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900章 晴天霹雳

正文 第900章 晴天霹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倒着念?

    花想蓉的话令剑晨与凌尉神情一怔。

    悲落这个名字确实很奇怪,天下间哪有什么姓悲的人?

    是以无论凌尉也好,剑晨也罢,都认为这不过是那日隐魂去青城派时,胡乱编造的一个名字而已。

    事实上,凌尉在这五年里,也确实没有探寻到半点有关这个叫做悲落的人的消息,直到后来他现那悲落就是隐魂后,脑海中已经自行将悲落二字抛在脑后,那个害他青城派的人,就叫隐魂!

    谁曾想花想蓉一开口,竟又将悲落二字提了出来,莫非,在这个古怪的名字里,也暗藏着玄机?

    “悲……落,落……悲?”

    对视着的两人不由自主地按照花想蓉的要求将那两个字倒着念,只念了一次,凌尉还未怎样,剑晨却突然心头一跳。

    落悲,落……落?

    洛!

    因为他自己的身世,对于洛这个字极其敏感,洛与落同意,而将悲落两个字倒过来念后,洛悲!

    这个姓名顿时便要正常得多!

    洛悲……这人,也姓洛?难道……

    他相信花想蓉不会无的放矢,不管是悲落也好,洛悲也罢,这两个名字所代表的人他剑晨都不认识,那么花想蓉叫他倒着念的意思便已经可以猜测了。

    洛悲,难道正是他洛家之人?

    此时,凌尉虽然比剑晨慢了半拍,也从中念出了这个洛字,顿时身躯一晃,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剑晨。

    剑晨双拳一紧,向花想蓉沉声道:“蓉儿,洛悲是谁?你的意思是,那隐魂的原名,就是叫做洛悲?”

    花想蓉叹息一声,两人的反应早已落入她眼底,而从剑晨那微微有些颤抖的嘴唇,她知道,那表面上的沉稳却也无法掩盖住内心的慌乱。

    “他……”

    花想蓉咬了咬牙,当她在无双阁中第一次见到这个情报时,便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这事情终究会被剑晨知道,就算她不说,再过不了多久,隐魂自然也会找上门来。

    与其到那时让剑晨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听到这个噩耗,倒不如……

    “不错,这个洛悲,正是你洛家之人,并且……说起来,他应该算是你的表哥!”

    此言一出,剑晨身躯一晃,大脑里轰的一下突然一片空白,只有眼睛瞪得老大,颤声大吼道:“你……你说什么?”

    这世上,他竟然还有一个亲人?

    表哥?

    这个称呼显得是那么地陌生,陌生到剑晨根本不敢相信,有一天,竟然会从自己的口中叫出表哥这两个字。

    而更令他不敢置信的是,那个一直在暗中与自己作对的隐魂,其真实身分竟然会是他洛家的人,还是他的表哥!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既然已经开了口,花想蓉当即将心一横,不再去管剑晨的神情,将她那清冷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传入剑晨耳中:

    “确切的说,他应该叫洛易才是,而洛悲,乃是他的父亲,也是……”

    花想蓉犹豫了下,终于道:“也是你洛家真正的上一代家主!”

    “什么?!”

    上一次震撼还未从脑中褪去,花想蓉又向他的脑中轰去了一道惊雷。

    “洛悲,是洛家的家主?不可能!”

    剑晨咬牙道:“洛家的家主分明是我的父亲……”

    说到这里,他心底一寒,想到了已然长眠于剑冢葬剑池那以剑为墓中的父亲……洛寒。

    花想蓉摇了摇头,目露不忍,叹息道:“你的父亲洛寒确实是洛家的家主,可是你又是否知道,洛寒伯父……其实原本只是洛家的一脉旁支而已,是他杀了洛悲全家,从洛悲手里,接过了沾满鲜血的洛家家主之位!”

    砰!

    无力之下,剑晨连退数步,后背狠狠地撞在房中墙上,可是身体上的震动怎么比得过他内心的震动,花想蓉的说法,几乎再一次颠覆了他长久以来的认知。

    难道……这就是为什么当年天下剑门中人群起而动,非要屠杀他洛家的真正原因所在么?

    剑晨苦笑一声,之前在衡阳洛家老宅中独斗群雄时,他心中便有着这样的一份疑惑。

    那些人,断剑联盟的那些人,里面不可否认有一些贪生怕死,甚至人面兽心之辈,可除此之外,也仍有许多心存侠义的正义之士,他们为什么会联合起来作出灭杀洛家的举动?

    如果说,天下剑门其实才是正义的一方,那岂不是说……他洛家才是邪恶的一方?

    而花想蓉的话也恰恰表明了这一点,如果父亲洛寒当年真正做下了如此血案,那么,其后洛家再被灭,岂不是天理报应?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花想蓉一见剑晨那越来越显苍白的面色,心中一痛,连忙叫道:“洛悲虽然是你爹爹杀的,可是,那根本不是他的本意,他也是受人陷害!”

    “谁,是谁?!”

    剑晨的双目已然充血,听到花想蓉的话,他猛得一把捏住她的双肩,声音猛烈的像是愤怒的野兽,愤然大喝不止:

    “是谁,到底是谁?”

    花想蓉肩头一疼,以她的轻功,想要躲闪剑晨几乎失去理智之下的一扑并非难事,可她却生生止住了躲避的念头,任由剑晨这几乎可捏碎她肩骨的双掌死死捏在她的肩头。

    “是五毒教!”

    强忍着疼痛,她的声音明显也提高了一些,而说出来的话,也令剑晨神情一顿。

    “五毒教?”

    早在十三年前……不,如果算上父亲杀害洛悲的时间,这个时间还要更早,早在那时,五毒教就对他洛家动了手脚?

    “是十六年前!”

    花想蓉死咬着银牙,肩头的剧痛越来越严重,她却仍一声不吭,只是叫道:

    “十六年前,五毒教教主乌和泰在你父亲还有你们那一支洛家族人的身上……种下了初代沥血丸之毒!”

    “沥血……丸?”

    剑晨口中讷讷地重复着,话及此处,他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也已经消失。

    为什么当世只有他一人能够练成整部玄冥诀?

    是因为他的天资比之雷虎郭传宗等人都要高么?

    事情显然不是这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