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816.第814章 死了?

正文 816.第814章 死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嘭!

    昏暗的地下大厅里,半圆型的墙壁上,突然同时闪耀起五六根火把,顿时将这处不大的厅室照耀得摇曳不已。

    在火光中,半圆地厅正中的大门上,三个苍劲银白的大字被照映得蒙上了一层血光,看得人心情也随之摇摆不定。

    这里是葬剑池的门外,而现在的剑晨正是这样。

    前两次来葬剑池时,他并没有如此心烦意乱的感觉,有的只是对剑冢祖师爷的那份敬畏之心。

    可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

    那苍劲的葬剑池三字,并不能再度带给他这等感觉,反而从那银白上,他只感到扑面而来的阴森可怖。

    是自己的心态变了么?还是……关心则乱?

    在这门的里面,或许有他的小师弟尹修空,或许会有他的父亲洛寒,甚至……两人或许都会在里面,推开门,里面到底会带给他什么样的结果?

    火光同样照映在剑晨的脸上,显得他的神情阴晴不定。

    心浮气燥的感觉不是空穴来风,他总有种错觉,推开门后……等待着他的,将是万劫不复!

    可是那又如何?

    他在葬剑池门外的停顿只是一瞬而已,丹田中突然窜上一股血气,陡然凝聚成剑,血色的长剑在他心底只是轻轻一圈,他的心浮,他的烦闷,统统便在这一剑下烟消云散!

    他,已不是以前的剑晨,而是一柄剑,一柄以身练成的绝世凶剑,剑,怎么可能会有迷茫与退缩?

    咔,咔,咔!

    开启葬剑池的机关被他一拍而下,低沉沙哑的大门像在是叹息着,缓缓自那剑字上从中双分,内里无数颗夜明珠透射出夺目的乳白光亮,刺得剑晨的双目狠狠地一眯。

    再然后,葬剑池里熟悉的景象便落入了眼底。

    刚刚才自光线的夺目里恢复了几分的双目,瞳孔竟然在这时又狠狠地缩成了针孔大小!

    洞开的大门里,直接面对着剑晨的,竟然是一个人。

    一个盘膝而坐的人!

    一个他曾经见过一次,并印象深刻的人!

    这个人是他此来的目的之一,也是最主要的目的!

    因为这个盘膝而坐,双目紧闭的人,正是他自霸剑山庄玉寒石下放出的那位洛寒!

    他的父亲,也是洛家曾经的家主,洛寒!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竟然会如此的……容易!

    他的外公玉虚真人临死前告诉他洛寒在剑冢,这个消息显得很是离奇,要知道,上一次剑晨自剑冢离开,才是不久前的事情,那时除了尹修空的反常之外,剑冢还是那个剑冢,永远孤寂的伫立在白岳之巅。

    所以他人虽然再次回到了剑冢,其实心中对于玉虚真人的话是持有保留态度的,但这里毕竟是剑冢,更兼且师弟尹修空的状况本也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于是这才赶了回来。

    想不到,进入葬剑池的第一幕,竟然就见到了这个他认为几率最小的人。

    他的……父亲?

    站在门口,剑晨略略有些失神,看着眼前这张只见过一面的不怒自威的面孔,曾经幻想过的无数种两人再遇的情景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一时之间,他竟然感到无所适从,不知道,也没有经验,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眼前的这个人。

    在他十三年的记忆里,父亲这两个字,是多么的陌生!

    剑晨没有动,而葬剑池内坐在门口的洛寒竟然也没有动。

    他就那么盘膝坐着,像是一尊门神,牢牢挡住了通往葬剑池内部的道路,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

    良久,自身后地底大厅外的通道中,有冷风轻轻吹了进来,在这阴暗潮湿的地底,这风竟是如此之凉,凉到拂过剑晨身体时,竟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个寒战从他身上蔓延开来,直达头顶时,一股寒意突然落入心底。

    方才在门外时的心浮气燥陡然再度出现,这一次,感觉更加强烈,甚至还有一种清晰到无以复加的不祥感夹杂其间。

    这不祥的感觉,直指就地盘膝而坐的那个人,洛寒!

    葬剑池大门开启时的声音不算小,就算再轻上十倍,落在高手的耳中,也不异于一声惊雷炸响,可是……

    门开了许久,而他也默默立在门前许久,为何洛寒……毫无反应?

    他坐在门口,看这样子应该是在为葬剑池内的某样东西作着护卫之责,然而他这护卫却做得相当失败,有人都在他面前站立了许久,他竟然连眼睛也不睁一下,甚至连……呼吸也没有!

    不祥的预感陡然放大,呼吸!

    坐在剑晨面前的洛寒面色如常,双手握于丹田的模样与寻常打坐修炼时一般无二,以至于在惊见门口坐着的竟然是洛寒之后,剑晨在心神激荡之下,竟忽略了这一点。

    没有哪个武功高手可以坐到在修炼时还以龟息法强行压制自己呼吸,内力的修炼,本就要配合呼吸间不同的节奏来进行,连呼吸也停了,他这是修炼的哪门子功法?

    可如果不是修炼的话……洛寒在做什么?

    想到这一点,剑晨心下一抖,连将更强的感知聚集到这个他还未曾相认的父亲身上,想要借助这份感知的力度,来帮他驱散心底的那片寒意,又或者……

    没有……温度?

    面色如常,甚至还能看到一抹红润的洛寒,在剑晨将感知放下后,竟然感觉不到一点点属于人体自身的温度?

    这……

    “爹……”

    面色一变,剑晨终于忍不住,低低地唤了一声。

    没有回应,坐在地上的洛寒仿佛是睡着了,对于剑晨的呼唤竟半点反应也欠奉。

    “爹?”

    不甘心,也不愿相信眼前所见的剑晨提高了音量,再度冲洛寒叫了一声。

    同样……没有回应。

    “爹!”

    身形一闪,他陡然大叫着冲了上去,再行定住时,已然探出一手捏在洛寒的脉搏,随之猛然弹开。

    入手,冰凉。

    除了冰凉之外,他还……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脉搏跳动,坐在他面前的这个人,他还来不及与之相认的这个人,竟然早已经……

    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