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715章 还得进去!

正文 第715章 还得进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是说”

    剑晨皱着眉头,往那城墙处望了一眼,皇宫,安伯天竟然会是在皇宫?

    不可能,他怎么会在皇宫?

    “你骗我!”

    他怒视着隐魂,厉声道:“你不过是想将我骗回皇宫而已,才好不负你辛辛苦苦挖下的陷阱!”

    “真厉害!”

    隐魂赞叹一声,轻笑道:“那你大可以选择不去,就当我是胡说好了。”

    “不,除此之外我还有第二个选择。”

    剑晨以千锋在隐魂身前点了点,冷厉着道。

    “哦?”

    隐魂眉头一动,淡笑道:“还有什么选择?”

    “那就是”

    千锋突然停住,剑晨咬着牙,厉声道:“抓住你,再慢慢拷问!”

    气氛突然凝滞,黑夜里,两人默然而立,互相对视着,气势却在缓慢地攀升。

    良久,隐魂突然笑了起来,咧了咧嘴,冲剑晨勾了勾手指,道:“你可以试试。”

    刷!

    话音刚落,气机牵引下,剑晨的身躯陡然幻化,只一个箭步,已然出现在隐魂身前,身体压得极低,像是一根紧紧绷着的弹簧。

    压得越狠,反弹就越强!

    千锋不知在何时已经左右双开,黑白两色的阴阳破氤棍宛若两条黑白双龙,带着龙吟,带着厉啸,猛然一飞冲天!

    归去来兮!

    黑白双色交织在一起,升龙之中,已不知在隐魂身上劈砍了多少棍,直将那修长的黑色身影斩成了支离破碎的碎片,被风一吹,竟扭曲消散。

    电光石火般的速度,剑晨所斩中的却仍是隐魂留在原地的残影而已!

    “你确定这个选择你能做到?”

    嘲弄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来自于那片片破碎的影子,被无数碎片似的影子包裹在其中,剑晨舞动的阴阳破氤棍突然凝滞。

    不是他想停,而是自无数的影子上,细小尖锐的杀机若针一般刺入了他的感知,这杀机虽量却极大,一波一波将他全身上下尽皆锁定,令剑晨突感头皮发麻。

    “哼!”

    带着气势,他猛然一声冷哼,密密麻麻的雷霆闪电从体内狂涌而出,整个人在这一刻突然化身一颗人型雷球,将锁定着他的杀机全数消弥在浩然雷霆之下。

    “偷偷摸摸的小人,你何时才敢正面一战!”

    一声暴喝终于将深夜的沉寂打破,雷霆附体,剑晨此刻直如九天雷神,含着一口雷霆真气的声浪滚滚,犹如旱地惊雷,直震苍穹。

    也将沉睡中的街道自睡梦中唤醒,惊起一片鸡鸣狗吠,也令离得不远的城墙上突然亮起了火光。

    “谁在那里?”

    守卫在城头的军士惊骇见到那街道上的雷球,震惊下禁不住也是一声暴喝。

    “会有机会的,剑晨,我保证,你会有机会的!”

    雷光照亮了隐魂的脸,被雷霆一震,他碎化的无数影子已经合一,就那么立在三尺开外,剑晨身上的雷霆电蛇无法触及之地。

    在这么说着的时候,他那张干瘦阴冷的脸竟然变得狰狞无比,剑晨那句偷偷摸摸的小人,实在已经直刺他内心的痛点。

    天知道为了报仇,他是如何偷偷摸摸地将自己留存到现在,甚至还失去了男人最宝贵的东西

    他与剑晨很像,都是在年少时痛失了双亲,成为人见人弃的孤儿,若不是隐忍,若不是极致的隐忍,他又如何能活到现在?

    可这并不代表他甘心接受这一切,并不代表他可以被平生最痛恨的洛家人揭露一身的伤疤。

    “我曾经的过往,我保证,剑晨,你也会尝到这种滋味!”

    “现在才只是开始而已”

    话音未落,隐魂就那么带着狰狞的神情,身形缓缓变淡,在剑晨催发出的雷霆就将殛到他的身体时,终于消失不见。

    “至于安伯天,你可以不管,就让他去死好了!”

    最后,在身形消失之处,隐隐约约地,有他冷笑的声音传入雷霆中。

    雷球变得黯淡,缓缓收归一处,显露出剑晨紧皱的眉头。

    不得不说,隐魂的身法果然诡异,直到现在,两次与之对战之后,剑晨仍看不出他到底是如何将身体变得如同真正的影子一般无形。

    连身法都看不透,想要抓住他再拷问出安伯天的消息,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可他刚才的反应是怎么回事?

    他的功法本就是那般偷摸,难道还不准人说了?

    我为什么会尝到他曾经过往的滋味?他的过往又关我什么事?

    隐魂的话说得令剑晨一头雾水,可最后一句话才是他眉头紧皱的源头。

    安伯天?

    他回头望了一眼火光渐盛的皇宫城墙,因为他那一声暴喝,此时城头上正忙乱不堪,越来越多的人头正在汇聚,甚至他还看到在火光照映下,不少寒光闪烁的箭头正在胡乱寻找着他的位置。

    隐魂实在已经将剑晨的命门摸得极准,只要事关安安,他确实无法置身事外,安伯天是不是真的在皇宫之内,在没有确定前,他只能宁信其有。

    所以还得再进去!

    精光微闪,耳中已经听到有轰隆隆的脚步声,长安乃京师所在,禁卫军的反应速度极快,才发现异常,除了城头之外,在街道上巡逻的大批军士已经及时起来。

    于是,在隐魂之后,剑晨的身影也化作残影,消失在变得嘈杂的街道上。

    “隐魂呢?他在哪里?”

    唐玄宗怒意勃发的喘息着,一双通红的血目愤然怒视顾墨尘。

    “不知道。”

    顾墨尘摇着头,老老实实答道:“你知道我和他一向不对付,他的行踪怎么可能告诉给我。”

    “话说你不是叫他去开启什么计划吗?”

    想了想,顾墨尘翻了个白眼,道:“那是什么计划,连我都不能知道吗?”

    “顾墨尘!”

    唐玄宗终于忍无可忍,愤然大喝道:“你不要太放肆,可别忘了我是谁?!”

    顾墨尘愣了愣,终于换上一副严肃一些的神情,嘲弄着道:“你是谁呢?”

    “是当今皇上,还是水月府的府主?”

    他踏上一步,无视唐玄宗愤怒到想杀人的眼神,讥嘲道:“你可也别忘了,你这两个身份,可都害我不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