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886章 突然之变

正文 第886章 突然之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逐风剑出,浓郁的血光凝聚成一道宛若实质的血气利剑,自上而下,直插向剑晨歪露出的脆弱脖颈。 .

    剑未至,那锋锐的剑气已然将他脖颈处的大动脉切出了一道血口,刹那间鲜血狂飙,这一剑,实在是他毕生功力所聚,从中也能看到剑晨求死的决心。

    “不,不……不……”

    剑晨的动作极快,快到安安即便在他一声大吼之后心中已然有着预感,但当那血色的利剑真正直指向剑晨的脖颈时,她却来不及喊出阻止的话来。

    或者说……她不知道要怎么去阻止。

    剑晨为了不让她为难,也为了能够救出她的娘亲,心中痛下如此决断,这是在为无可奈何之下,找寻到的唯一解决方法。

    安禄山的功力安安是知道的,而就在刚刚,剑晨也见识到了安禄山那不为人知的一面,由此两人也清楚,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想要拿下安禄山,用以换取安安的娘亲,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安禄山给出的考虑时间只有三息,极短的三息,实在令两人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要么,剑晨死,要么,安安的娘死。

    这让安安……怎么选?

    如果没有刚才蛇七那一声隐魂,如果没有从这一声中,觉出当日安伯天的死或有蹊跷,剑晨这么做,安安仍然会难过,但却不会纠结,毕竟一边是杀父仇人,一边是自己的娘亲,孰轻孰重,以安安的理智,还能分得清。

    可是,当突然现剑晨有可能并非杀害她爹爹的凶手后,心中的那座天平顿时又起了变化,娘与剑晨……重新回到了在她心中同样的分量上。

    怎么选,她真的不知道,或许……剑晨现下做出的选择,才是当下最正确的吧?

    眼睁睁看着那血红色夺目刺眼的逐风剑就将一刺而入,安安的喉咙干涩无比,阻止么?阻止的话,死的是自己的娘,不阻止么?

    一时间,她的心中满是愧疚,恨不得那剑刺向的乃是自己,她……怎么会如此糊涂,为什么那时不相信剑晨的话,为什么……

    罢了……傻子,你去吧,安安……

    眼泪迷朦了她的双眼,周遭的一切在她眼中全都不复存在,所余下的,只有被无尽血光包裹着的剑晨,那张即使死亡在即,也仍然温柔看着她的面孔。

    安安……会去陪你!

    万念俱灰,她的手紧紧一握,腰间那柄精美地像是装饰品一般的匕已然死死握在手中,这柄匕将会在下一刻……成为她的陪葬品!

    剑,将落,离剑晨的脖颈只差毫厘,甚至冰冷的剑气已然冲入了他的身体,在一心求死下,体内疯狂运转的玄冥诀被剑晨死死地压制着,此时此刻的他,心境与安安一般无二,万念俱灰,自己救不了她的爹爹,那么,至少用这条命,保下她的娘亲。

    这是傻子……唯一还能帮安安做到的事情!

    剑,将落,落下之后,带走的,会是两条人命!

    “好,好,好!”

    隐魂的兴奋已达顶峰,同样泪眼朦胧的他,双目里倒映着的,也只有剑晨的影子,他要他死,这是肯定的,早在当年洛寒杀了他的爹娘,害他受尽人间疾苦之后,他的心理便已经扭曲,唯生所愿,便是要让剑晨那一支洛家之人死!

    并且,是比他所遭受的,还要痛苦百倍的死!

    于是打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剑晨。

    剑晨一直被伍元道人牢牢保护着,当他下山时,从年龄上,与当年突遭大变的隐魂相差无几,是以隐魂从剑晨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世事无忧,少年轻狂的自己。

    当时的剑晨少年英雄,甫一下山便连挫劲敌,那是何等的意气风,这让隐魂如何能忍?

    所以,他要毁了剑晨,他要让他众叛亲离,让他如那过街老鼠在江湖中人人喊打,更要让他……品尝到最刻骨铭心之痛!

    只有这样,隐魂才能让他去死!

    如今,他做到了,在苦心谋划之后,一步步地,隐魂终于做到了,剑晨?

    呵呵,恐怕你到死时,心中还会有着无数牵挂吧?到死时,心中还会有着数不清的不甘吧?

    那么现在,你就带着这些痛苦,这些不甘,去死……吧?

    去……死?

    带着癫狂与得意,隐魂正准备品尝剑晨那死前的风景,可突然之间,他的面色陡然一变。

    同样有着变化的,还有城主府前那血溅当场的局面。

    对于轻功的敏锐,令他比任何人都快的,感觉到了这个变化。

    “哼!”

    眼见逐风剑就要取下剑晨的性命,城主府前,陡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哼声,随即,还有一道冰寒的声音由远而近,度快到令人根本无法作出任何反应地传来:

    “口口声声生死相许,原来,只是个薄情寡义之人罢了!”

    这声音来得突然,来得极快,到底是什么意思,根本还不能在众人的脑海里形成明确的概念,就听……

    当————!

    一声清鸣,随即血光一闪。

    夺——!

    血光即剑影,闭目待死的剑晨连反应也没有,只觉耳中剧震,突然又有风响,再然后,冰冷血腥的沥血剑气息竟然就在这剧震之后,疾离他而去。

    生了……什么?

    疑惑着,他缓缓睁开了眼,入眼第一幕,登时惊见自己抛上半空,一心求死的逐风剑竟然正颤动不已地没柄插入安禄山身侧城主府宽厚的木制府门中!

    刚才那个声音……

    剑被震飞,自然是刚才那个声音所为,而这声音,剑晨竟听出了一抹熟悉的感觉,这个说话的冰冷女声,是谁?

    “好大的胆子!”

    逐风剑几乎贴着安禄山的面门飞过,将他那满脸横肉的怒脸上切割下了一道血流不止的伤口,也令他顿时心惊肉跳。

    那剑再偏上半寸,今日他安禄山就得交待在这里,什么王图霸业,什么天下之主,都将离他远去。

    这个人,是谁?!

    同样震惊的还有安安,而她的震惊还要更加深上一层。

    因为此时此刻,在她的手里,竟然多了一物,本来握着匕正要刺向自己心脏的手中,竟然多了一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