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752章 深宫来客

正文 第752章 深宫来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明宫。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唐玄宗斜靠在龙椅上,一双眼睛微微地眯着。

    此时此刻,他早已屏退了左右,偌大的宫殿里空空荡荡,只有一盏摇曳的烛火与他相伴。

    他越来越喜欢在深夜独自一人的时候,默默地坐在大明宫中的感觉,这可以令他想清楚许多事。

    抛开帝皇这个身份之后,才能想清楚的事。

    这一刻,他这位手握天下重权的帝王看起来很有些疲累,与一般的风烛老人无异,龙威?皇权?这些天下间人人向往的东西……

    于他来说,却像是一副沉重到喘不过气来的枷锁,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一人将这些东西卸下,他,唐玄宗,才能得到片刻的安静祥和。

    可是这般安宁到底不能持续太久。

    摇曳的烛火照得大展里影影绰绰,原本只有唐玄宗一个人的影子,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在他的影子旁边,突然又多了道,随着那烛火轻轻地摇摆着。

    唐玄宗对此似有感应,微眯的双眸慢慢睁了开来,一抹精光也自他眼中逐渐放大,直到那天下霸皇的气势再度回归到他的身上。

    “轻功……又进步了?”

    没有回头,甚至连眼珠也没有动过一下,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

    “差不多吧。”

    身后,那突然出现在唐玄宗龙椅之后的影子轻声地回应道。

    “说说吧……”

    唐玄宗撑了撑身子,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了一些,眉头却在这个时候皱了起来,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

    “安伯天死了。”

    那影子倒也直接,立即开口给了唐玄宗想要的答案。

    “死了么……”

    揉着眉心的手指顿了顿,从手指缝里,唐玄宗双目中的精光掩也掩不住地透射了出来,沉吟着重复了句。

    大殿内安静了下来,唐玄宗不问,那影子却也不说,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站,静默无言。

    “隐魂呢?”

    过了不知道多久,唐玄宗双目中的精光慢慢隐去,换之而来的,却是一抹隐晦的哀色。

    “隐魂?”

    身后那影子动了动,淡然道:“他的目的达到了。”

    似乎在这么说的时候,他还笑了笑,紧接着道:“好像你的目的也达到了。”

    呼!

    闻言,唐玄宗猛得站了起来,垂暮苍老的身躯昂然而立,浑身充沛的气血充斥着整座空旷的大明宫殿。

    此时此刻,他那豁然爆的气势,才能令人真真正正想到“龙”这种虚无缥缈却又强大无比的生物。

    豁然转身,他那散着龙威的眼眸精光四射,将他身后那影子照映得通透。

    他的身后,那是一道浑身笼罩在黑色劲装中的身影,这身影全身俱黑,就连脸上也蒙上了一张纯黑色的面巾。

    只有那双手显得很突兀。

    因为那手,白皙到让人感觉妖异!

    “邪手追魂,你不要太放肆。”

    唐玄宗威势赫赫,一抹俯瞰苍生的气势猛然向黑影压下。

    邪手追魂,站在唐玄宗身后的人,竟然是许久不见的……邪手追魂!

    气势如山,压迫得唐玄宗身下的龙椅竟都咔咔作响,由此可见,唐玄宗一直隐藏着的,竟然是如此深不可测的修为!

    可是,邪手追魂并不是龙椅,所以他的身体并没有像龙椅那样随时都像有可能被气势压得崩溃。

    修长的身躯以一种玄奥的轨迹轻轻颤动着,邪手追魂的身躯在这庞然气势下,竟仿佛一条滑不溜手的泥鳅,唐玄宗那如山的气势沉凝一片,压在他头上,却连令他弯一弯膝盖也做不到。

    站得仍然笔直,语气中的冷笑依然如故,邪手追魂沐浴在这气势里,冷冷道:“我说的有错?”

    “谋划至今,你等的岂不正也是这个时候?”

    夷然不惧,邪手追魂的身躯挺得笔直,一抹尖锐无匹的气势也自他身上油然而,与唐玄宗的龙气针锋相对地强硬顶着。

    咔咔咔!

    唐玄宗没有动,目光却有若实质,与邪手追魂那双明亮至极的目光轰然碰撞在一起,两者目光相交的焦点处空气竟像是镜子一般迸裂。

    良久,唐玄宗才收回气势,仿佛是错觉,他的身躯竟在这时缩了一缩,从天下霸皇,复又变回那个日暮西山的垂垂老朽。

    同一时间,邪手追魂的气势也收了回来,冷冷地,冷冷地盯着这个集天下权力于一身的老者。

    “你知道的……我也是身不由己。”

    这一瞬间,唐玄宗仿佛苍老了十岁,就连背脊也不再挺直,而是微微佝偻着,仿佛有万斤重担压在了身上。

    “哼!”

    邪手追魂冷冷哼了一声,道:“我怎么会不知道?”

    “就是因为你的身不由己,老洛死了,我们并没有太怪你,可是现在……”

    “现在!”

    唐玄宗猛然沉身一喝,面色挣扎道:“现在,你以为我想么?”

    龙袍一挥,他气息狂颤道:“现在……你觉得我还有什么退路?”

    邪手追魂沉默不语,明亮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半晌方道:“我早说过,安禄山那兔崽子,我去帮你杀了就好,你要早听我的,又何必弄成如今这样?”

    唐玄宗呵呵笑了两声,手臂轻挥了挥,自嘲道:“没用的,如果能杀,你以为我不会杀么?”

    “所以你就要……”

    邪手追魂冷厉地愤然说道,可是只说了半句,当他看到唐玄宗那张痛苦纠结的脸时,突又顿了顿。

    气势在这时突然矮了下来,他轻轻一声长叹,道:“算了,这也算是你的家事,我又能多说什么。”

    唐玄宗默然,半晌方道:“谢谢!”

    “哼!”

    邪手追魂冷哼了一声,不屑道:“谢?等你死了,再去谢谢老洛吧!”

    唐玄宗抬起头来,用迷蒙的双眼看着邪手追魂,竟然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两人俱都沉默,似乎都想用这份沉默来好好调整一下心情。

    “剑晨呢,现在怎么样了?”

    唐玄宗过了许久才向邪手追魂问道。

    “他……和小顾在一起,像死了一样。”

    邪手追魂撇了他一眼,语气中仍然满是怨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