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879章 掌控不了

正文 第879章 掌控不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滴嗒,滴嗒——!

    阴暗潮湿的地道内,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摸索着。

    岭山七狼在前开道,安安走在正中,蛇七殿后,九人在这暗道内行进了已过半个时辰。

    越往前走,九人的动作就越是轻柔,估摸着,离雄武城已然不远,不定此时破土而土,指不定就在雄武城中的某个地方。

    安安当然不敢冒这个险,于是只能耐着性子,倒要看看,这暗道到底通向哪里。

    好在从脚下越加向上的斜度来看,离出口已经不远。

    “姐……”

    眼看出口在望,蛇七走在后头,一边警戒着四周,一边不无担心地道:“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

    怎么做,是啊,怎么做。

    雄武城已然不是一个他们以往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去处,而两人之于雄武城来相当熟悉,换句话,雄武城中的军士,对两人也相当熟悉。

    这在无形中,又加大了他们此行目的的难度,恐怕等出了暗道后,路上一不心随便碰上一个人,都能将两人认出来,这还怎么救人?

    安安走在蛇七前头,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应。

    怎么做,这也是她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所在,然而却也是她一直没有考虑清楚的问题所在。

    父亲安伯在世时,寻常最爱教导她的一句话,便是谋定而后动,而安安本也一直以这句话为行动准则。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突然之间的剧烈变故,即使聪慧如她,也一时间没有了计较。

    形势比人强,如今的安安,除了身边这八个人外,再无可用之人,而雄武城,当外界战事吃紧时,其实她早已清楚,那个所谓的爷爷,必然会在这城中。

    这即是,雄武城的防御力度,将会比之以往还要森严十倍。

    在如此情形下,对她来,其实最好的选择乃是暂避一时,待安禄山离开雄武城后,再来想办法潜入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她等不了。

    当世除了爹爹之外,她唯一的亲人就是娘亲,特别是在那日在长安郊外之后,这份对亲情的渴望便越加强烈。

    所以在霸剑山庄收服岭山七狼后,她再也按捺不住,即使没有周全的计划,没有父亲曾经对她过的,谋定而后动,她也不肯再停留片刻,执意要往雄武城一探。

    现在并不是个最好的时机,却也是最好的时机。

    以前为了钳制安伯,安安的娘亲是一直被安禄山带在身边的,而雄武城他很少来,以至于安安与娘亲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而现在,狼牙军揭竿而起,兵凶战危之外,安禄山为免唐玄宗施以那斩战术,定然会寻一处安全的所在,而雄武城,深知其中深浅的安安知道,雄武城,乃是安禄山一直在经营的,也是现下对于他来最安全的所在。

    安禄山在,她的娘亲就有极大的可能也在,所以这雄武城,她是必须来的。

    既来之则安之,唯伺机而动而已,这本是安安一路上想到的最好办法,可是,当在一线时,现那个人似乎也突然到了雄武城,且不他的目的为何,但对于安安来,她的心,已经乱了。

    他来做什么,他为什么要来,他不知道现在的雄武城,已经如同龙潭虎穴一般的存在了么?

    即使打定主意不再与剑晨相见,可下意识地,当走在暗道中时,安安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三个问题。

    以至于本就没有计划的救人行动,在她心里更加茫无头绪。

    “姐?”

    蛇七走在后头,看不到安安的神情,见她久无回应,不由又试探着叫道。

    “嗯?”

    安安仿佛突然被惊醒,沉默片刻,叹息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自的积威所在,可以,安安从到大最怕的人不是她的父亲,也不是娘亲,而是她的爷爷安禄山,从,无论她如何调皮捣蛋,只要父亲一爷爷来了,她立时便会怕得赶紧藏起来,没有半日时辰根本缓不过劲来。

    现如今,她最怕的人,以及最爱的人皆在这雄武城中,她到底该怎么做,实在心乱如麻。

    走一步算一步,可这路终究会走到尽头,就如同这暗道,前方已然有隐约模糊的亮光落入眼底。

    ————————————————

    “老夫为什么要知道你?”

    面对剑晨冷厉的声音,安禄山不置可否,依然神情平静冷淡。

    主殿中的气氛再度变得压抑非常,只是这次再与虎王无关,压力所在,全是由安禄山那副如肉山的身躯上所放。

    这并不是武者的压力,乃是一个久居上位者习以为常的气势所在,然而从安禄山的身上,这气势却犹如实质,并不比任何一个武林高手为差。

    至少,剑晨那逼迫而至的血腥气息,在碰上安禄山身上的无形气势后,竟飘然而去,尽皆无法沾染上安禄山分毫。

    “为什么?”

    逐风剑终于全部被剑晨拔出,血腥的浓郁已然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就连那一直傲然挺立于安禄山身前的虎王,身躯也不禁一颤。

    “就因为……现在你的生死掌控在我的手中吧。”

    剑晨想了想,缓缓将逐风剑平举,剑尖直指向安禄山,平静地威胁道。

    “老夫的生死,掌控在你的手中?”

    安禄山饶有趣味地看着逐风剑,全然不惧于剑上那足以令人心智大丧的血光,突然大笑起来,道:

    “剑晨,老夫纵横下数十载,你还是第一个敢于对老夫出这种话的人。”

    “只是可惜,就如那时在衡阳时一样,在你的手中,其实根本掌控不了任何人的生死!”

    安禄山豪放地大笑着,话音一落,突然拍了拍双手。

    从他身后,主殿尽头的侧门处,突然缓缓露出了一道光亮,那是有人将侧门从外拉开。

    随即,从那门外,有人入内。

    人不多,只三人而已,其中两人身着黄色劲装,乃是雄武三牙中虎牙之人,而另一个,却令剑晨的双眼陡然大睁。

    两个虎牙一左一右架着从侧门中进入的人,虽然低垂着头,一副昏迷不醒的模样,可那人,剑晨认识。

    那人竟是……凌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