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6章 惊天一剑

章节目录 第6章 惊天一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令尹修空感到不可思议的,自然不是万剑归一威力如何开山裂石。

    而是万剑归一在伍元道人的手中使出来,竟是如此的平凡普通。

    逐风剑已经出鞘,果然不负剑冢传承之名,逐风的剑身薄如蝉翼,银白的光芒闪耀,但又并不刺眼,尹修空甚至几度都以为,这把剑是透明的,他可以透过剑身看到其背面的事物。

    这是一柄好剑,所有看到这柄剑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在心里这么想。

    但是同样,也没有谁会在看到这把剑的时候,联想到诸如厚重、沉稳等等词汇。

    逐风剑,剑如其名,本就是一把追风逐电的神兵。

    然而逐风剑在伍元道人手里,竟然重若千钧!

    无端端的,在场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这把剑很重的想法,其中甚至包括剑晨和尹修空。

    可是没有人会为此而轻视此时握在伍元道人手中的逐风剑,因为他们看到了另一个人脸上的凝重,白震天。

    此时白震天的面上再也不复先前爽朗豪气的神彩,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逐风剑,脸色竟然微微开始有些发白,大颗大颗的汗珠冒了出来,却不敢分心擦拭半点。

    就连惊艳无比的七朵金焰,竟然也在伍元道人缓慢地动作中,开始产生了不稳的迹象。

    白震天心中的震惊非同小可,虽然他明知道伍元道人的武功很高,甚至也知道剑冢归一剑法中,那一招万剑归一是足以列进惊世奇招排行榜前三位的猛招,但他依然相信自己能够战胜对方。

    这种信心,来源于他的自负,他作为一个武者的骄傲,也来源于他对自己殛焰剑法的强烈自信!

    而此时,白震天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在他的眼里,伍元道人挥舞的哪里是一柄重若千钧的剑?这分明是上千柄不,是上万柄锋锐无匹的绝世宝剑!

    “这老家伙剑意竟然如此之强?!”

    伍元道人驱使逐风剑虽慢,如今也已前往前刺的阶段,如此一来,带给白震天的压迫力竟然成倍提升。

    他很清晰地感觉到,逐风剑上散发出的无穷剑意齐齐向他攻了过来,虽然明知道这些只是虚无的剑意,但他却从自己的身上,感受到了痛。

    有如万剑穿心般的痛!

    眼见伍元道人驱使着逐风剑慢慢向他刺来,白震天心知不能再让他这样无止尽地凝练剑意,否则还未等到逐风剑及身,恐怕他自己就要先支持不住。

    当下强提一口真气,身前七朵金焰骚然金光大盛,白震天瞪目大喝“看招!”

    呜,呜呜,呜呜呜

    飞身而起,白震天的身形化作一道虚影,只是闪电之间,虚影再凝实时,便已近伍元道人身前,剑尖七朵金焰有如离弦之箭,猛然散发开来,或左,或右,忽上,忽下,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急攻伍元道人身体各处。

    这一手看得剑晨暗暗惊心,他竟然连白震天是如何闪电般移动到师父身前的都没有看清楚,更何况那七朵刁钻的金焰?

    伍元道人却是不慌不忙,他只是将手中逐风剑轻轻往前一送。

    逐风剑仿佛突然挣脱枷锁,发出一声欢快的龙吟,也化作一团虚影,剑光瞬间将白震天笼罩在内。

    由重至轻,由慢转快,这其中的变化太过突然,看得旁观众人心头剧震,仿佛胸间有根弦突然随着逐风剑的变化嘣的一声断掉了一般,难受得几乎想吐出一口血来。

    白震天大惊失色,逐风攻来,他竟然分辨不出剑尖攻向的是他身体何处,心念电转间,他只能判断出,若自己不收回金焰,执意强攻,那么首先被一剑穿心的,定然是自己。

    危急之下,连忙振臂一挥。

    七朵金焰依然爆发出呜呜的咆哮,各焰轨迹奇异地一扭,瞬间转向,往逐风剑上撞去。

    就听嘭嘭嘭七声闷响,七朵金焰爆发出最后的辉煌,一一撞击在化作光雾的逐风剑上,散成点点金芒,消失无踪。

    片刻,风雷即收。

    伍元道人的逐风剑在七朵金焰的连环爆破下,显出真身来,停在半空,剑尖所指,正是白震天的胸口。

    而白震天的烈焰剑上七朵金焰俱已消失,也显出真身来,剑尖停留的位置,也是伍元道人的胸口。

    两人静静相对,举剑而立,伍元道人仍然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而白震天的眼中却光芒闪烁,显得迟疑不定。

    两人俱都没有说话,大殿内观战众人震慑于两大惊世奇招对决,一时间心潮澎湃,也是作声不得,容纳了几近二十人的大殿内竟然诡异的一片静寂,落针可闻。

    良久,倒是伍元道人面无表情地先开了口“白施主的殛焰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今日令贫道大开眼界。”

    “白施主正当壮年,若将来百尺杆头更进一步,将殛焰九转练出九朵白焰,想来败的便会是贫道了,今日这一比,大家以平手论如何?”

    白震天闻言,心头一震,旋即哈哈大笑道“道长谬赞了,在下的功夫如何比得上道长的万剑归一剑意纵横?”

    “今日这一招,在下谢过。”

    语毕剑收,烈焰剑发出铿锵之音,被他收入鞘内。

    他心里清楚,这一招,是他白震天输了。

    方才两剑相撞,他竭尽全力将七朵金焰全数轰在逐风剑上,实在已经力竭神疲,用尽最后一丝真气才稳定住颤抖不已的手臂,烈焰剑也只是勉强指在伍元道人胸口。

    若是这口气不换,他不要说直刺伍元胸口,便是再让他保持这个姿势三息时间也是不能。

    而白震天相信,伍元道人的情况绝对比他好得多,逐风剑上的剑意散而不失,仍然留有余力,至少在他身上刺个对穿窟窿是毫无问题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伍元道人开口说话的时间,便是将将掐在了白震天快要支撑不住的最后一息!好歹算是在他门下弟子眼前留了几分面子。

    伍元道人嘴角微微上勾,算是作了回应,也收剑还鞘,双目却一直停留在白震天身上。

    白震天笑道“这比也比过了,在下知道道长心急,这便将靳冲的消息告知道长。”

    伍元道人目中精光一闪,竟然似有若无地撇了剑晨一眼,随即道“有劳施主。”

    剑晨见伍元道人如此着紧这个叫靳冲的,不禁勾起几分好奇,闻言连忙打起精神,凝神静听。

    白震天沉吟片刻,似乎在整理思路,片刻后方才开口道“冠绝天下有玄冥,九州沥血鬼神惊。这两句江湖上千百年来经久不衰的传言,道长想必是知道的?”

    伍元道人颔首,这两句话他自然知道,不说是他,便是剑晨与尹修空两个,往日下山采买吃穿用度的时候,也曾听人提起。

    白震天又道“这两句话,分别代表着一部绝世功法,和一柄上古凶剑,道长自然也是知晓的?”

    剑晨心中奇怪,不是要说那个靳冲的消息吗?为何这白尊主说来说去,说的都是连自己都知道的江湖传言?却听自己师父淡然道“自然知晓。”

    白震天对伍元道人略一点头,眼中浮现出回忆之色,缓缓道“十三年前,在江湖上有潇湘剑雨之称的衡阳洛家,在一夜之间被人灭了满门,这件事道长可知晓否?”

    剑晨心中猛然一跳,心中暗道“十三年前?那不正是我被师父捡回剑冢的时间吗?难道”

    伍元道人神情终于有了变化,道“衡阳洛家一百七十三口在一夜之间被人屠戮殆尽,凶手凶猛残忍,便是连其家中妇人与婴孩都没有放过,这件事当年震惊武林,贫道自然也知道。”

    略微一顿,又迟疑道“白施主方才提及江湖千年传闻,难道洛家被屠一事与此有关?”

    白震天面带沉重之色,道“不错,洛家满门被屠,正是因为在十三年前,洛家家主洛寒在无意之中,得到了冠绝天下有玄冥中的玄冥诀!”

    “岂料不知怎得竟然走漏了风声,一夜之间被一伙神秘人闯入洛家,全家由此惨遭飞来横祸,尽数被灭。”

    伍元道人感慨长叹道“想那潇湘剑雨昔年在江湖上也是有些名望,洛家祖传的秋雨剑法在衡阳一带罕遇敌手,想不到这伙神秘人竟然有能力作下如此大案。”

    “只是”话锋一转,“这件事情与靳冲又有何关系?难道?”眼中竟然有着厉芒。

    白震天摇摇头,道“道长莫要想歪了,靳冲与那伙神秘人应无关系。”

    “哦?”伍元道人眼中厉芒乍现即逝。

    “当年一役,靳冲恰逢其会,正在洛家作客。”

    伍元道人道“那又如何?”

    白震天摇摇头,道“洛家那一夜真是惨,被神秘人一阵强攻,不过一刻钟,就只剩下两个人负隅顽抗,一个是家主洛寒,而另一个,是靳冲。”

    伍元道人哦道“这么说来,靳冲是在帮助洛家抵挡神秘人?”

    白震天道“正是,然而当时双方实力差距太过悬殊,洛寒与靳冲两人眼看不支,正在这时,有人亲眼见到洛寒将一包东西塞进靳冲怀里,说了句什么,随后便不要命般冲向神秘人,竟然用自己的身躯硬生生拖住了大部分神秘人,协助靳冲突出重围,逃出生天。”

    “这么说来,靳冲逃掉了?”伍元道人看向白震天道。

    白震天又是一点头,道“正是。”

    伍元道人目光灼灼看向白震天,道“白施主说得有如亲眼所见,难道当年白施主也在现场?”

    白震天笑笑,道“在下自然不在现场,只是在下一个不成器的徒弟倒是正好路过,这混帐徒弟武功低微,又没有靳冲那般侠义气魄,不敢出手相助,却是躲在暗处将一切看在眼中。”

    话至此处,白震天双目精光陡然大盛,看向伍元道人,一字一顿道“我那弟子原本并不认识靳冲,但却从他施展的剑法中,认出正是剑冢名震江湖的归一剑法,所以才知,那位侠肝义胆之人,就是道长当年唯一的弟子,靳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