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732章 拳

正文 第732章 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天亮了。

    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金黄的晨曦在御花园里洒了一地,透露出一派皇家气派。

    而在满地的金黄中,总也有几处因着枝繁,或者叶茂,成为这晨曦中不多的几处阴暗地带。

    而在其中的一处,若仔细看的话,会现比之其它的几处要更加黑暗一些。

    因为那里有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道淡淡的,几乎与周遭的阴暗溶为一体的黑色身影。

    能够时刻将自己隐于黑暗中的,只有隐魂。

    他早已习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会将自己暴露于阳光之下。

    即使是在万物复苏的清晨,又是在空无一人的御花园中,也是如此。

    隐魂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片阴暗下,他真的就只像是个影子,默默地,没有任何动作,也不出任何声响,就只是那么如同影子一样地存在着。

    直到……

    他的脚微不可查地动了动,同一时间,一双微微眯起,不露出任何光亮的眼眸也闪了一闪。

    “好……”

    轻轻地,他用脚尖在地面上点了点,因为站得太久而显得有些麻木的脸上现出一抹满意的神情。

    “希望你会喜欢我的礼物,我亲爱的……表弟!”

    隐魂垂看着地面,目光似乎能够穿透而过一般,低低地自言自语着,每说出一个字,他脸上的神色就变化一分。

    到说出表弟二字时,瘦削的脸庞绷得极开,露出一口森森白牙,他……在笑,很是癫狂病态地笑。

    随即,属于他的那抹黑影慢慢变淡,终于,这处阴暗地带也与别处一般无二。

    地底。

    在里应外合之下,厚达半丈的精铁巨门终于抵受不住连绵不绝的凌厉攻势,被剑晨最后一式归去来兮中的绝杀生生轰出了一条通道。

    任由铁块飞落,剑晨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在通道的那一头,隐隐约约露出的身影。

    就是这人,力道直透几有里许的地底,将一丝震动传于地面,被剑晨捕捉到。

    也是这人,在剑晨不断对铁门作着轰击时,在门里也一并进行着狂猛的攻击,终于一举轰破这顾墨尘认知里绝对无人可以打破的厚重铁门。

    那么……这人是谁?

    费了如此多力气,终于可以见到被关在地底深处的人到底是谁,这令剑晨以及顾墨尘都呼吸粗重了一分,内心变得紧张起来。

    剑晨希望这人是安伯天,如此,他便可以真正帮安安做一些事情。

    顾墨尘希望这人不是安伯天,如此,他在剑晨这里的印象或许会有所改观。

    于是,在两人期待紧张的注视下,散落的铁块终于都尘埃落定,门后那人的身影面目也渐渐清晰起来。

    然后……

    一人惊喜一人惊异。

    “安伯父,你果然在这里!”

    随着剑晨这一声喊,惊喜的人是谁已不言而喻,而顾墨尘的神情也在这时由惊异变得绝望。

    被关地底的人,真的是安伯天!

    曾经在一次任务中,顾墨尘见过安伯天本人,所以,即使没有剑晨,他也能分辨出,这人正是雄武城的城主,安安的爹爹安伯天!

    谁,是谁?

    顾墨尘在抓狂,到底是谁将安伯天关在这里的?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偏偏要被自己碰到?

    “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在顾墨尘绝望抓狂时,剑晨已高叫着迎了上去。

    如果隐魂说的是真的,那么安伯天就是在安安重伤时,他们在长安相遇之后,就被人抓了起来。

    如此一算,他被关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短,这么长的时间,他一个人被关在地底深处,又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

    出于关心,剑晨的动作很快,不顾遍地峥骨嶙峋的碎裂铁块,身形只是晃了晃,已经快要冲到安伯天身边。

    顾墨法的瞳孔也在这时瞬间放大。

    “小心!”

    旁观者清,即便顾墨尘正处于抓狂之中,可他的目光也一直落在安伯天的身上,于是,当剑晨飞扑而去时,他反而注意到了安伯天的动作。

    跨步,冲拳。

    动作很简单也很平常,可却是对于剑晨的回应。

    千辛万苦轰破铁门,所得到的回报就是安伯天不问青红皂白的一拳?

    即使隔着老远,顾墨尘也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风压呼啸,安伯天的拳,可是可以透过里许地底,进而生生将力道传递到地面的强拳。

    这一拳毫无保留,是真的想杀人!

    砰!

    顾墨尘的话音刚刚落下,那边厢,安伯天简单却极快的一拳已然轰中全无防备疾冲而来的剑晨,令其比前冲时更快的度,双脚离地暴退而回。

    “六……六弟!”

    顾墨水犹豫了一下,还是猛一咬牙,冲上前去准备接住剑晨的身体。

    此刻地下可是满布了尖锐破裂的铁块的,若是以这种力道,他的后背重重砸在铁块上的话,其威力不压于被无数柄锋锐的利剑同时扎个通透,即使不死,所受的伤势也必极重。

    然而,顾墨尘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他也仅仅只是冲出了三尺距离而已,便即身形急停。

    不是因为他突然改变主意,也不是因为怕了安伯天而不敢抢上,而是……

    三尺过后,剑晨那暴退的身躯竟然凌空往上一飘,紧接着,在半空中一个鹞子大翻身,竟稳稳飘落在地上,堪堪正在顾墨尘身前。

    抢上一步,顾墨尘担忧地侧目一看。

    却见剑晨双手交叉于胸前,那双银黑双色,还没有收回的阴阳破氤棍正护持在胸前,正有着轻微的颤动。

    千钧一之际,就在安伯天一拳就要轰到时,他紧急将阴阳破氤棍护在了身前,以棍当盾,挡下了这令顾墨尘心惊肉跳的一拳。

    “安伯父,我是剑晨!”

    收回阴阳破氤棍,剑晨的双手酸麻不已,安伯天的拳力竟然有些令他的玄冥诀感到吃不消,以至于有着双棍的抵挡,他还是受到了创伤。

    以为安伯天是被困得太久,才会不由分说轰出一拳,是以强忍着手部的一适,他赶紧向安伯天表明身份。

    轰!

    迎接他的,又是迅猛的一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