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怎么报?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怎么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想不到当年的事情竟然如此复杂。

    剑晨来皇宫,是为了尹修空,为了妹妮,更为了问问这个名义上的舅舅,到底在当年洛家的事情上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从唐玄宗这里,他得到的,比他想知道的还要多得多。

    洛家被灭的谜团算是真正解开了,然而当中牵扯到的纷乱与复杂,却又像是一团乱麻在他的脑海中绕了一圈又一圈。

    仇,还是得报,可是该找谁报?

    找乌和泰?

    他是这一切的事情的源头,可是他却已经死了,甚至就连五毒教,现下也已是名存实亡。

    找鬼兵域?

    鬼兵域当年作下的事情,下达屠灭整个洛家命令的人,却是他的爷爷,鬼兵域的人听令办事,又何罪之有?

    找天下剑门?

    他们当年围攻洛家,说到底也是因为隐魂杀了他们门派中人,别人其实……也只是在报仇而已,更何况,当年若只是剑门来袭,洛家有唐玄宗守护,其实根本并不畏惧。

    那么找安禄山呢?

    安禄山在这件事情中,根本什么也没做啊!

    所以还是找隐魂吧?

    毕竟是他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以至于唐玄宗不敢再庇护洛家,以至于伍元道人出关后无奈之下选择了国家为重。

    可是……隐魂却也是洛家的人,更何况,是自己的父亲害得他家破人亡,也害得他身受非人之苦,归根结底,隐魂固然可恶,但换位思考,剑晨自问若处在隐魂的位置上,恐怕也难心平气和忍气吞声。

    仇,找谁报,这是个问题,而还有另一个问题。

    当年洛家之事到底牵连到了无辜,其他人剑晨不知道,可他的结拜大哥,一直在他身后帮助他的雷虎,却也是当年的受害者之一。

    雷虎要报仇,目标到要比剑晨简单直接得多,命令是伍元道人下的,他要报仇,找伍元道人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是伍元道人已经死了,作为他的徒弟与孙子,雷虎就是直接找上他剑晨,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父债子还,这是江湖中早就约定俗成的规矩。

    对于雷虎,剑晨不会有丝毫隐瞒,下次见到他时,定然会将真相如实相告,可是这样一来……两人之间那惺惺相惜的兄弟之情……

    剑晨深叹了一口气,不知道的时候拼命想知道,可知道了之后,不仅没能让他好过半点,反而更凭添了更多的烦恼。

    唐玄宗静静地等着他,没有再开口,也没有催促。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从中或许还有一些隐瞒,可也不影响事实的真相,对于剑晨,他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这孩子,是自己当年最疼爱的妹妹所生,照说,如果没有当年的事情,剑晨乃至整个洛家,都会因为他这个当今圣上而飞黄腾达,以唐玄宗曾经对妹妹的疼爱,就是直接封给剑晨一个亲王也不为过。

    只是很可惜,原本一个看似前途光明无限的洛家,却因为乌和泰的一念之差,亲手促成了洛家绵延十三年的惨事。

    他将乌和泰囚禁在天牢,当中除了某些原因之外,也未尝没有抱着想好好替妹妹出口气的想法,然而现下乌和泰已死,这口气到底出了没有,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

    过了良久,剑晨来时还是青天白日,现下大明宫外却已灯火通明,只是没有唐玄宗的传唤,没有人敢入内替宫中也多点上几盏烛火而已,是以大明宫中越加的昏暗起来,将他与剑晨,还有郭怒的身影拉得老长,随着仅有的几盏昏暗烛火摇摆不定。

    就如同剑晨现下的脸色。

    终于……

    “妹妮在哪里,我要带走她!”

    剑晨的面色终于定住,他咬了咬牙,又甩了甩头,将心中纷乱的思绪强行压下。

    现在想太多又有何用?

    仇依然是要报的,乌和泰死了,那他便将五毒教的残余一一找出来,一个也不放过,安禄山或许只是想要有所行动而还没动,但他却是促成了唐玄宗与伍元道人改变主意的关键人物,洛家被灭从另一个角度说是因他而起也不为过,这个人又怎能放过?

    甚至,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大唐皇帝,又何尝不是一手促成当年惨事的元凶之一?

    饭要一口一口吃,而仇也要一步一步去报,待将当年牵连其中的人全都找出来后,雷虎那边……

    将命交给他,又何尝不可?

    现下最紧要去做的,还是先解决洛曦与靳冲身上的沥血丸之毒,这两人体内的毒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洛曦是他的亲弟弟,无论怎样,也是他洛家之人,他不可能不管不顾。

    “妹妮……你说的是那苗疆女子?”

    “还不能给你。”

    唐玄宗眉头皱了皱,没想到剑晨思虑许久,竟提到了这个看似与先前谈话内容根本不相关的人身上。

    “不能给?可是……”

    剑晨抬眼看着他,一步不退道:“今日,我必须要把她带走!”

    唐玄宗摇了摇头道:“你要带她走,是想带她的尸体走?”

    “什么意思?”

    闻言,剑晨大踏一步,周身上下战意重,唐玄宗这句话,无异于是一个威胁。

    “别误会。”

    唐玄宗龙袍一摆,面对剑晨骤然再起的气势,淡然道:“朕不是在威胁你,而是在说一个事实,你口中的妹妮,现在情况很不好。”

    “若非朕令御医替她金针活脉,只怕在你来到皇宫之前,她就已经死了。”

    剑晨的战意不减,盯着唐玄宗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唐玄宗苦笑道:“朕对她做了什么?救了她的命而已。”

    “你既然一开口就提到她,想来必是知道这苗人女子的身份,她修有灵蛇篇秘法,早已在自己身上种下蛊毒,这蛊毒应与她身边某个极重要的东西联系在一起,若是那东西失去,她的命也就不久矣。”

    “重要的东西?”

    剑晨目光一闪,想到了一物。

    “不错。”

    唐玄宗道:“想来这东西她失却已久,可至今却只是昏迷,这已经是很奇怪的事情,但自从半月前,她的情况便已在不断恶化,若非朕派御医悉心救治,只怕早便没了性命。”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