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暗叹往昔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暗叹往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救命……啊!”

    唐玄宗正眉头紧锁地思量着心事,突然一声颤抖的呼叫将他拉回了现实。

    差点将他给忘了呢……

    听到这声音,唐玄宗不由苦笑不已,这声音他很熟悉,曾经还是他的兄弟,可是现在……

    他大为头疼地摇了摇头,目光望一侧屋顶上看去。

    那里,有方才被他托上屋顶的一个人,郭怒。

    此时此刻,郭怒正腿肚子打颤,双手死命扒拉着两片看起来快要支撑不住他身体的瓦片,斜斜地吊在房沿上,看起来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从高高的屋顶上掉下来,这令郭怒吓得鼻涕眼泪糊了满脸。

    唐玄宗怔了怔,郭怒这个名字在他心目中一直是武功绝顶的代名词,刚才情况紧急,一时之间他却也没去选个好地方,将郭怒丢去的那个屋顶乃是以正脊的方法修成了中间高两边斜坡往下。

    这本来没什么,一般就算是入门境弟子,或者稍微强壮些的普通人,都能安然处于其上不至于滑落。

    可偏偏郭怒却不行,若按年纪论,他也是七十好几的古稀之年,没有了武功,以他现在这行将就木的体力与反应,这寻寻常常的屋顶竟也是个可以要他命的凶险所在。

    唐玄宗暗叹一声,看着这个曾经与他有过生死交情的垂垂老者,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

    这里是皇宫,自然事事不需他亲自出手,早有人接到指示,飞身上了屋顶,将郭怒解救了下来。

    脚踏实地,郭怒被两个侍卫架着,拖到了唐玄宗的面前。

    直到现在,他的两个腿肚子还在抽着筋,不是靠那两人架着,恐怕早就跌坐在地上。

    一阵淡淡地骚气随风飘入了唐玄宗的鼻腔里,这令他皱了皱眉,四周早起了无数火把,将这破乱的偏院照得如同白昼,郭怒裤档间那湿漉漉的景象自然落入他的眼底。

    一代高手,竟然因为害怕而尿了裤子!

    “老郭,你……这又是何苦!”

    即便是心坚志硬的唐玄宗,在见到这一幕时,眼眶也微微有些湿润,对于郭怒的遭遇更加心有戚戚。

    “啊,啊……”

    郭怒似乎这时才回过神来,但见眼前与他说话那人威严隆重,顿时大喜道:“这位老兄,你认识我吗?太好了!”

    他正在焦虑,是尹修空将他带入了皇宫,可现下那小子却又被萧莫何一把抓走,独留了自己在这里,他人虽然疯疯癫癫,却也知皇宫大内乃是禁地,擅自闯入可不是闹着玩的。

    此时惊见眼前这位一看就不同凡响的人竟然知道自己姓郭,顿时庆幸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这让他如何不喜?

    “放肆!”

    岂料他话音未落,左右夹着他的侍卫厉眉冷喝,左边那位更是火爆脾气,抬手就想打他两个耳光。

    当今天下,有谁敢称圣上为“这位老兄”?

    “罢了……”

    唐玄宗摆了摆手,阻止了那侍卫的动作,叹息不已道:“说起来,他称朕一声老兄也不为过。”

    “来人!”

    随即又沉声一喝,偏院门口立时传来回应,跌跌撞撞挤进来两个贴身太监,口中应着喏,半弯着身子等候唐玄宗的命令。

    “将他带下去,好生梳洗一番,从今往后……”

    唐玄宗感概着打量着郭怒,龙目中划过一丝悲叹,缓缓道:“就让他在宫中……颐养天年罢……”

    说到这里便即住嘴。

    郭怒固然疯疯癫癫,唐玄宗其实从另一个层面来讲,何尝又不羡慕于他,至少,他已经疯到可以不理世事的程度,不像自己,每日里心力疲乏,内忧外患还不知何时才能去除,一扫心底阴霾。

    罢了……

    他心中叹息,在心底苦笑自语,郭老哥,咱们兄弟俩曾经许下生死与共的誓言,如今也算造化使然,若我大唐江山可保,你自生活无忧,否则……

    咱们老哥俩就顺了那句生死与共,一同去地府报道罢,黄泉路上也好作个伴!

    安禄山与史思明,安史之乱,无时无刻不像是两座巨大的石头压在他的心底,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却不想,唐玄宗这头尚在暗然神伤,而那边,郭怒被侍卫交托到太监手上,竟然也不走,任由两个太监小心搀扶着,他很不好意思地搓着双手,腆着脸看向唐玄宗,干笑道:

    “那个……这位老兄,救人救到底,与老叫花子同来的还有个小女娃,总不好叫她饿死了吧”

    此言一出,唐玄宗固然怔了怔,周遭围拢守卫在唐玄宗左右的禁军侍卫更是人人面露不屑地瞪了郭怒一眼,心说你这老不要脸的,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带个小女娃入宫,这是想在临死之前体验一把当皇帝的感觉么?

    倒是唐玄宗心知郭怒就算疯了也不是这样的人,是以眉毛抬了抬,立时便有察颜观色的人会意,顺着郭怒手指的方向,去到那处他们先前隐匿的杂物房中搜索。

    好在刚才萧莫何是背身出拳,被毁了大半的偏院中狼藉一片,可那间杂物房却不在他攻击范围之内,尚能保存完好。

    进入杂物房中的两个侍卫只片刻便又退了出来,其中一人的手中果然抱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在经过了刚才的那场大战之后,她竟仍处在昏迷中一动不动。

    唐玄宗看了一眼被抱出来的妹妮,眉头也是皱了皱,妹妮虽然为了在中原方便行事而特意改换了一身汉人的服饰,可唐玄宗却从她头戴的饰中认出,其中的几件,乃是属于苗人才会喜欢佩戴。

    这个小女娃是苗人?

    他疑惑了一下,不由看向郭怒,沉声问道:“郭老哥,这小女娃是何人?”

    郭怒前几年并不是一直疯疯癫癫,偶尔也有清醒的时候,而据唐玄宗所知,他曾经与苗疆中的千毒蛇王有过生死大战,以他对郭怒的了解,他是绝计不会与苗疆中人有任何来往的,就算有,也是分生死的来往。

    这样的郭怒,怎么可能带着一个苗人女子潜入了皇宫中?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