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899章 无双阁的情报

正文 第899章 无双阁的情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到这里,剑晨深感庆幸。

    若不是凌尉的师父在临死前将流星剑封印,恐怕安禄山夺剑时,就是凌尉身死之时。

    安禄山如此想得到沥血剑,确实不太像是舍得用这柄剑来施展诡计的样子。

    “直到后来,当你们来到雄武城,我从安禄山的口中听到隐魂竟然已经脱离了他之后,才现此事恐怕并非那么简单。”

    “哦?”

    剑晨疑惑道:“为何?”

    凌尉咬着嘴唇道:“安禄山乃突厥人,他突厥信奉的图腾乃大漠苍狼,狼性最是团结,是以安禄山根本容不得有人背叛于他!”

    此言一出,剑晨立时双拳紧握!

    凌尉说得没错,安禄山是绝对容不得手下人背叛于他的,否则……安安的爹爹也不会惨死!

    不论最后安伯天之死与安禄山有没有关系,但至少,是他设计陷害了安伯天,令他失陷于皇宫大内。

    可是……

    “不对!”

    剑晨突然叫道:“这事情不对!”

    “怎么不对?”

    凌尉一愣,不由问道。

    “你说,安禄山太过着紧于那沥血剑,可是他为什么又会任由我们将你带走?”

    闻言,凌尉也不禁愕然。

    是啊……按当日的情况来看,安禄山分明是很想得到沥血剑才对,在雄武城的日子,他也没有少受严刑逼供,以至于伤重如此,可是后来安禄山怎么又会放任他离去?

    并且……

    他突得转头,流星剑正静静地躺着,安禄山竟然连剑也不要了?

    “这……”

    一时间,凌尉嘴巴张了半晌,却不出一言。

    这个问题,实在令他想不通。

    他想不通,剑晨也想不通,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竟僵在原处,对于安禄山的所作所为,茫然理不出个头绪来。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

    突然,两人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不用转头剑晨也知道,在他身后说话的人,是花想蓉。

    重逢之后,花想蓉的轻功实在可怕,虽然她现下肯定没有运用那只可使用三次的秘法,可行走之间也全无半点声息,剑晨又正与凌尉说到疑惑处,一时间竟然没有现她何时已到了身后。

    他背对着门口,而凌尉也正回过头去看那流星剑,两人齐齐吃了一惊,连忙往房门方向望去。

    花想蓉正倚靠在门框上,见两人望来,吐了吐舌头,笑道:“我可不是有意偷听你们说话,谁叫你们不关门来着。”

    两人哪还有心情去理花想蓉是不是偷听这个问题,凌尉张了张嘴没有开口,剑晨却急急问道:

    “蓉儿,你知道个中缘由?”

    “知道。”

    花想蓉点了点头,见到两人那紧张的神色,不由也将笑脸收起,正色道:“那是因为,他已经不再需要沥血剑!”

    “不再需要?”

    两人一愣,这个解释未免太过简单了一些。

    “不可能!”

    凌尉断然道:“六弟他们来到雄武城之前不到半个时辰里,我还被虎牙的人毒打了一番,直到那时,安禄山仍未放弃从我口中得知那封印解除之法,怎么可能不再需要?”

    花想蓉慢慢走进屋门,停在剑晨身边,摊了摊手道:“对啊,那时他还是需要的,可是后来就不需要了。”

    “这……”

    凌尉语塞,这才多久一会的事情,怎么可能?

    “蓉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剑晨也在旁疑惑问道。

    花想蓉温柔地看了他一眼,笑道:“那时你们的注意力都在安禄山的身上,并没有现,其实在场不远的地方还隐藏着一个人。”

    “正是那个人给安禄山出了信号,所以他才会突然就不需要沥血剑了。”

    暗中还有人?

    这话令剑晨一愣,那时还有人在暗中?

    “是谁?”

    他隐隐想到了一个人,可是并不能确定,是以问道。

    “是隐魂!”

    花想蓉倒是干脆,直接向剑晨回道。

    “隐魂?”

    听到这个名字,剑晨还没怎样,凌尉已然杀意凛冽,当现安禄山有可能对五年前的事情并不知情后,他心中报仇的正主,立时又转变回隐魂身上。

    想不到,那时隐魂竟然也在现场!

    “隐魂也在现场?那他……”

    剑晨疑惑道。

    花想蓉竖起一根手指,回道:“他用身法在空中向安禄山展示了一个字,一个沥字!”

    “沥?”

    剑晨一愣,迟疑道:“难道是沥血剑的沥字?”

    “没错,正是这个字。”

    得到花想蓉的肯定,剑晨与凌尉两人皱眉对视了一眼,剑晨道:

    “难道说……隐魂在空中写下这个字,是在告诉安禄山,他得到了沥血剑,所以他才对会三哥手里的这柄失去兴趣?”

    沥血剑,确切地说,是沥血影剑,共有九柄,隐魂不知从哪里寻来一柄,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花想蓉点了点头,突又轻咬银牙,皱眉道:“夫君,蓉儿接任了无双阁主之位,自然也有了查阅阁人收集的各项情报的权利,有一些事情……我想我应该告诉你。”

    她的神情变得极为郑重,令剑晨的心头突地一跳。

    没来由得,他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似乎花想蓉接下来说的话,会……

    看着剑晨变得有些不安的神情,花想蓉暗暗一声叹息,两只小手里已经擒满了汗水,她接下来会说的事情,对剑晨来说将会极为残忍。

    又看了一眼凌尉,她也不知道,当凌尉知道真相后,又会作出什么样的事的。

    可是,该来的始终会来,终有一天,夫君他也会知道真相!

    花想蓉咬了咬牙,那张从再次出现后就一直显得有些冰冷的俏庞慢慢变得坚定起来,想了想,道:

    “那咱们就从那隐魂说起吧。”

    隐魂,这个人,是剑晨与凌尉都极为想要知道的人,听花想蓉一来就提到此人,两人不由精神一振,凝神听着花想蓉接下来的话。

    “喂,你叫凌尉是吧?”

    却不想,花想蓉想了想后,却先向凌尉叫了一声,只是还不等对方回应,她又继续道:

    “你刚才说,那个跑到你们青城派留下一柄剑的人叫什么?”

    凌尉一愣,这个人的名字他怎么可能忘记?

    “他自称叫做悲落!”

    “好。”

    花想蓉点点头,面上划过一丝忧色,撇了剑晨一眼,缓缓道:

    “悲落这个名字很奇怪,可是……如果我们将这个名字反着念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