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合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望着手中的冰寒熔岩,剑晨的目中也现出一片迷离。

    曾几何时,他初遇青鬼王,也就是萧莫何时,曾经从他的口中听到过一句话,也是他次从别的人口中听到有关玄冥诀的事情。

    玄冥有三,一曰守,二曰攻,三而合!

    当时的他对这句话一直抱有疑惑,守与攻,这很好理解,可合是什么意思?

    初时他以为是攻守合一,可直到现在,他才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玄冥诀总归还是从沥血剑中演化而来,沥血剑乃天下第一凶剑,光是其散出的气息威压,就可令人心智大丧,若是定力稍有不足的人,当场被冲击成一个傻子也是寻常事。

    创出玄冥诀的那位前辈是谁,剑晨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可他却知道,那位前辈也是位惊才绝艳之人,若是完全按照沥血剑来复刻玄冥诀,那这玄冥诀功法当中所蕴含的血腥暴虐之气,将是无人可以修炼完成的。

    他当然不想那样,更何况,就算真有人能练成,也不过是练成了一柄人型凶剑而已,世上既然已有沥血剑,又何必再来一柄人型凶剑?

    所以他便将玄冥诀分拆了出来,将沥血剑的气息提取而出,从中平分成了两部分。

    一个,是玄冥之一的守,另一个,是玄冥之二的攻。

    其实,玄冥诀就只得这两部分而已,玄冥之守,守到极致,玄冥之攻,攻到极处,这已是世上最完美的功法,根本不需要画蛇添足,再弄什么攻守合一。

    毕竟功法是死的,人却是活的,难道在攻击的时候,就不能留两成力道用作防御?还是说,在防御的时候,就只能被动挨打,而作不出任何的反击?

    脑子若僵化到这种程度的人,又怎么可能创出玄冥诀此等惊世功法?

    所以那位前辈的初衷,应该只是想创造这两部分而已,这已是完美的两部分!

    可惜,或许就连那位前辈也没有想到,他如此将沥血剑的气息硬生生分离,却始终无法真正磨灭掉沥血剑本身的那凶厉之气。

    当守与攻分别修炼到极致,攻守之间再无一丝隔阂时,属于沥血剑的气息,终于迎来了结合的契机!

    玄冥之三是没有口诀的,也没有任何功法,因为这本就不在那位前辈创此功法的初衷之内,这只是玄冥一二部修炼到极致,自然而然回归本源的一种方式。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当世无数人想要得到玄冥诀,可无论怎么努力,却都只能找到玄冥诀之一二。

    之前苗疆中一直有一个传说,而这个传说也是最终导致五毒教的前身风蜈坛脱离五圣总坛的原因所在。

    那便是,从完整的毒经总纪中,可以得到玄冥之三!

    这是传说,却也是事实,得到完整的毒经总纪,便能一次得到玄冥一二,再将之修炼到极处,确实可以拥有玄冥之三的力量,可惜却没有人知道,玄冥之三的力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会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五毒教一心想将毒经总纪补齐,乃是总认为自己得到的毒经总纪并不完整,因为从那上面,乌和泰只能悟出玄冥诀的前两卷,对于第三卷一直摸不着头脑,所以,他认为毒经总纪必然有着缺陷,这才一直耿耿于怀想将之补齐。

    他却不知道,若是能将玄冥一二两卷修炼到极处,那玄冥之三自然便会出现!

    可叹乌和泰一生走火入魔,不惜犯下天下的罪孽,其实却是走错了路……

    当世只有剑晨一人可习得完整的前两卷,这不是没有原因的,玄冥诀乃是惊世功法,本就晦涩难明,能习之一卷已是天大的福分,而剑晨之所以能习得前两卷,却是因为其本身血脉中就具备了一丝沥血剑的气息在内。

    正是因为这丝气息的存在,变成了调和第一卷与第二卷之间被创出此功法的前辈将沥血剑气息生生隔离的气机纽带。

    玄冥诀的秘密没有人知道,就连号称无所不知的水月府,也只是模糊的知道若要得到玄冥之三,就非得先将前两卷修炼完成不可,可这是为什么,却是不知。

    这也是为什么,尹修月一直抓着剑晨不放,口口声声只有剑晨才可以解开玄冥之三秘密的原因所在。

    这当中的诸多种种,剑晨其实好多都不知道,可当下却只有他一人获得了完整的玄冥诀,可以说对玄冥诀的理解,当世已无人比他更加了解。

    所以,在掌心血色气劲狂暴的同时,心底一直未想通的一丝明悟就此升起。

    灵蛇寨的边缘,一群人如同石化了一般,没有任何动作,只有那血色的熔岩在跳跃沸腾,直到良久之后。

    刷——!

    剑晨右掌猛得一握,那血色的气劲如同出现时那般,突兀地消失在他的拳头里,就像是用手掐灭了一盏烛火。

    扑通——

    扑通——

    仿佛定身咒被解除,当场数十个人如同割了的麦子一般齐齐倒地,只有三个人还能保持着站姿不变。

    剑晨、花想蓉与卢蒙卡。

    收了气劲也等于收了气势,始作俑者本是剑晨,他当然神色如常,而花想蓉也只是大喘了两口粗气,并无太大变化,只有卢蒙卡……

    他的眼中由木然变得清醒,紧接着,又浮现出一抹强烈的恐惧。

    刚才……生了什么?

    他心下一颤,脑海中剑晨掌心里的东西一直在跳动,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挥之不去,这,就是他恐惧的根源所在。

    咕咚——!

    又隔了许久,只见卢蒙卡的喉头一动,不知道是咽了下口水还是涌上嘴边的鲜血,面色刷得一下变得苍白。

    “怎么样?”

    剑晨等他终于有了反应的能力,才冷笑道:“刚才那个就是玄冥之三,你为什么会怕呢?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么?”

    “我,我……剑少侠,你说笑了,卢某何德何能,怎能染指玄冥诀?”

    闻听此言,卢蒙卡身躯猛震,豆大的汗珠像是不要钱一般滚滚而落,他的人,已然虚脱无比。

    (本章完)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