急切道,话刚说了一半,骤然回头。

    后面,漆黑的通道里,有杂乱的脚步声正隐约传来。

    他的面色更加焦急,连声道:“天牢重地,驻守的军士不可能只有这一批,外面的人应该已经发现了这里的不妥,你快走!”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通道里的脚步声越加清晰,间或还能听到急迫的呼喝正在不断催促着什么。

    顾墨尘并没有假话,外面真有数量众多的军士正在急匆匆赶来。

    剑晨仍然没有动,反而将手中的千锋紧了紧,面上说不出的愤然。

    砰!

    顾墨尘却越加急切,一个箭步往旁边了过去,奋起一掌直拍在最深处牢门旁的墙壁间隙上。

    只听咔咔咔数道轻响,那处只容一人通过的间隙竟然从中裂开,皎洁的月色顿时洒落一片。

    天牢最深处的第九门一向被天下人视为死地,想不到,在这绝死之地,竟然会有通向外界的机关暗道!

    这难道就是俗话所说置之死地而后生?

    “快走!”

    一掌拍开通道,顾墨尘再回过头时,面容一片斩钉截铁,透露出不容抗拒的坚决。

    沉声道:“虽然你不能相信我,可我也只能告诉你,至少到目前为止,我,顾墨尘!”

    “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所以”

    他突然深深地弯下了腰,竟然像是在哀求,大声道:“快走!”

    “为什么?”

    顾墨尘的态度终于令剑晨动容,禁不住问道。

    “因为”

    顾墨尘抬起头来,眼眶里竟然有水雾弥漫,“因为我们是结拜兄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