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八章 懊悔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八章 懊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青城灭。

    门下过千弟子,除了凌尉之外,尽数死在掌门卫正手中。

    沥血剑当真是世上第一凶兵,剑气纵横时,那冰冷血腥的气息令修为不够之人全然提不起一丝抵抗之心,就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只能被动地等待着杀戮降临。

    卫正死了,带着满心的懊悔与不忿,更带着无数的不甘,倒在了被他亲手屠杀的弟子尸体之上。

    直到那时,凌尉才明白,为何师父的脾气会一天一天变得越加暴虐,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的心智早已受到来自于隐藏在流星剑里的沥血气息侵蚀。

    或许师父早已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下严令不许门下弟子进入后院,他想凭着一己之力,将这股血腥气息化解开去。

    可惜,其结果却是他自己反被沥血剑所控,在心智大失之下,成为了一具冰冷血腥的杀戮机器,将青城派毁灭于自己手中。

    凌尉一个人,花了七天七夜,将包括师父在内的所有青城派弟子埋葬,随后又大哭了一天一夜,终于,提起了那柄流星剑。

    这剑一汪如水,清亮得几乎可以在剑身上照见凌尉那张憔悴的面容,可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一柄剑,竟然会是充满血腥与杀戮的沥血剑?

    绝世凶兵在手,这是江湖中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凌尉却半点也感觉不到兴奋,有的,只是仇恨。

    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将这柄剑折成两段,再投入熔炉中化为一滩铁水,好祭奠青城上下千余人的在天之灵!

    可是他又不能那么做。

    他还需要依靠这柄剑,去找出那个叫悲落的人,然后,一剑杀了他,或许,还得要杀了指使他这么做的人,如果有的话。

    不知是出于何种心理,或许是不愿相信青城派就此灭亡,也或许是为了不让那暗中的仇人知道青城派已亡的消息,凌尉在出山前,将青城派的山门封闭,并贴上告示,青城派封山十年,不再接受弟子。

    十年后,要么他死,要么,他手刃仇人,重回青城山,重建青城派!

    这事在当年也曾在江湖中流传了一阵,不过毕竟青城派偏安于巴蜀一隅,本来就甚少踏足中原武林,而五毒与唐门,也在那时出乎一致地对此事保持了沉默。

    随后,凌尉离开巴蜀,浪迹在江湖中,探寻着一切有关沥血剑,以及那名叫悲落的中年人下落。

    这一探,就是五年,直到……

    “所以你找上了我?”

    剑晨皱眉看着凌尉道:“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咱们相识在少室山下,而那时我的手中,并没有沥血剑。”

    “不错。”

    凌尉用力甩了甩头,似乎想将过往的记忆甩出脑海,片刻才回道:“当初你走出剑冢,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势力在盯着你,他们为的是玄冥诀。”

    “可我对玄冥诀没有兴趣,我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接着说下去,而是沉默地看了剑晨一眼,因为他再说下去,话题又会回到那个令人感到悲伤压抑的气氛中去。

    剑晨默然,凌尉纵使不说,他自然也能明白,凌尉在意的,乃是他身为洛家后人的身份。

    衡阳洛家,也是被一柄剑所灭,沥血剑。

    两人的家门、师门都是被沥血剑所灭,所以凌尉当然有着充足的理由要来接近剑晨。

    而之所以不对剑晨言明,乃是因为这五年间凌尉慢慢养成的谨慎习惯所至。

    青城派只余下他一人,他就是青城最后的希望,无论如何,谨慎一些,留下一条命,才能去谈复仇,去谈重建。

    “当日在少室山下不是偶遇……”

    良久,凌尉才又道:“当你在纯阳剑宫出现时,我便在暗中跟着你,可是一直苦无机会接近你罢了,直到在少室山下,看到你竟想自寻短见,这才……”

    “其实那时……我并不是想自寻短见来着……”

    听到凌尉又提起当日的情形,剑晨忍不住打断道。

    随即,两人都回忆起那时初遇时的一幕,没来由得,心头一暖,俱都会心一笑。

    这一笑,也将两人那压抑的气氛冲淡不少,凌尉更借机深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好了许多,才又道: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跟着你,本想着玄冥诀与沥血剑齐名,当年你洛家被沥血剑所灭,应是与玄冥诀有关,说不定,那使沥血剑的凶手会再找上你,到那时,我也能从中找出暗害我青城派的元凶!”

    剑晨叹息一声,道:“结果事情的发展并不如你想像的那样……沥血剑,原来并不止一柄。”

    “是的!”

    凌尉咬牙道:“原本我以为,我手里的流星剑才是沥血剑,却不想,在霸剑山庄时,那孟逸凡竟然又拿出了一柄沥血剑,其剑上的气息,竟然与我的流星剑如出一辙!”

    剑晨眉头一挑,道:“所以那时你站出来替我接下百人斩,其实并不是抱着替我打前站的念头,而是真的想打下百场,然后夺得那沥血剑,从中找寻一些蛛丝马迹么?”

    凌尉沉默,半晌才歉然地对剑晨道:“对不起,我一直在骗你。”

    剑晨摇摇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道:“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可别忘了,因为我的关系,你不仅中了那天龙蛊的毒,甚至在苗疆时,危难间你也曾解除过流星剑的封印,助了我一臂之力。”

    随即又奇道:“那么你为何又在衡阳时,听到安禄山大举兴兵的消息而突然消失?”

    凌尉闭了闭眼,拳头捏得咔吧作响,良久方道:“那时,我与二哥还有妹妮一路赶来衡阳,路上早收到风声,我的轻功快,于是先了他们一步赶到洛家打望风声,结果,让我看到了……”

    “谁?”

    剑晨一愣,原来妹妮出现前,凌尉早便隐藏在暗处,那他到底看到了谁?

    “隐魂!”

    在叫出这两个字时,凌尉的神情变得极之狰狞,嘴唇死死得咬着,几乎浸出了鲜血。

    “隐魂……那个人,竟然就是当年出现在青城派,对我的师父留下了这柄剑的人——悲落!”

    凌尉突手厉指着静静躺在床边的流星剑,周身杀意狂涌!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