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893章 焚身之苦

正文 第893章 焚身之苦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为何?”

    剑晨追问道,这也是他的疑惑,凤舞九变既然有如此威能,那该是如玄冥诀一般,乃是江湖中人人眼红垂涎的绝世功法才对,那么为何当日花想蓉与司徒无双会是那般神情?

    “凤舞九变据传是师父当年在凤栖山中偶遇凤凰所悟,对于这点,我也问过师父,可她一直不置可否,不过有一点倒是真的……”

    熊——!

    说着,她摊开的五指微一使力,竟从掌心中升腾而起一股幽蓝色的火苗来,看得剑晨眉头一跳。.

    内力凝火,这般奇景他曾在白震天那里见过,白焰剑派本也以殛阳内力著称,可见花想蓉手中那幽蓝的火苗,虽然并没有感觉到温度,但一时间剑晨竟然感觉,这火,比之白震天那金色的火焰温度还有高出不少。

    花想蓉苦涩的声音随之传来:

    “这便是所谓的凤凰火焰,可焚殛一切!”

    啪——!

    轻轻地,她将那火焰按向屋内的木桌,这个动作令剑晨的双目一凝。

    只是转瞬间的功夫,那张颇为厚实的木桌竟然已化作了飞灰,仿佛被烧尽了一般!

    是的,就是仿佛。

    从花想蓉出手,再到那木桌化为飞灰,中间那木桌燃烧的过程竟然并没有出现,只有开头与结尾,竟无中间的过程!

    “这……”

    剑晨面色一变,这般惊世骇俗的火焰,当真是他闻所未闻之奇观!

    “噗——!”

    却不想,木桌虽已化作飞灰,而花想蓉紧接着面色一紧,竟随即喷出了一口鲜血来,而那血才从口中喷出,竟然便已升腾成丝丝血雾!

    “蓉儿!”

    剑晨大惊,连忙上前就要去扶她,还道是她伤势未愈,勉强动用功力所致。

    “别过来!”

    花想蓉连向后一跳,顾不得擦拭一下嘴角的血迹,急道:“别碰我,会伤到你自己!”

    话音一落,但见她双手连挥,那幽蓝色的火苗陡然放大,被她在房中舞成了一团展翅欲飞的硕大火鸟——凤凰!

    剑晨一愣,方才并未感觉到的温度陡然出现,他离那凤凰不过步余,当其冲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极致高温,只一瞬间功夫,他已然口干舌燥,就连须也有了翻卷的架势。

    心中一惊,连忙凝聚内力,血色的玄冥诀在他周身瞬息流转,又接连大退了三步,这才感觉好了些。

    惊讶未过,面上突觉凉风习习,再望向花想蓉时,那硕大的火鸟已然不见,只余花想蓉浑身颤抖着站在原地。

    “我不是……想施展给你看,而是刚好……时间到了。”

    看着剑晨惊讶的神情,花想蓉苦笑不已,颓然跌坐在床沿,低垂着脑袋,轻轻道:“这就是修炼凤舞九变的后遗症,每隔一段时日,体内那凤凰火焰便会开始暴躁,这时是凤舞九变威力最盛的时候,可在杀敌的同时,自己本身也会受到这极致高温的殛烤,从而……”

    “生不如死!”

    剑晨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双手搭在花想蓉肩头,玄冥诀一起,便向她体内探去。

    “没用的……”

    花想蓉摇头道:“夫君你的功力就算高出蓉儿十倍,也不可能将这凤凰之火驱逐出体外,除非……”

    “除非怎样?”

    剑晨急问道。

    他确认如花想蓉所说,想将这凤凰火焰从花想蓉的体内逼出去,想来凭着玄冥诀的特异,要做到此事应不难才对。

    “除非有另一个修炼了凤舞九变的人,以逆运心法之势,才能将这火焰完全吸走,这下你该明白,为何无双向来只有一位主的原因,以及我那师兄为何甘愿放弃沥血剑,也要将我带走了吧?”

    花想蓉苦笑道:“他虽然因为是男儿身的关系,只能修炼前三层,可师父要他暂代无双的主,自然就不会让他坠了无双的名头,是以在他的体内,一直都有着师父打入的三成功力,每当凤凰火焰作起来,那痛苦并不比我来得少。”

    “凤舞九变的心法……你有么?”

    剑晨扶着花想蓉的肩头,突然问道。

    花想蓉一愣,突然明白了什么,眼眶一热,摇头道:“没用的,凤舞九变向来只有女儿身才能修炼,若是个男子,越往后练,那火焰的反噬就会越强,到时……”

    “我会练成的!”

    剑晨突地打断花想蓉再说下去,目光中坚定一片。

    “夫……君……”

    泪,随着花想蓉那苦涩的面庞一滴滴滑落,朦胧的泪眼中,剑晨目中那坚定的光芒越来越盛。

    他……要为花想蓉吸去那凤凰火焰!

    ————————————————

    “五哥,好些了?”

    客栈的另一间房中住着同样伤重的凌尉。

    众人从雄武城离开,剑晨总算还没忘凌尉仍在安禄山手里,既然要走,就一并将凌尉也要了回来。

    对此安禄山虽怒,却也没有再行阻止,连安安的娘亲他都能放,何况是一个对他来说并不太构成威胁的凌尉?

    “你还愿意叫我一声五哥?”

    凌尉的面色仍然苍白,但精神却好了不少,剑晨郁闷地推门而入时,他正好完成又一次调息,面对剑晨,他的面色有些不自然。

    “为什么不能?”

    剑晨轻轻甩了甩头,似想将心中的烦闷甩出脑海,勉强冲凌尉笑了笑,道:“你我好歹也算出生入死,因为我,你更受了许久那天龙蛊的苦,难道你不愿再认我这个兄弟?”

    凌尉默然。

    时至今日,他刻意接近剑晨的事情已经不难猜到,对于他这样一个抱着别样目的的人,剑晨仍然像是什么事都没生过?

    “就像当日在霸剑山庄……”

    剑晨看着凌尉的沉默,叹息一声,道:“你对我说,你有不得已的苦衷,叫我莫要多问,所以那时我不问,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告诉我实情,现在,是时候了么?”

    凌尉抬起头来,目光中有着一抹茫然,定定地看着剑晨,仍然不一言。

    “还没到时候么?”

    剑晨自嘲似地笑笑,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一字一顿道:“可我仍会将你当兄弟的,至少,若你要杀安禄山,可以叫上我!”

    话音一落,凌尉的身躯陡然狂震,那抹茫然以极快的度消逝而去,换来的,却是一抹深切的悲哀。

    “我出自青城派,这一点并没有骗你。”

    咬了咬牙,凌尉双拳紧握着,几乎像是从牙齿缝里硬挤出了声音,悲切道:“可你是否知道,青城派早在五年前……便已被人灭了!”

    “灭了?!”

    剑晨双目一睁,灭门,这个词对他来说绝对不会陌生。

    在他不算太长的人生中,自己亲身经历过被别人灭门,也曾在血腥上头时,灭过别人的门,对于灭门这两个字,他有着非同一般的敏感。

    “是安禄山干的?”

    震惊之余,他紧接着追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