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746章 朱雀门前

正文 第746章 朱雀门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长安。

    朱雀城门外不远有一茶肆。

    因为靠近皇城的缘故,朱雀门外大街上从早到晚都属川流不息之处,这茶肆虽然不大,但因着占了地利之故,生意向来是很好的。

    特别现下正是午后,酒足饭饱之后再来上一碗清茶,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于是茶肆里的生意很好,二十来张桌子张张爆满,四人一张的桌子生生被往来的客人坐成了八仙桌。

    生意很好,茶老板自然眉开眼花,可每当他停下歇歇,擦上一把汗时,目光却总不免往一个地方望上一眼,每望上一眼,那因为生意太好而带来的欣喜都会黯淡几分。

    他望去的地方,是自己茶肆的一张普通却又不普通的桌子。

    说普通,是因为这张桌子与其它茶肆里的一样,都是普普通通地一张可供喝茶之用的木头桌子。

    可说不普通,那是因为……整个茶肆里,只有这张桌子还空着。

    说空着也不恰当,因为那里是有一位客人的,只有一位。

    茶肆外面,还有许多不赶时间的客人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用一些无聊的闲话来打排队等座位的难耐。

    一家茶肆而已,生意好到竟然有人排队的地步,由此便能看出,茶老板望向那处几乎是空着的桌子时,是多么的无奈。

    不是没有等不及的客人忍不住想要过去那边至少还空着三个位子的茶桌上拼桌。

    可无一例外的是,当他们走近桌前时,总是会忍不住身躯一抖,然后默默地,带着惊惧地往后退。

    那张桌子附近的气场……很冰冷。

    杀人的冰冷。

    这冰冷自然不可能是茶桌自己出,而是唯一坐在桌边,与四周格格不入的那个人。

    这是个面容坚忍的年轻人,身着一件淡灰色的劲装,低着头,只是默默地喝着手中早已凉透的茶水,从远处看去,与一般的江湖游侠并无二致。

    那冰冷的气息正是从他身上所散,可却只是将这张茶桌包裹在内而已,一丝一毫的扩散也没有,所以旁边桌上的客人并没有感觉到不妥,顶多可是奇怪一下为何那桌子会这么空而已。

    年轻人散出的这抹冰冷是刻意而为,因为他不想与人同桌,因为他现下不能分心,也因为他不想人来人往干扰到他的观察,所以,一向谨慎隐忍的他,才不得不将自己暴露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上。

    低着头,喝着茶,年轻人保持这个重复而机械的动作已经有半日光景,而从茶老板的记忆中,这个年轻人已经保持了这个动作有三日之久。

    三日来,他总是第一个坐到同一张茶桌的同一个位置上,然后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点上一壶茶。

    这壶茶,他可以从天刚放亮一直喝到漫天星斗,茶肆打烊为止。

    这是个怪人。

    茶老板只能这么安慰着自己,然后忍着痛失一张大好赚钱茶桌的悲伤,既喜且悲地照顾着其余桌子上的客人。

    以茶老板的眼力,他当然没有看到,年轻人这三日来做的,并不是只有低头喝茶这一个动作。

    还有偶尔精光一闪,扫视着朱雀城门处的锐利眼神!

    他在观察,观察朱雀城门处的守军,人数、状态、换防时间、漏洞,如此种种所有的东西,他都在观察。

    这已经是第三日,这也是他为什么周身上下气息越来越冰冷的原因。

    因为……他没有现漏洞。

    皇宫大内乃大唐权力的中心,自然也是守备最为森严之处。

    别处的城门守军或许还会有着懈怠,可皇城内外的守军却根本不会,也不敢有半点的懈怠。

    这令年轻人的气息越来越不稳定,他那坚忍的面容也渐渐有了焦灼的神情。

    以他的武功,想要突入皇城并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可是……他的目的并不是只突入皇城那么简单,他想要……从里面带一个人出来。

    一个,可能早已身受重伤,不良于行的人。

    只是他自己,皇宫大内可以来去自如,可若再带上一个重伤的人,那就未必,所以,他必须要想出一条万全之策,能够平安地将人给带出来!

    朱雀门是他选择的突破口,没有其他,是因为这门他曾经走过数次,算是皇城四周城门里地形最熟悉的地方。

    可惜……一无所获。

    正在年轻人焦灼到不知不觉已将手中茶杯捏出了两条裂缝时,他的眼前一暗,一道黑影挡住了他望向朱雀门的视线。

    正是烦燥时,在这个时候有人胆敢来触他的眉头,年轻人心头的怒火腾得一下顿时被点燃。

    啪嚓!

    茶杯终于抵受不住年轻人浑厚的掌力,被捏得猛然破碎,杯屑再加上冰冷的茶水四下飞溅。

    年轻人的手便在这时一挥,一股大力顿向这破碎的残屑扇去。

    噗噗噗噗噗!

    半空中无论杯屑还是茶水化作漫天乱箭,疾向那挡了他视线的黑影攻去。

    无论是谁,胆敢在这时挡在他的面前,那便只有一个字:杀!

    这黑影恐怕只是一个愣头青,误闯进了他布下的冰冷气场中吧?

    在大手一挥时,年轻人禁不住这么想着。

    因为那破碎的乱箭度虽然很快,但若是换一个高手来,定然是有时间反应并进行躲避的。

    可是这黑影却没有。

    他还是就那么站着,不知是没现,还是已经被吓傻,就那么站着,任由无数乱箭临近他的身体。

    于是……年轻人的双目在这时陡然大睁。

    箭,很多的箭,冲进了黑影之内,然后……

    在没有带起半点血花的情况下,又一穿而透!

    这黑影仿佛就像是一抹阳光下的阴影而已,没有实体,自然也就不会被年轻人陡然而的乱箭所伤。

    可是,他怎么可能是阴影?

    “好久不见,脾气倒是见长!”

    年轻人的双目仍在大睁,耳边,竟然传来一道阴侧侧的声音。

    神色在这一刹那变得有些古怪,年轻人豁然扭头,眼前又被黑影所包围。

    “隐魂大人!”

    在真正看清那黑影的真面目后,年轻人竟然怒火全消,反而赶忙恭敬地向这黑影拱手一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