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978章 坚固

正文 第978章 坚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悲……落!”

    剑晨重复着这个名字,看着面色森然的隐魂,也就是悲落,叹息道:

    “其实你早就知道,当年我的爹爹害了你全家,个中另有隐情。 .”

    “不错!”

    悲落冷冷一笑,道:“你想说五毒教是么?我当然知道,可那又怎么样?”

    他伸出一只手,举在剑晨面前,恨声道:“那样就能将洛寒手中属于我父母的血液清洗干净不成?”

    “杀人的,是洛寒,害得我变成人不人鬼不鬼模样的,还是洛寒,你是他的儿子,这些仇难道我找你还找错了?”

    剑晨默然,悲落的话当然有错,他父亲洛寒杀人,乃是因为乌和泰暗中使毒的关系,确切来说,虽然洛寒夺下了悲落父亲洛家家主之位,可其实……他也是受害者才是!

    现在五毒教几近全灭,乌和泰早死在了皇宫天牢之中,而两个受害者的后代却在这里兵戎相见,难道,这是对的?

    可惜悲落的心理早已扭曲,深种在心底十来年的仇恨种子早已生根芽,此时此刻,他还能怎么做才能消弥他心中的仇恨?

    没用的……

    来唐门之前,剑晨一边调养生息,一边也想了很多种可能,最后他现,他下山开始悲落在暗中做下的那些事情,现在已经不是悲落能不能消除对他的仇恨,而是他也有仇要找悲落报!

    两人之间有着同样的血仇,却也有着非杀对方不可的理由。

    剑晨摊开双手,又往悲落面前走了一步,沉声道:“你要杀我,现在我来了,凌尉呢?他与你没仇,而你却害了他青城满门,你先将他放了,咱们再来作个了断!”

    “哈哈哈哈!”

    闻听剑晨此言,悲落陡然仰头长笑不止,嘲弄的眼光看向剑晨,讥道:“你以为我只是想杀你?”

    咔。

    平举在剑晨眼前的右手猛然一握,冷笑道:“要杀你何必等到这个时候?早在你下山时,还是那个出师境界的低微武者时,我要杀你,岂不是更加易如反掌?”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面色陡然变得狰狞起来,死死咬着牙齿道:“我不仅要杀你,在你死之前,还要让你感受到我曾经所遭受过的痛苦,我要你……”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有在乎的人,一个个死在你的面前!”

    刷——!

    话音一落,他那紧握成拳的单手猛得下挥,一抹极强的气压从天而降,剑晨的肩头猛得一沉,而他的双眼也在这时怒睁而起!

    他看到了!

    在悲落的身后,那一直用白布覆盖着的,像是一堵墙一般的东西,因为悲落的挥拳,白布陡然滑落,让他看清了白布之下到底是什么。

    玉寒石!

    被覆盖在巨大白布下冒着丝丝寒气的东西,竟然是玉寒石!

    这东西剑晨不止一次在霸剑山庄见过,并且玉寒石中曾经封印了他爹洛寒,所以对其印象极其深刻。

    可他怒目圆睁的原因却不仅仅是因为玉寒石,还因为透过雾气弥漫的玉寒石内部,他看到了……人!

    凌尉!

    先看清楚面容的是凌尉,然而他的惊诧愤怒还没完,与凌尉并列在一起的,是尹修空!

    尹修空是先了他一步赶到唐门的,可来到这里后他却一直没有现尹修空的存在,与悲落的几句交谈还没来得及询问尹修空的下落,想不到……他竟与凌尉被冰封在了玉寒石内!

    “哦,好像我挡住了你?”

    悲落充满快意地观察着剑晨的脸色,突然想到了什么,呵呵一笑,他的身躯比剑晨高了一个脑袋,与剑晨面对面站着,确实将他的视线挡住了一部分。

    察觉到这一点后,悲落脸上挂着扭曲的快意,身体轻轻地往旁边一让,将被他挡住的那一部分示于剑晨眼前。

    然后……剑晨看到了,原来玉寒石中……还有第三个人!

    “安安——!”

    只是撇了一眼,剑晨那满腔的愤怒惊诧再也控制不住,大脑陡然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没想到,封在玉寒石内的人中……竟然还有安安!

    刷——!

    砰——!

    他的身躯陡然一幻,疾冲过悲落身前,右拳一凝,直接轰在玉寒石上,却不想,以他现在足可开山裂石的一拳,轰在玉寒石之上,竟然并未一拳以破之,他的人反而被自己造成的巨大冲击力反震而飞,以比来时更快的度飞退而去。

    砰——!

    后背狠狠撞在唐门紧闭的大门内侧,撞击力之强,只听嘎吱一声轻响,竟然将大门撞得整体往外鼓了开去,头顶上方扑漱漱掉落数块碎石瓦块,险些直接将唐门坚固的大门撞得塌了。

    “表弟,你的性子未免太急躁了些……”

    悲落没有趁机动手,他双眼放着精光,看着剑晨疾冲而去又疾退而回,仿佛就像是在看一场好戏,看得他快意凛然。

    回头看了看玉寒石,悲落眼底划过一抹戏谑,那玉寒石也并非完好无损,结结实实吃了剑晨一拳后,墙面上展开了一圈圈龟裂的痕迹,剑晨只需再多轰上几拳,想来也是可以将之破开的。

    只是不用想也知,悲落是绝对不可能再给他机会多轰上几拳的。

    “忘了告诉你……”

    他看着剑晨坐靠在大门后,双目喷火看着他的模样,打从心底泛起极之的报复快意,在心中呐喊着: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面上却极尽云淡风轻之能事,轻描淡写指着玉寒石道:“你应该还记得天陨寒芒吧?我将它给溶了,浸入了这方玉寒石里。”

    天陨寒芒,剑晨当然不会忘,当初就是这东西险些置他于死地,全靠花想蓉一身挡之,他犹记得,天陨寒芒乃是以天外陨铁所制,具有强的冰寒属性。

    “玉寒石本就是万载寒冰,我又加入了天陨寒芒进去,这下它经坚固程度便会大大提升,即使是你,不轰个百十来拳,也休想将之打破!”

    悲落冷笑着挥了挥手,一抹气劲往后拂过玉寒石上那被剑晨一拳轰得龟裂的地方,只见那气劲过处,龟裂之处突化作寒星点点,竟被吹得半点也不剩。

    玉寒石,重新又变得光滑无比!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