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820.第818章 更重要的事

正文 820.第818章 更重要的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已经长埋于乱剑之下的洛寒当然无法回答隐魂的这个问题,可是隐魂显然也不需要他去回答。

    对于现下的这一切,他很满意,满意到瘦削脸庞上的笑意都显露出一抹癫狂。

    摩挲着洛寒坟前那柄以真银剑所做的墓碑,隐魂冷笑不已。

    伸手入怀,一片模糊的黑影里,突然有红色的光芒闪现,这光芒竟像有生命一般,甫一出现,便如人的心脏一样,一下一下强而有力的跳动着。

    红芳一现,向来喜欢将全身隐入黑影中的隐魂竟也无法再行隐藏,他那张癫狂的脸顿时蒙上了一层血一样的色彩。

    “哦,对了!”

    看着这跳动的红芒,隐魂的目光如剑般穿透入光芒内,所见到的,乃是一颗足有他拳头般大小的球状物什。

    单手托着这东西,他仿佛像是刚刚才想起了什么,冷笑道:“你看,我的成果不错吧,不枉费你将血液提供给我。”

    突然又回过头去,感叹了下,道:“倒也要谢谢欧焱烨,若不是他找到这处具有如此特异属性的地心青火,我也不能将你的血从身体里完全剥离,更不能再一次将内里的精华提炼出来。”

    “你看”

    他将那团不停跳动的红芒物什往前递了递,直杵到墓碑上那洛寒二字之前,仿佛这样,就能够令洛寒也亲眼见到这团物什一般,得意道:

    “你看,你体内的初代沥血丸提炼出来后,竟然会有这么多!”

    “不过就是太可惜了,为了提炼你的血,我竟然将地心青火全部耗尽,从令往后,这葬剑池就真的只能是埋葬这些废剑的地方了,哦对,除了剑之外,还有你”

    就像是小孩子在炫耀自己心爱的玩具一般,隐魂双目中闪放着奇异的光芒,骄傲地对洛寒的墓碑说着。

    “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呀,如果不是尹修空那个笨蛋吸收了大量的地心青火的话,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断绝了火脉?你在地狱见到爷爷的时候,替我好好解释一下吧,这真的不能全怪我。”

    他口中的爷爷,也是剑晨的爷爷,剑冢已故去的上一任掌门,伍元道人。

    “你说我如果服下你的血液精华后,会不会也像你的笨蛋儿子一样,成功将玄冥诀修炼完整?”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关于玄冥诀的前两卷,我也有哦!”

    他越来越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中,现在的隐魂,潜意识里竟然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那个,他还是一个名叫洛易的,受洛家所有人尊敬的家主之子。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隐魂的回忆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瞬,紧接着他的脸庞便由失神转变为冷厉,笑道:

    “不过你怕是看不到了,因为我现在还不会服下这团血液精华,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要是错过了,可是会后悔终生的!”

    手腕一翻,那团血红的精华又被他重新塞入怀中,照映得他脸庞狰狞诡异的血红光芒骤然隐去,恢复了他一贯的阴冷。

    受天下人眼红心热的玄冥诀,隐魂竟然忍得住先不去练,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玄冥诀更加重要的?

    有。

    至少对于隐魂来说,有!

    “你就慢慢在这里睡吧,好好享受享受,说不定哪一天我想通了,就把你挖出来,呵呵呵呵”

    收回血液精华,隐魂癫狂大笑着,向洛寒的墓碑得意道:“现在,我就要去做那件更重要的事情了,哦,不对,不是去做,是去看,有一场等待了十三年的好戏,我要去看了!”

    一面说着,他的身影竟慢慢开始了淡化,等到话音落下,洛寒的乱剑坟头,便已空荡一片,就似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一般。

    “真是期待啊!”

    葬剑池中,莫名回荡着隐魂那迫不及待地,又满是感叹的飘忽声音。

    在经历了一番惊世骇俗的喧嚣之后,葬剑池里总算又恢复了那持续上千年的寂静,唯一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一座坟墓!

    走出去!

    从葬剑池里出来,剑晨一刻也不停留,几乎只是眨眼功夫,当初那道他需要小心翼翼才能安然通过的机关密道便落在身后。

    停下脚步,伍元道人的居室尽收眼底。

    对于这里他当然极为熟悉,想当年年幼时,这里倒也是他常来玩耍的地方。

    可奇怪的是,当尹修空上山之后,伍元道人并不似对他那般,任由尹修空在自己的居室中停留,以至于尹修空上山五年来,来到这里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一日而已。

    当初剑晨便觉得奇怪,甚至隐隐在心里还有一份自得,自以为伍元道人更加看重迁就自己,现在想来,这份自得却也没错,因为伍元道人,他的师父,本就是他的亲生爷爷!

    爷爷迁就孙子,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连他十三年来不曾用剑的事情,若是放在其他剑门的任何一个弟子身上,恐怕早就只有逐出师门这一条路可走。

    从这方面来说,伍元道人对他是真的不错。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比起这些,当年伍元道人亲手将沥血剑刺入他娘亲心脏中的那一幕,又需要多少的迁就才可以赎罪?

    不,没有,无论他做任何事,都不能抵消当年他亲手刺入的那一剑!

    伍元道人的房间有些凌乱,似乎之前被人翻动过,可这对于剑晨来说,全然不会关心,他之所以在居室中停下脚步,只不过是想缅怀一下当年的自己而已。

    从今往后,这世上再不会有当年那个单纯而又天生侠义的小小少年,有的,只是一个为复仇而活的杀人魔头。

    谁胆敢挡在他的复仇道路之前,谁,就会死!

    不止是他洛家的仇,还有安安的仇,这些,他都会一一去讨还!

    呼!

    长吐出一口气,他似乎已将过去的一切,随着这一口气全部留在了伍元道人的居室中,这里,就是他的过去。

    走出去,就是他的未来,一路血腥的未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