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7章 靳冲

章节目录 第7章 靳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剑冢弟子四字响彻大堂。

    伍元道人神色如常,反而剑晨与尹修空两人面面相觑,万万想不到靳冲竟然会是他剑冢的弟子。

    尹修空低声对剑晨道“师兄,原来我真的还有二师兄不对不对,二师兄还是你,那个靳冲才是大师兄。”

    剑晨正被十三年前洛家的惨案震得心乱如麻,闻言不禁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尹修空还想说些什么,只听伍元道人冷笑一声“如此说来,白施主是认为我剑冢得到了玄冥诀?”

    白震天哈哈大笑,道“道长多虑了,在下自然相信玄冥诀并不在剑冢,否则,道长以为白某人为何时隔十三年才上白岳峰来?”

    不待伍元道人说话,又道“当年之事,目击者极少,居在下所知,除了那群神秘人外,就只有我那徒儿而已。”

    “不瞒道长,在下对那传说中冠绝天下的玄冥诀,自然也是有些兴趣的,是以当弟子回报此消息时,自然对那靳冲的行踪也是着力寻找了一翻。”

    “哦?”伍元道人不置可否,自然知道他还有下文。

    白震天又道“可惜,那靳冲冲出重围后,竟然就此消失了,敢问道长,这十三年来,靳冲有否回过白岳峰?”

    伍元道人淡淡摇头,道“没有,便是我那失踪的徒儿身负玄冥诀,也是今日才从白施主口中得知。”

    “那便是了,道长的话,白某自然是相信的,那么道长自然也不知晓,令高徒近日突然重现江湖?”

    “冲儿?出现了?”伍元道人神色一变,看来在他心中,靳冲的地位也是不轻。

    白震天点头,道“他不仅出现,而且刚一现身,便引起江湖上的一场震动。”

    伍元道人长居深山,剑冢门下弟子也未曾下山游历,是以消息闭塞,闻言一愣,道“可是因为他身上的玄冥诀?”看向白震天的目光已然不善。

    当年那群神秘人为着玄冥诀灭了洛家满门,自是对这玄冥诀志在必得,万不可能有自泄消息之理。

    可是如白震天所说,当年之事,除了那群神秘人之处,便只有他的徒弟,这走漏消息的一方便不言而喻了。

    白震天苦笑一声,道“道长可别误会,令高徒身上有玄冥诀的消息,白某自然不会无端端地说出去,所以在下也正奇怪,为何这个不是太多人知道的消息,竟然会在令高徒刚一现身之时,便闹得满城皆知。”

    “如今江湖上但凡有些野心的,都在极力搜寻靳冲的下落,居白某所知,这前后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令高徒与江湖中人的冲突,便达到了十九次之多。”

    “不过令高徒的武功也着实了得,这十九次冲突中,不乏如江北双雄、大漠刀王、万州铁鹰门等等厉害角色,他却能数次逃出生天。”白震天面上唏嘘不已。

    尹修空听得冷汗连连,这些人在江湖上的名气,便是他这个只在齐云山附近活动的入门弟子也有所耳闻,想不到这尚未谋面的大师兄武功竟然如此高强。

    反观剑晨,他自先前起便眉头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伍元道人面上也是有着一丝忧色,旋即却冷道“白施主巴巴得跑了数千里上我白岳峰来,怕不是专程来告知我那不成器的徒儿动身的罢?”

    白震天打了个哈哈,道“道长这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在下此来,目的仅有其二。”

    诚恳道“其一,白某人仰慕剑冢归一剑法之精妙,早已有了上山请教之意,只是在下身为一派之主,俗务自然是不少,远比不得道长这里清静,是以一直未能成行。”

    “这其二,当年得知贵徒身陷险境,白某出于私心,未能极时向道长报信,这实在令白某良心不安呐!”

    伍元道人的眼皮又耷拉下来,淡道“如此,贫道便多谢白施主好意了。”

    白震天抱拳一礼,笑道“道长宏量不计白某之失,该是白某多谢道长才是,如此,白某便不打扰道长清修,就此别过。”

    伍元道人也不多留,还以一礼,便对剑晨与尹修空道“送客。”

    尹修空应了声是,剑晨却仍然魂不守舍,急得尹修空偷偷拉他衣角方才回过神来,连忙与尹修空一起护着白焰剑派众人往殿外行去。

    走不多几步,伍元道人突然又道“白施主,以足下所闻,冲儿的武功”

    白震天脚下一顿,也不回头,道“令徒先战江北双雄,再败大漠刀王,使得均是贵派归一剑法,未再有其他。”

    他这话便是解了伍元心中所虑,靳冲失踪十三年之久,是否已练成玄冥诀?

    “多谢。”

    白焰剑派来得突然,去得也快,不消片刻,白岳峰上已恢复往日宁静。

    剑晨与尹修空二人重进殿来,却见伍元道人仍然坐在当中,似乎陷入沉思之中,紧锁的眉头不复往日淡然,两人不敢打扰,分立左右。

    过得许久,剑晨见他仍不动于衷,挣扎半响,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师父,十三年前”

    他才刚开口,伍元道人把手一挥,打断道“与你无关,莫要多想。”

    “可是!”剑晨急急欲想争辩。

    伍元道人却是不耐烦起来,道“不必多说,为师需闭关几日,你二人守好山门,无事不要乱跑!”起身便往后堂走去。

    “师父”剑晨张了张口,终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尹修空瞧出端倪,轻声问道“大二师兄,怎么了?”

    剑晨呆呆看了后堂半响,满眼尽是苦涩,摇了摇头,却是叹了口气,没有理会。

    他十三年前被师父带回剑冢。

    而十三年前衡阳洛家满门被灭。

    那位未曾谋面的大师兄靳冲,也是在十三年前失去踪影。

    其中种种太过巧合,又怎是与他无关四个字就能令他释然的?

    十三年十三年!

    我到底是不是衡阳洛家的人?梦里被害的是不是我的娘亲?我的父亲又在哪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