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809.第807章 隐藏的秘密?

正文 809.第807章 隐藏的秘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从在皇宫天牢中遇上顾墨尘开始,顾墨尘便开启了为期一个来月的噩梦之旅。

    先是在御花园的地底暗道中承受了一波安伯天以毒尸形态下的狂猛攻击,更是在随后剑晨将两人带到荒野中后,因为剑晨之故,加入了抑制安伯天毒尸化的行列中。

    从那时起,他的丹田便再也没有满胀过。

    安伯天死后,他尽力让自己调息了两日,可以说恢复了一定的内力,可这对于一个立派后期高手来说,还远远不够。

    可当他想要继续调理自己的伤势时,姜川却带着安安来了,于是后来在玉虚真人的要求下,他又一次咬牙为剑晨输送着恢复得并不够多的内力,这险些令他直接被吸成人干。

    好歹后来玉虚真人接手,可是过后的那两日,玉虚真人与剑晨一直包裹在那团血雾中,担忧不已的顾墨尘哪有心情安心坐下来继续恢复功力?

    所以在那两日之后,他的内力恢复得并不多,若不是玄冥诀有着自行运转的特性,恐怕还会更加的少。

    如此伤重,实在是该好好休养一番才是,当时等剑晨醒来,玉虚真人故去后,顾墨尘本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他在咬牙坚持着陪剑晨埋葬了玉虚真人后,便已有了就地打坐调理伤势的打算,可却不想,剑晨却是说走就走,半点也不给他喘息的时间。

    于是这一走就是一个月,其间顾墨尘可以用来调理伤势的时间实在少之又少,以至于走到这剑冢山下时,身体已经到了一个无法再度支撑的地步。

    可是,无法支撑是不错,但他的身体却也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几度冲破了自身的极限,在不可能继续支撑的情况下,又硬生生的挺过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顾墨尘好几次有着一种错觉,他仿佛回到了年幼时,被师父用鞭子赶着,一圈一圈地在练武场上卖力奔跑,直到昏倒。

    他的师父很严厉,可也正是因为这份严厉,才造就了如今天下第一刀的顾墨尘,不过功成之后的顾墨尘,对于年少时的那段练武经历,是万万也不肯回想半分的。

    然而在这一个月里,他却数次回想起了当初的记忆,痛苦不堪的记忆。

    他的身体,就在这份痛苦煎熬中,一次次帮助顾墨尘硬生生支撑到了剑冢,直到再也无以为继。

    这很危险,却也是一份契机。

    疲累的身体极度需要内力的滋润,比他以往的内力总量还要大得多的内力支撑。

    身体的这份渴望来自于他的本能,武林高手,本就是在一次次冲破自己的极限之后,才能换来更大的,更强的,力量!

    这力量,剑晨给了他。

    几乎失去了所有玄冥之二的丹田,渴望有新的,更强的力量注入其内,而剑晨的玄冥之三,岂非正好符合顾墨尘那发自于身体本能的渴望?

    于在在不经过顾墨尘的意识下,身体本能的对这股确实比玄冥之二更强的力量产生了欢欣鼓舞的情绪,也在积极的,乃至于贪婪的吸收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力量。

    更大,更强!

    处于立派后期顶峰的顾墨尘如何变得更强?

    答案只有一个宗师!

    在身体倍受折磨之后,顾墨尘终于苦尽甘来,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机缘,冲击宗师之境的机缘!

    小心的将顾墨尘放在自己那张早已灰尘满布的硬木床上,剑晨深深地看了一眼面色灰红相间的顾墨尘,摇了摇头,轻轻道:

    “三哥,我能帮你的,也就到这里了,接下来看你自己了!”

    话音落下,他轻轻地倒退而出,直至退出门外,神情陡然一肃,右手一招,一抹微风掠过,吱呀一声,将房门紧紧闭合了起来。

    这才吸了口气,凌厉的剑气突然自周身涌了出来,此时此刻,他再度由人,变成了一柄锋锐的血剑!

    裹挟着剑气,剑晨豁然转身,目光所指,正是剑冢中最为高大的建筑迎客堂!

    在堂后,便是他的师父,或者说是爷爷,伍元道人所居的卧房。

    刷!

    身形自原地消失,没有半点犹豫,剑晨其疾如电,只眨眼功夫便窜入了迎客堂。

    堂中的景象与他上次来时并无区别,他只是扫了一眼之后,便大踏步往堂后伍元道人的卧房走去。

    在那里有一条密道,直通剑冢禁地葬剑池。

    他与顾墨尘二人前来剑冢的目的,乃是因为玉虚真人临死前所说,其父洛寒现下正在剑冢之内。

    可是当两人踏入剑冢之后,剑晨却并没有感觉到剑冢尚有人在的痕迹,至少从表面上看是如此。

    那么,父亲在哪里?

    基于玉虚真人没有理由在临死前还骗他来剑冢这一点,剑晨不去怀疑这话的真实性,那么,唯一有可能让洛寒藏身之处,恐怕便只有剑冢中最为隐蔽,更是历代皆视为禁地,只有当代掌门可去的葬剑池方有可能。

    所以他并不迟疑,在外面没有发现之后,直接便往葬剑池而去。

    去葬剑池,除了搜寻一下父亲的下落之外,还有着另外的原因。

    当日从剑冢离开时,尹修空就正在葬剑池中那巨大的铜炉内修炼以身练剑之法,尹修空到底还在不在那里,这一点也是他迫切需要确认的事情。

    刚才在小溪边,从掌心中感受到的大战痕迹里,除了血之外,他还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冰冷,这冰冷确实很陌生,但却又与当日尹修空性情大变时所爆发出的战力很是相像。

    所以这也是剑晨并不愿将这一点告诉给顾墨尘知道的原因所在。

    师弟尹修空已经是他以往回忆的唯一见证人,更是他一直视之为亲人的存在,他不愿,也不想,真的有一日连这个人,也会与自己兵戎相见!

    师弟还有父亲,葬剑池中,到底还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

    在搬动着伍元道人房间内的那处机关,等待通往葬剑池的通道缓缓打开时,剑晨周身所凝的血色剑光吞吐不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