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章 大叔

章节目录 第2章 大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齐云山有三十六奇峰,七十二怪崖,山势挺拔峻崎,巍峨壮观。

    其中名气最盛的,便是白岳峰,素有“黄山白岳甲江南”之美誉。

    此时,白岳峰下,剑晨缓缓行走在密林小道上。

    他走得漫无目的,双目中蒙着一层茫然的色彩,显然正在出神。

    剑晨今年十六岁,在他不大的年纪里已经有了两个必须要去完成的目标。

    其一,自然是他的身世,总有一天,他要查清楚他的身世是否真如梦境中那般?

    其二,他不能使剑,这对于一个身在剑冢的人来说,无疑是最致命的打击,这也是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身世之事,他现在没有任何头绪,但关于剑的问题,剑晨已经足足思考了十年。

    曾经他不止一次地想,如果自己不是在剑冢,练的不是剑法而是别的一些兵器,哪怕是拳脚,这该是多好的一件事情。

    可是他偏偏就在剑冢,自小练的,也是剑法。

    今天用木瓢与尹修空切磋,这并非剑晨临时起意,而是心中一直想尝试的一件事情。

    他想试试,若是手中握着的不是剑,而是别的东西,能不能催动剑冢的归一剑法与人对战?

    结果是可以,他依然很轻松地打败了尹修空,可是如此一来,反而令他心中更加茫然。

    尹修空毕竟是他师弟,是他知根知底的师弟。

    江湖中对武林中人,一直有一条公认的武学修为划分,分别从最低一等的“入门”开始,中间跨越“精进”、“出师”、“名动”、”立派“、”宗师“,直至最高级别的”隐踪“,共大略分为七个层级。

    尹修空的归一剑法,只练到了第一层“剑飞惊天”境界,所能运用的,也只是剑飞惊天下的九式剑招,若是以江湖上的武力划分,尹修空顶多也只算入门级弟子的顶峰。

    而剑晨苦练十三年,如今已是修到了归一剑法第三层的“剑若惊鸿”,从精进级的弟子勉强可以迈入出师级。

    所以剑晨即便只是空手,要打败尹修空也并非难事。

    但他又能再找谁来试招呢?

    找师父吗?

    剑晨相信,如果他胆敢拿把木瓢出现在师父面前要求切磋,很可能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他现在心里正在琢磨,如果用刀来使剑法,能不能打败除尹修空以外的其他高手。

    但是他的脸上马上就露出了苦笑,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想法很难实现。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刀,在剑冢里,除了剑,哪还有其它的兵器?

    这么想着,他的心情更加烦闷起来,不由得停下脚步,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然后,他便愣了愣。

    白岳峰下有条小溪,溪水淼淼从山缝中穿过,只有一处地势颇为开阔,师兄弟两人平日打水便是来此处。

    这里鸟语花香,也是剑晨幼时最爱玩耍之地。

    他下得山来,心中转着各种纷杂的念头,于是便习惯性顺着小道走走停停,再停下时,竟不知不觉来到这个他心中最为放松的所在。

    但这不是他愣住的原因。

    白岳峰靠向齐白山内里,平日里除了他师徒三个,常年不见生人。

    然而当他回过神来时,却发现靠近溪水边的大树底下,好端端地躺着一个人。

    这是个身着青色劲装的中年汉子,满面的胡须,半靠在树干上,一只手支着地,另一只手抚在胸口,此刻目中露出警惕之色,直直地盯着剑晨。

    这里竟然有人,剑晨虽然有些奇怪,却也不甚在意,况且适才尹修空来打水,若是发现这里有人定然会向他提及。

    所以剑晨只当这汉子刚好路过歇息歇息。

    于是他对中年汉子点点头,“你好。”

    中年汉子只是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都不说话,一时之间空气中显得颇为沉闷。

    过了一会,剑晨甚觉无趣,于是不再去看中年汉子,自顾自捡起一块扁圆的石块,侧着身子斜斜地将石块丢进溪水里。

    啪,啪,啪,啪,啪

    石块在水中一连弹了十几下,荡起一圈又一圈涟渏,方才力尽沉入水底。

    “好手法!”

    中年汉子一直在注意着剑晨的一举一动,见此,不禁出言赞叹道。

    剑晨回头,笑道“大叔,你也玩水漂吗?”

    “咳咳。”中年汉子猛得咳嗽起来,剑晨这句“大叔”对他伤害不轻。

    他这一咳,竟然带出几滴血水,沾染在青色的劲装上,显得格外醒目。

    剑晨眉头一皱,“大叔,你受伤了?”

    中年汉子用手随意在嘴角抹了抹,朗声笑道“些许小伤而已,小兄弟可是山上剑冢之人?”

    剑晨点头,好奇道“大叔知道我们剑冢?”

    在他想来,剑冢加上他也不过才三人而已,这在江湖上几乎属于可以忽略不计的存在,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名声了。

    中年汉子道“千年葬剑之地,剑冢在江湖上也是有名声的,特别是贵派的归一剑法,更是令江湖中人倾心不已,我又如何不知。”

    听他说起归一剑法,剑晨一声叹息,竟自沉默了起来。

    中年汉子见他奇怪,不禁问道“小兄弟似乎有心事?”言辞中有着一丝关切之意。

    剑晨常居深山,每日接触到的只有师父和尹修空这个小师弟,他心中的想法奇怪,若说与师父听,定然少不了一顿责罚,而尹修空说了他也听不懂。

    此时听中年汉子言辞恳切,他心中不知为何,流过一阵暖意,忍不住道“大叔,你会武功么?”

    “略懂一点皮毛而已。”

    “那你说用刀来使剑法,会不会比较厉害?”

    “哦?”中年汉子不料他竟问了这种奇怪的问题,眼中精光一闪,笑道“刀使剑招自然也是可以的,但是至于厉不厉害嘛”

    “应该是厉害的吧?”见中年汉子竟然没有如师父那般反驳他,剑晨惊喜看他一眼,兴致勃勃道“就像刚才,我用舀水的木瓢”

    他一口气,将适才与尹修空之间的切磋经过如竹筒倒豆子般噼里啪啦倒了出来。

    中年汉子听他说完,哈哈笑道“这倒是有趣,不过小兄弟,若我是你,我就不用木瓢。”

    “嗯?”剑晨闻言一怔,奇道“那你用什么?”

    “我用水桶。”

    “水桶?”剑晨惊讶地张大嘴,“大叔,你牛!”

    中年汉子笑道“你能用木瓢使剑法,我就怎么不能用水桶使剑法呢?”

    “你提着水桶这么干”说着他腾出只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叫做抡。”

    “但是若你手里提的是把剑,这个动作又叫做挥,那么你说,到底是抡厉害,还是挥厉害?”

    “这个”剑晨显然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中年汉子又道“或者打个比方,假如你即学了剑法,又学了刀法,但是现在手里拿着的是杆枪。”

    “我一剑刺过来,你是用剑法挡,还是刀法挡?”

    剑晨不假思索,冲口而出,“当然是怎么顺手怎么挡啦!”

    中年汉子耸肩笑道“这不就结了?那你说是用枪使的剑法厉害,还是刀法厉害?”

    剑晨恍然,长久以来纠结在他心里的症结竟然被中年汉子三言两语解了开来,顿时只觉浑身百骸俱都爽快不已。

    他朝中年汉子深深一鞠,感激道“谢大叔指教,可惜你身上有伤,不然小子定与你大醉一场,以报提点之恩!”

    中年汉子哈哈大笑,道“些许小伤如何挡得了我的酒虫,咱们现在就可”突然他一直支在地上的手掌微不可查的动了动,这令他面色陡然一变,看向剑晨的眼里,满是挣扎。

    “小兄弟,看来这顿酒得欠着了,你你过来点,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中年汉子一咬牙,冲剑晨招招手。

    剑晨对他正满怀感激,闻言不疑有他,快走两步来到中年汉子跟前,关切道“怎么了大叔?你的伤势加重了?”

    岂料他才一走近,突然胸前一痛,中年汉子一直抚在胸口的手指已经点在他穴道上,气血凝滞之下,顿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