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911章 前尘旧事

正文 第911章 前尘旧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萧家被灭时,萧莫何正闯荡在外,而当萧家大祸临头时,他却也及时收到了风声。

    以萧家那时在江湖中的地位,有人欲对萧长青不利,仗义相助或是暗中报信的人自是不少,所以,在萧家被灭之前,萧莫何本是有机会赶回的。

    可是那时……他却正在救治一位朋友。

    被他救治的人,是丐帮帮主郭怒!

    确切的,那时的郭怒还不是丐帮帮主,乃是与萧莫何一样,四处闯荡天涯的豪情少侠。

    年轻时的萧莫何继承了乃父的慈悲心肠,莫是深交已久的郭怒,就是江湖中随便哪个路人,他也会尽心救治。

    而那时郭怒的症状来得奇特,以他那时只差其父萧长青一线的医术,竟然也在冥思苦想数月之后,才能确定对症之法。

    而萧家大祸临头时,正是他救治郭怒到了紧要关头时,那时的他,根本无暇分身他顾。

    而其实,萧家除了医术无双之外,家传武学也颇为精妙,萧莫何相信,凭着江湖中众多朋友赶相助,再加上萧家本就不弱的实力,那莫名出现的仇家,未必能动得了萧家分毫。

    正是抱着这种乐观,再加上他确实也无法分身,所以在那场大难来临时,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回。

    可随后几日传来的消息,却令萧莫何心神大震!

    萧家,那个江湖中人人敬仰的萧家,竟然在短短几日内,被人连根拔起,当世除了自己之外,竟然再无一个幸存者!

    这怎么可能?!

    心神大震之下,他出针终究出现了偏差,对于郭怒的治疗也功亏一匮,没有完全将之治好,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失手。

    萧家被灭,这对萧莫何来无疑是个怎么也无法相信的晴天霹雳,而更令他心如刀绞的是,萧家大难临头时,他竟没有守在父亲的身边,到了最后,萧家更是被人一把火烧成了灰烬,他连父亲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着。

    世事往往祸福相倚,萧莫何那时没有回到萧家,虽然无法见到亲人最后一面,但却也令他侥幸逃过了一劫,否则,以当日毁灭萧家的势力之强,多他一个,也不过只是多一具尸体而已。

    可萧莫何却并不因此感到侥幸,他有的,只是无尽的悲伤与失落。

    萧家灭了,而郭怒他却也最终没有完全治好,此之一役,亲情他无法顾及,而与他有生死与共交情的郭怒,他却也失了道义,因为自己的关系,令郭怒承受了本不该再承受的伤痛。

    两者相煎,那时萧莫何的哀痛实不足以为外人道。

    几近崩溃之下,他心中唯有报仇二字,可仇家的势力实在太大,单单靠他一人,完全无法成事,不仅无法成事,作为萧家唯一的后人,他还得承受来自于那仇家的追杀。

    无奈之下,他只得遁入长安附近的无名群山中,利用之前闯荡江湖时发现的一处绝妙山谷落脚,这才算稍稍安稳了下来。

    那时的萧莫何虽然突遭大变,但心性仍有乃父之风,他在外闯荡,结交下的生死兄弟也是不少,可当知道仇家实力之强时,他根本不愿让自己的那些兄弟为了自己冒险,于是选择了隐姓埋名,独自在那山谷中苦熬岁月,希望有朝一日功力大进,好亲手为萧家报仇!

    只是那仇家实力太强,欲想报仇绝非一朝一夕之事,所以安顿下来的萧莫何,第一时间做的,却是另一件令他感到愧疚的事情。

    那便是郭怒的病症!

    那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罕见至极的病症,发作时,郭怒仿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原本的义气男儿,在发作时竟全身充满戾气,变成一个见人就杀的魔头,可当他发作过后一段时间,却又会变回原本的心性,并且连之前的记忆也不留半点。

    郭怒怎么会变成这样,这是萧莫何一直想不通的事情,若是失心疯,但却又不像,发作时的郭怒根本不是变成一个疯子,而是一个冷静到可怕,冰冷无情的绝世煞星。

    而他当时救治郭怒所采用的法子,乃是以家传针灸之法,配以他精心调制的药物,想要将郭怒体内那时不时冒出来的戾气输导出来,借此来令他保持本心。

    这法子因为萧莫何最后一针的偏差,不仅没有将戾气全数输导出来,反而被封存进了郭怒的经脉之中。

    虽然这样一来,郭怒体内的戾气暂时也无法发作,可这毕竟是个大大的隐患,当时萧莫何就发现,那戾气虽然被封存,但还一直在郭怒的体内滋生疯长,总有一日,会冲破他封存的针力,若到那时,郭怒必然无法承受那戾气所带来的冲击,会对他的大脑造成怎么样的影响,这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郭怒戾气的发作只怕拖不了太久,是以那时萧莫何第一时间想到的,仍是怎么样补救自己的失误,好让这戾气从郭怒的体内排除出。

    山中无岁月,他这一苦心钻研,便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里,他冥思苦想了许久,竟然让他渐渐发现……

    郭怒的病症,只怕并非是外力所致,而是他自己在……修炼着什么邪功!

    这一发现令萧莫何心伤不已。

    如果真的是这样,是因为邪功导致的戾气滋生,那么郭怒在清醒时就必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可他却从未向萧莫何透露过半句。

    也就是,他自己是早已预料到了修炼此功法会导致的后果,所以才来找萧莫何求医,想要将练功所导致的副作用撇除,从某种意义上来,他这是在利用萧莫何!

    可他又不明言,任凭萧莫何挖空了心思寻找救治之法,甚至还因此错过了萧家大难时,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

    在发现了这一点后,萧莫何抱着不敢置信的心态,继续对郭怒当时的病症深入研究,在又花了半年之后,他终于能够确定,这一切,确实是他郭怒……自作自受!

    可是,他的自作自受,却让自己……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