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唐玄宗的回忆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唐玄宗的回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剑晨的拳头握得咔吧作响,咬牙冷厉向唐玄宗问道:

    “既然无仇无怨,乌和泰为何要害我洛家?”

    这是他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可惜上次见到乌和泰时,他已经死在了天牢里,这个问题便一直憋在他的心里。

    唐玄宗叹息一声,龙目中也有着愤然,道:“谁能想得到,他找上洛家的唯一理由,就是毒心罗刹!”

    “毒心罗刹?”

    剑晨目光一凝,追问道:“她是谁?”

    唐玄宗道:“她是当时洛家家主洛悲的夫人,在嫁入洛家之前,她乃是蜀中唐门年轻一代中数一数二的使毒天才。”

    “唐门?”

    剑晨面色一沉,若不是唐玄宗提起,他几乎忘了这个门派,认真说起来,他与唐门也有着一段恩怨。

    当初若不是唐门天影中人唐子昱在洛家旧宅伏击于他,花想蓉也不会险些香消玉殒,可是后来唐门近乎全灭,这一段过往也就被他放下。

    结果原来,他洛家早在多年前,就与唐门有过这样一段交集?

    唐玄宗道:“毒心罗刹于使毒一道当真天资过人,而五毒教的前身为苗疆五圣坛之一的风蜈坛,苗疆中人重蛊而轻毒,是以在用毒一道上,即使是当时已成五毒教一教之主的乌和泰,只怕也在某些方面多有不如毒心罗刹的地方。”

    对于乌和泰陷害洛家的事情,剑晨多少已经知道,他没想到的,只是乌和泰竟只是因为洛家里有一位毒心罗刹,于是便心狠手辣的对洛家全族人下手!

    唐玄宗叹息道:“你娘后来嫁入洛家时,朕已登基为帝,对于这个向来疼爱有加的妹妹,朕当然会刻意照拂,可谁能想到,与洛家毫无交集的乌和泰仅仅因为想要利用毒心罗刹为他破解玄冥诀之秘,就暗中向洛家下手?”

    “当朕得知时,这一切都晚了,你的父亲已经深中沥血丸之毒,还杀了洛悲与毒心罗刹,成为下一任洛家的家主。”

    “这还不算,当朕派去洛家的密探回报时,洛家所中的沥血丸之毒早已扩散到每一位族人的身上,可以说,从那时开始,洛家其实早已经被灭门,成为乌和泰试验他那沥血丸的坟地!”

    剑晨额上青筋暴起,此时此刻,他只恨自己当初在苗疆时那一箭射得不够准,没有当场取了乌和泰的狗命,好亲手为自己的族人报此深仇。

    “那时……已经没法阻止了么?”

    剑晨死死咬着牙齿,目中精光闪烁地看着唐玄宗,厉声道:“难道就因为这个原因,洛家的人就都该死?”

    要知道,当初的沥血丸并不完善,其威力也不像现在这般,只要一颗沥血丸入口,那人便会成为一具没有思想的毒尸。

    从剑晨的记忆中,娘亲在洛家被灭当晚,必然是有着自己的神智的,也就是说,当初的沥血丸,并不会将人完全变成一具毒尸才对。

    更何况,即便是现在,他的弟弟洛曦与靳冲两人,在中了萧莫何的沥血丸后,固然神智顿失,变成了萧莫何的兵器,可却仍还有着办法可以令两人恢复神智,现在如此,当年并不完善的沥血丸,应该更好破解才是!

    “并不是那样。”

    唐玄宗摇摇头,叹息道:“当年洛家所中之毒虽深,其实也仍有着办法可以解除的,当年朕只知道洛家有异,但暗中下毒的人是谁却还没查到,可那时也曾派人去往剑冢,向你爷爷道明了所知道的一切。”

    他顿了顿,看了一眼剑晨的神色,伍元道人虽然是他的爷爷,可却也是亲手将剑晨的娘亲杀死的人,这其中的纠葛实在令人叹息。

    剑晨的面色却很平静,只是灼灼地盯着唐玄宗,等待着他的下。

    唐玄宗这才道:“不得不说,你爷爷实在是我认识的人中,一等一的惊才绝艳人物,当得知洛家有事后,本已遁入道门的他赶忙下山,前往洛家探查情况。”

    “那时我们都还不知道洛家所中的是沥血丸之毒,可你爷爷却已在洛家族人的血液中现了端倪,那时他曾要求朕为他保护洛家,他要闭关,全力研制出可以解除那毒素的解药。”

    “他叫你……保护洛家?”

    剑晨一听,那平静的面色立时起了变化,咬牙道:“既然他有能力解除那沥血丸之毒,又拜托你保护洛家,可是你!”

    唐玄宗苦笑道:“这事情确实是朕有亏于你洛家,可那时,朕确实也无可奈何。”

    “洛易,你应该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吧?”

    说到这里,他突然转换话题,向剑晨提起了洛易这个名字。

    “隐魂!”

    剑晨咬牙道:“他是当年洛家家主洛悲的独子,算起来,应是我的表哥,但他也是隐魂,在背后作了许多事情,将我一步步推向了如今这个万劫不复的地步!”

    “是……他是隐魂。”

    唐玄宗揉了揉眉心,苦笑道:“你父亲杀了洛悲,隐魂勉强逃过一劫,后来竟成了宫里的一个小太监,在一次无意中,朕现了他的身世,他毕竟是洛家后人,也算是一个受害者,是以朕便将他收归门下……”

    “当时我对他说,想要报仇,就跟我走,本意其实并非想让他找上洛寒报仇,而是要将隐藏在幕后的真凶给找出来!”

    “可是那时的隐魂杀心已经极重,再加上身体遭受不可磨灭的重创,更令他的心智变得扭曲,于是在一次朕前往骊山别院与财神等人商讨洛家之事时,他偷偷溜出了宫去,在江湖中杀了几个人。”

    “这些人无一不是江湖中各大门派的佼佼者,他在杀了这些人后,俱都在其身上留下了属于洛家武功的影子,其目的,便是要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洛家。”

    说到这里,唐玄宗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隐魂的心计很毒辣,他将这些人引去洛家,那么洛家因沥血丸之毒而起的异变,便再也隐瞒不住。”

    “这其实也没什么,有朕在,这些江湖门派未必敢做些什么,可是……这件事闹得实在太大,竟然惊动了一个人!”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