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5章 完胜

章节目录 第5章 完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尹修空张口结舌,心中还在想着先前两朵红焰的威势,一时间作声不得。

    突听伍元道人一声冷哼,“回来!”,方才回过神来,看了吴明一眼,脸上一红,忙抱剑一礼,急急退了回来,躲在剑晨身后。

    吴明微微一笑,在同门的喝彩声和白震天赞赏的眼光中,也下去了。

    伍元道人深看了吴明一眼,向白震天说道“一剑两招,白施主倒是收了个好徒弟。”

    白震天哈哈笑道“只是个不成器的弟子,伍道长谬赞了。”

    “接下来,良平,你上。”

    白震天身后一位个子矮袖口有四朵金焰的年轻人听令,凌空一翻,直接落在场中,抱拳笑道“在下良平,却不知要向哪位高人讨教?”

    白焰剑派的武功高低,从袖口上的金焰便能看出端倪,刚才出战的吴明有三朵金焰,而这叫良平的有四朵,自然比之吴明的武功又要高了不少,已经是达到了出师级的高手,看来白震天是打定主意不想让剑冢赢下一场。

    伍元道人又是一声冷哼,他剑冢满打满算也就两名弟子,尹修空已经比过,自然只有剑晨一人,而这叫良平的竟然明知故问,显然是在嘲笑他剑冢无人。

    “晨儿。”

    “是!”

    剑晨向伍元道人躬身一礼,笑嘻嘻走进场中,上下打量了良平一番,笑道“良师兄好眼力,你怎么知道我比你高?”

    “噗哧!”尹修空捂嘴偷笑,先前被击败的郁闷之意缓解不少。

    这良平身材矮虽然剑晨只才十六岁,但他身材匀称,光比身高,确实要比良平高出一个头来。

    “你!”良平面色一怒,他平生最恨人拿他身高调侃,刚才那句高人自然并非说的身高,却不想被剑晨以此揶揄于他,目中顿时不善起来。

    剑晨却不理他,仍然笑道“良师兄,接下来你可准备好了向我这个高人讨教?”

    良平双目几欲喷出火来,恨声道“小子,休要耍嘴皮子功夫,手底下方才见得真章!”

    正要出手,突然发现剑晨两手空空,竟然赤手空拳走了上来,更是觉得受到莫大侮辱,怒道“你的兵器呢?”

    “兵器?”剑晨一愣,不由想起他与中年汉子的对话来。

    “你用什么?”

    “我用水桶。”

    心中感慨,目光不自觉飘向角落里放置的水桶,当真想拿来打这一场。

    尹修空在场外一直注意着自己的师兄,此时见他看向水桶,不禁吓了一跳,连忙快走几步跑到角落,将他放在这里的一双水桶死死护在身后。

    在他想来,剑晨只怕是又想从水桶里拿出木瓢来与良平交手,现下可不比他师兄弟二人私下切磋,若是被白焰剑派看到他剑冢弟子竟然用木瓢当剑使,那这脸可就丢得大了。

    他却不知,剑晨打的主意不是木瓢,而是那一对水桶

    尹修空的动作落在吴明眼里,不禁心里暗暗想道“这剑冢也是够穷,一对破水桶而已,有必要保护得如此周全吗?若是不小心打坏了,大不了赔你一对新的便是。”

    剑晨瞪了尹修空一眼,这水桶他是拿不到了,心里正纠结着是不是挑把椅子对付对付,突听脑后生风。

    他师父伍元道人的声音也随之传来,“接着。”

    下意识回手一接,手里便多了件长条形的冷硬之物。

    定睛一看,剑晨的脸色白了白,无比幽怨地看了他师父一眼。

    原来伍元道人抛给他的,正是挂在墙上,每天被他心心念念不想要不想要的剑冢传承之物,真银剑逐风。

    良平显然知晓这把剑的材质,见状哈哈大笑,“小子,这把剑倒是很符合你的气质。”白焰剑派众弟子也在场外低低窃笑不止。

    剑晨正想将逐风剑退还给伍元道人,闻言眼珠子都绿了起来,恨道“出招吧!”

    当下逐月剑也不出鞘,就着剑鞘同样也是一招气贯长虹递了过去。

    良平眼中不屑之意更涨,归一剑法第一层他在场外不知看了尹修空施展了多少次,早已将此招的应对方法在心里推演了数十次。

    大叫一声“来得好!”手中长剑急速抖动化作红焰,竟然一出手就将吴明打败尹修空的离魂焰使了出来。

    离魂焰火光吞吐不定,一出现便直奔逐月剑而去,起了硬碰硬的心思。

    剑晨自然不会如尹修空那般一招使老再出一招,当下手腕一翻,逐月剑化化一道白芒,突刺速度极快的“仙人指路”被他斜着使了出来,往良平大腿伏兔穴疾刺。

    这下若是刺中,立刻便要叫良平失去一半行动能力。

    良平吓了一跳,他原以为剑晨会如尹修空那般,气贯长虹之后长剑使会上挑,接续日出东山,以至于后手全在上盘,想不到这小子不按套路出招,反刺他大腿,只来得及在心头暗骂一声,长剑连忙下劈。

    这一剑使得急迫,离魂焰保持不住,消散无踪。

    剑晨却是笑了起来,心中说道“大叔,用枪使的剑法或是刀法都不厉害,适合自己的,才最厉害!”

    他身形一晃,脚踩回风扫叶步法,身子急速一转,手掌一抛,逐月剑被他抛向半空,另一只手突得前探,反手接住半空逐月,借着身体旋转之力,逐月剑连柄带鞘横砍在良平咽喉处。

    转身,接剑,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只听“啪”的一声,良平双目暴凸,被这一下击得倒退十来步,站立不稳跌坐在地。

    这一下打得极重,良平双手捂住咽喉,只觉喉骨几乎已被打碎,双目瞪得几乎充出血来,良久方才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紧接着剧烈咳嗽起来。

    剑晨脸上笑意不减,拱拱手,“承让。”一转身,退回伍元道人身旁。

    伍元道人看他一眼,眉头皱了皱,倒也没说什么。

    尹修空对剑晨的崇拜之意简直达到顶峰,心道原来师兄不管和谁打都用不了三招,看来我也不算太弱。

    白震天命人将良平扶了回来,也是深看了剑晨一眼,对伍元道人道“伍道长,令徒的功夫倒是令白某大开眼界。”

    伍元道人道“雕虫小技罢了。”

    白震天道“眼下三场比试已过了两场,双方一胜一负打成平手,看来这最终的胜负,还得着落在道长与白某人身上。”

    伍元道长的眼皮又耷拉下去,淡然道“贫道奉陪便是,还望白施主不要忘了承诺。”

    白震天哈哈一笑,“那是自然。”

    突然眼珠一转,又道“只是眼下伍道长为了勒冲的消息,定当是全力以赴了,而白某人不愿在门中弟子面前失了颜面,自然也当竭尽所能,这么斗下去,你我两派难免失了和气,以我看不如换个比法如何?”

    伍元道人眼皮一抬,“哦?如何比法?”

    白震天缓缓走向场内,向伍元道人说道“在下久闻归一剑法有一惊世剑招名为万剑归一,想来定是惊天动地的绝世神功,而白某人的殛焰九转剑法也有其独到之处,咱们两人便各出此一招,就以一招定胜负如何?”

    “当然,白某见识了道长的惊世奇招,也定然有所回报,这一招之后,不论输赢,在下都将勒冲的消息和盘告知。”

    伍元道人拿过剑晨手中的逐风剑,也步入场内,道“如此,贫道恭敬不如从命。”

    白震天拉开架势,道“道长,请赐教。”

    两人隔了三步,相对而立,并不急于出手,宗师级的气势运起,场中气氛登时凝重起来。

    白焰剑派众人瞪大了眼睛,他们尊主的殛焰九转已有好些年头没有施展过,今日终于要再次出手,门下众人俱都兴奋不已,若能近距离观看尊主出招,相信定会对他们自己的殛焰剑法有着不小的帮助。

    尹修空也蹭到剑晨跟前,低声道“大师兄,你看师父能赢么?”

    剑晨气他刚才挡住自己拿桶,没好气道“还没打,我哪知道?你这话是对师父没信心?”

    尹修空干笑两声,“我当然相信师父能赢啦,只是看那白尊主似乎也不是好相与之人,这不是怕师父吃亏么。”

    剑晨道“你若是担心师父,倒不如好生琢磨琢磨你的剑法,将来有事就不至于要师父亲自出手。”

    尹修空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剑晨拍他一下,手一指,“仔细看!”

    他顺着剑晨手指的方向望去,正好望见白震天手腕微微一颤,眨眼间身前使聚起了七朵金焰。

    殛焰剑法中的殛焰九转在江湖中也是大大有名,传说练到极处可做到一剑九焰,威力无穷,但白震天这一剑却只聚起七朵金焰,不知内里有何玄虚?

    只是他这七朵金焰一起,白焰剑派众人固然心折不已,就是剑冢两位师兄弟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不说尹修空,便是剑晨也是心中暗暗吃惊,先前两位白焰门人使出的都是是红色的火焰,而白震天一出手,火焰竟然转为金色,并且虽然隔着老远,剑晨也感到一股灼热的高温扑面而来,显然这一招殛焰九转非同小可。

    反观伍元道人,仿佛并没有看到白震天身前的七朵金焰,他只是缓缓抬起手臂,缓缓挥动着逐风剑,剑身如何蓄力,如何前攻,看在众人眼里,一切都那么明明白白,普普通通。

    “这就是万剑归一?”尹修空张嘴结舌,感觉不可思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