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995章 枪闪

正文 第995章 枪闪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永不会退!

    悲落的眼神陡然闪烁着固执的火焰,固执,是对他自己的固执。 .

    数十年的隐忍早让他有了心魔,身体下意识地,有了退却的动作,右腿在他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往后移了半寸。

    只是半寸而已!

    却令悲落陡然惊觉,同时,无尽的怒火伴随着这半寸立时点燃!

    不能退!

    他硬生生止住自己的身形,现在的他,是悲落,是那个想将所有凌驾在他身上的悲哀全部击落埋葬的悲落,并不是隐魂。

    隐魂会退,悲落绝不会退!

    这是他的固执,脱了长久以来心底深处根深蒂固养成的谨小慎微的固执,他不退,他要战……

    死战!

    烈焰熊熊的战意在他双眼中燃烧,面对厉指向自己的吞吐血芒,还以颜色的,是他疯狂狰狞的咆哮!

    “一柄剑鞘而已,你还能翻了天!”

    轰——!

    陡然出手,却是一柄巨大无比的血色长矛,就在刚刚,他就是用这柄凝聚了他全身功力的长矛,将剑晨逼迫到了绝境!

    刚才可以,现在也可以!

    这柄长矛带去了悲落所有的内力,半点也没有留给自己,就连怒吼,也只能在自己的心底,连咆哮的力气也没有留下。

    巨大、锋锐、疾。

    悲落深悉沥血之道,沥血剑乃是杀人的剑,沥血出手从无花哨,干脆、直接,收割人命才是沥血剑唯一的用途!

    只是一瞬,那血色长矛从出手再到突袭至剑晨胸前,当中的空间似乎完全被跨越,除了被撕裂的空气之外,就连血红色的残影轨迹也没有留下。

    这便是沥血之威,这便是玄冥之强!

    轰————!

    血腥巨大的血色长矛带着无尽威压袭向剑晨,锋锐的矛尖锁定了剑晨的心脏,凌厉的威压封锁了他所有的活动空间,令他一动不能动,不想死,只能硬抗!

    这不像刚才,长矛出手时还有花想蓉紧急来救,这次这一矛出得突然,即使花想蓉想救,即使她的轻功已达无人能及的地步,也不可能再追击得上!

    之前若不是花想蓉分扰了悲落一丝心神,对于剑晨的锁定在那时就将完成,根本不会给他任何闪避的机会,悲落心中笃信这一点。

    这一次……躲给我看!

    他的心中疯狂咆哮不止,双目中露出极之的快意,这一矛之后,世上或许就不会再有剑晨这个人的存在!

    厉矛在胸,或许下一瞬就要将剑晨撕裂成碎片,可即便是这样,在那长矛的血色照映下,悲落所见到的,却是一张无喜无悲的冷静面容。

    这让悲落心中的咆哮都不由得顿止了一刹那,他的心中不禁升起疑问,难道这样的攻击……还不够?

    下一刻,剑晨用行动回答了他。

    即使是这样连空气都能撕裂开一道巨大口子的攻击,对于他来说,确实……还,不,够!

    刷——!

    银芒……不,血芒突闪!

    他的右手平举着千锋,本就在厉指着悲落,巨大的血色长矛来袭,剧烈的威压压迫着他的身体,让他无法移动,然而,他本也没有想过移动。

    闪现着的血芒来自融合了逐风剑的千锋,一如往常,从千锋里****出锋锐无匹的千锋银枪,不同的是,银枪已然变成了血一般红的血枪,在血色长矛袭近胸膛时,猛然一刺,险之又险地,那血枪凌厉的枪头正好点中血色长矛的矛尖!

    嗤——!

    仿佛利刃刺破了布帛,拉扯出的闷响令悲落的双眼陡然大睁。

    他的全部内力,那柄巨大无朋的血色长矛,本应该坚固锋利的长矛,竟然在与千锋血枪的硬拼下,完完全全落入了下风,锋锐的矛尖仿佛变成了松软的泥土,被剑晨手中之枪轻松刺得翻卷,甚至还开了花。

    一点血芒疾从巨大的血色长矛中一穿即透,那鲜血制成的寒星倒映在悲落的眼眸中,令他双眼猛得一跳。

    咔——!

    千锋血枪就此留在离悲落眉心半指来处停了下来,枪尖颤颤巍巍,勾勒出一朵血色的花朵,这是夺命的花朵!

    枪停,不是剑晨想停——如果可以的话,此时此刻他早已恨悲落入骨,恨不得一枪刺穿他的大脑!

    可是他不能。

    不是手下留情,而是千锋血枪……已经弹出到了尽头。

    悲落的血色长矛到底不是全无用处,至少方才因长矛而起的极之压迫力道,确实将剑晨压迫得无法动弹,枪出,全凭千锋的机关精妙,枪停,也只不过是千锋血枪再无法递进分毫。

    这让剑晨暗自咬了咬牙,可惜,很可惜。

    千锋将沥血剑的威能封锁在内部,这使得他在出招时血腥气息不至于外泄,可也将他周身的血腥气息降低到了一个很微妙的地步,面对悲落甩出长矛后空气中紧缩而来的压力,他一时间竟根本不能挣脱,这一枪刺到那里,已经是极限。

    “杀呀,为什么不杀?”

    时间静止了一瞬,随即便被悲落疯狂的咆哮击得粉碎,他血红着脸庞,面上青筋暴涨无数,脑袋往前一顶,竟直接杵在尚未收回的千锋血枪上,鲜血立时在他额头狂飙,一张精瘦修长的脸狰狞恐怖无比。

    倾注了全身功力的一击竟然被剑晨轻描淡写化解,这对悲落的打击不可谓不大,自练成玄冥诀以来,这是他被打击得最重,挫败感最强的一次,由此引的,是他不顾一切的疯狂。

    然而这疯狂只是持续了一瞬,随即便被额头上尖锐的刺痛惊醒。

    是啊,杀,为什么不杀?

    凭心而论,此时此刻只要有机会,他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击杀剑晨,而他相信,剑晨也是如此。

    可为什么不杀?

    刚才是个大好的机会,只要那千锋血枪再往前递上半寸,以他猝不及防之下,又是全身功力尽去,并没有任何可能躲过那一击。

    可剑晨偏偏不再向前刺出半寸,这短短的距离他都不能跨越,由此可见,自己对他带来的压力,并不像其表面上看来那般轻松。

    “呵呵,呵呵呵呵……”

    想清楚这一点,悲落捂着血流不止的额头,仰天疯狂大笑,紧接着身躯一拧,死死盯着剑晨,冷厉笑道:

    “差点……被你给骗了!”

    感谢土豪“挊”的一万书币飘红打赏与月票,也谢谢书友:oneofaknd,过客,醉君惜花颜,空白等书友的月票!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