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 葬剑池中事

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 葬剑池中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找到了?他在哪里?”

    郭传宗惊得跳了起来,随即一脸涨得通红,冲上前就将剑晨的手臂抓住,急切问道:“在哪里?”

    突然想到了什么,迫不及待到根本不等剑晨答话,身形一闪就要往楼下冲去。

    在他想来,剑晨既然找到了郭怒,那么自然没有不将他带来见自己的道理,与其浪费时间去问,倒不如直接下去看看,说不定……爷爷就在楼下笑咪咪等着自己!

    说到底,他虽然表面上没有表露出什么,可郭怒毕竟是他相依为命的爷爷,若说不挂念他,又怎么可能?

    “慢着!”

    剑晨反应也是不慢,回身一把将他抓住,叫道:“你急什么,你爷爷他并没有与我一道回来!”

    郭传宗一愣,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委顿下来,低着头呐呐道:“没有么……”

    剑晨叹了口气,郭传宗的心情他哪能不了解,于是也不多卖关子,直接道:

    “放心,你爷爷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并且,他现在的状态还算不错。”

    郭传宗的眼睛一亮,急迫道:“真的?那他现在在哪里?”

    “真的。”

    剑晨勉强笑了笑,在大明宫中所见的郭怒,相比起在衡阳时见的,确实可以说状态好了许多,只是他还认不认识郭传宗这个亲孙子,就是两说的事情。

    “他现在……在皇宫!”

    “在皇宫?”

    郭传宗怔了怔,怎么也想不到,郭怒竟然跑到皇宫去了。

    他当然不会忘,当时郭怒是硬生生被尹修空抢走的,而尹修空的疯癫根本不比郭怒来得差,他怎么会带着郭怒跑到皇宫去了?

    该不会是六哥他……为了安慰自己……?

    剑晨看出郭传宗眼中的疑惑,连忙道:“我可没骗你,你爷爷似乎与当今皇上很熟,现在呆在皇宫里很安全。”

    顿了顿又道:“我之所以没有将他也带出来,主要也是为安全考虑,这次回来苗疆,我会将你们都带走,当然也会去接你爷爷,然后,去一个地方解决一下他们身体上的问题!”

    郭怒现下的情况他终究不愿过多向郭传宗提及,以免他心中忧虑,于是也使出方才雷虎的那一招转移话题大法,目光往四下里一扫,问道:

    “对了,尹修月与问傲天两人呢?”

    尹修月是尹修空的姐姐,他当然会有一些关注并且当日尹修月一直口口声声说,只要剑晨找到玄冥之三,她就有可能帮助尹修空摆脱以身炼剑的噩梦。

    现在的尹修空虽然看起来还算正常,可剑晨心中却一直有着不安,能够从尹修月那里得到更稳妥的处置办法当然更好不过。

    却不想,郭传宗却嘴巴一撇,道:“他们走了。”

    “走了?”

    剑晨一愣,这两人竟然独自离开苗疆了?

    “什么时候走的?”

    他紧接着追问道。

    郭传宗想了想,道:“就在你离开的五日后,他俩身上的恶蟒缠余毒已清,于是便不顾我们的劝阻,执意走了。”

    剑晨的眉头皱了皱,尹修月这一走会去哪里?

    她是水月府的人,并且在水月府中的地位不低,难道是收到了什么消息,这才连自己这个现在尹修月极不能舍弃的人都暂时不顾了?

    摇了摇头,现下却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留给他的时间本已不多,唐门那边还得赶紧走一遭才好。

    于是将洛曦与靳冲两人扶起坐好,对郭传宗道:“小郭,你替我护法,我先加固一下他们体内的压制力度。”

    顾墨尘毕竟疲累之躯,对两人的压制始终有限,现在要走,剑晨可不愿行至半途两人突然弄出些什么事来。

    郭传宗只是道了声好,脚下还没动,剑晨的面上已然浮现出一抹血色。

    对于玄冥之三他现在已经得心应手,虽然还不足以将两人身上的沥血丸之毒清理干净,可至少光就压制方面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难事。

    若是当初安伯天毒发时,剑晨能有现在这番修为,说不定,安安的爹爹就不会死。

    ————————————————

    花开两朵各表一只。

    此时此刻,就在剑晨刚刚到达灵蛇寨时,另一边的蜀中唐门外,也有一个刚刚抵达。

    尹修空!

    与剑晨在长安分别后,他也没有作过多停留,终于在七日后,来到曾经蜀中大派,如今却荒芜萧条的唐门。

    当初狼牙军伙同五毒教将唐门杀了个血流成河之后,唐门唯一幸存的那一支,唐门天罗堂,以及堂主唐无解,却并没有继续在唐门中居住下去。

    不知是受了暗算,还是作下此等诛灭同门的恶行后受良心谴责,唐无解于那一日后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并未在江湖中出现过。

    如今唐门被灭已过了快半年时间,其又不像凌尉那般还刻意在青城派山下弄出封山的假象,是以短短半年时间,曾经显赫一时的唐门被灭之事,早已在江湖中传播开去。

    现在的唐门就像曾经的衡阳洛家一样,变成了一座人人谈之色变,不愿靠近的凶宅。

    尹修空站在唐门门外,看着这座由辉煌转为落寞的巨宅,脸上浮现的却是冷笑。

    他从未在江湖中行走,当然不会对唐门此时的景况有什么感概之意,他的冷笑,来自于现在有可能正在唐门中的人。

    隐魂!

    他来唐门的目的就是隐魂,至于救援凌尉的事情,只当是师兄弟之间的一个玩笑罢了。

    咯吱——!

    沉重的木门被尹修空一伸手推开,唐门的大门在时隔半年之后,终于发出一声悲怆的叹息,缓缓往内双分。

    尹修空一脚踏了进去,全然没有半点想隐藏自己行藏的意思,甚至后脚还在门外,竟扯着嗓子高声叫道:

    “偷东西的混蛋,还不快给小爷滚出来!”

    滚出来……

    滚出来……

    空旷无人的唐门广场上,他那冷厉的声音一遍遍荡漾开去,给这满是孤寂死意的宅子带来了一丝生机。

    可是……能够回答他的,也只有回响而已,他来的目的,他想见的人,在哪里?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