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3章 不打了

章节目录 第13章 不打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逐风剑停了下来。

    停在离剑晨的左耳不足一寸之处。

    剑身散发出的锋锐之气甚至切断了他一缕垂在耳畔的发丝。

    好歹,伍元道人的攻势已停,这一招归去来兮,终究没有刺在剑晨身上。

    扑通。

    似乎有人摔倒在地,发出一声闷响。

    剑晨一惊,在巨大精神压力下一时间也分辨不出声音来自何处,暗道坏了,自己还是抗不住师父的压迫之力,倒地了么?

    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仍然好端端站在场中,转头一看,却是在旁观战的尹修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此时正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

    看他狼狈的样子,剑晨一时间也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笑骂一声“你在搞什么?”

    这一开口说话,真气立时泄了大半,身体倒当真摇摇欲坠起来。

    尹修空一脸尴尬,满脸通红地摆着手“紧张,一时紧张。”

    剑晨白眼一翻,心道你紧张个屁啊!

    好在经他一闹,原本紧绷的神经倒是舒缓了不少。

    伍元道人没去理会尹修空,将逐风剑抽了回来。

    他被剑晨破了归去来兮,面上倒也没有不愉之色,只是看向剑晨的目光中带出些疑惑。

    他并不想剑晨下山,是以这一招归去来兮并没有留手,对于剑晨有多少斤两,作为师父的他自然再清楚不过。

    所有虽然剑晨以巧招带偏了他逐风剑的走势,但伍元道人却相信,光是逐风剑上附着的内力在两剑相交时有一小半传入剑晨体内,也要立时让他丧失行动能力。

    但是,在两剑相交时,伍元道人分明感觉到,剑晨的钢剑上似乎有一张柔韧的薄膜,将他攻入的内力阻隔了大半,甚至还引动了极小的一部分反冲了回去。

    当然,这张膜能起到效果,一是伍元道人并没有心理准备,二来,也是他怕剑晨禁受不住他内力的破坏,在最后关头收了几分力,只余下正好够将他击倒的内力的缘故。

    此消彼涨之下造成的结果,便是剑晨还能好端端站着与尹修空笑骂两句,否则,便是十张薄膜也抵挡不住伍元道人的全力一击。

    “这倒是奇怪。”伍元道人暗自思量片刻,但见剑晨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表情,似乎对此并不知情,当下也不说破,只是淡然道“还有两招,接不接?”

    “接,必须的!”剑晨闻言,连忙调整表情,将注意力转回伍元道人处,手中钢剑扬了扬,连声说道。

    然后他的脸色就白了一白。

    这时他才发现,手中未出鞘的钢剑在先前那一下交锋中,剑鞘前端竟然已经破碎了一截,露出内里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剑尖。

    他的钢剑只是平常用于练习剑法之用,所用的铸造材料只是普通的钢材,哪里极得上逐风剑之坚韧锋锐?

    两剑硬碰硬一记碰撞,剑鞘没有全数破碎已算是幸运。

    “娘亲!娘亲!”

    剑晨的脑海中,骤然出现了那张看不清面目的妇人面孔,还有她胸口透出的那柄血剑。

    血剑剑尖上一滴一滴往下滴着血液,那血,殷红刺目,染得他双目也是一片血红。

    血红的眸子看向手中的钢剑,于是,那一截露出的剑尖,也红了,血一样的红。

    自己手中握着的,是血剑?

    咣当!

    他的手颤抖得厉害,终于拿捏不住,钢剑掉落在地。

    钢剑落地,伍元道人一愣,随即看向剑晨失神彷徨的模样,心中长长一声叹息,道“也罢,后面两招就不打了。”

    钢剑落地的声音,同样也惊醒了剑晨,伍元道人那句不打了也落入耳中。

    他心中大惊,急忙对伍元道人说道“不,师父,我,我还可以的!”

    伍元道人还是摇着头,“不用了。”

    “可是”剑晨还在作着努力。

    却听伍元道人继续道“你能在归一剑法第三层境界就凝聚出剑意,倒是也算达到了出师境界。”

    “呃?”剑晨愣了愣,随即狂喜,“师父,你的意思是同意弟子下山了?”

    伍元道人瞪他一眼“我不同意,你就不下山了么?”

    “嘿嘿嘿”剑晨尴尬地摸着后脑勺,笑得很不好意思。

    师父终于同意他下山,这令剑晨心中放松下来,血剑造成的不适也淡漠了不少。

    尹修空也走了上来,不舍的看着剑晨,“师兄,你要走了么?”

    剑晨拍拍他肩膀,豪气道“小空空,你要努力修炼,师兄先去外面闯出一片天来,等你以后下山,报师兄名字就可以横着走!”

    尹修空被他刺激得一攥拳头,“好!”

    伍元道人看着他师兄弟两人,此时也发话了,“修空,你把碗筷收一收。”

    尹修空脑袋一耷拉,“好”

    师兄要下山,他也知师父定然要话要交代,是以也不多待,麻利得收拾一番便退了出去。

    等尹修空退走,伍元道人才对剑晨道“你可想好了?”

    剑晨郑重一抱拳“是!”

    “好。”伍元道人没再多说什么,锵锒一声,逐风回鞘,往他面前一递“拿去。”

    剑晨的脸顿时又白了,不解道“师父,你这是”

    伍元道人颔首”你是我剑冢弟子,出去闯荡江湖自然代表的是剑冢,这把逐风剑乃是剑冢的象征,自然应该带在身上。”

    剑晨脑袋立即摇成了拨浪鼓,连连摆手道“师父,逐风剑太贵重,还是放在剑冢稳妥一些,弟子,弟子有这把剑就行了。”

    说着便去捡他掉在地上的钢剑,却是忘了剑鞘已破,这一捡顿时犹豫起来。

    伍元道人冷哼一声“你那把破剑拿出去,岂不是让江湖人耻笑我剑冢无剑?”

    “可是”剑晨的脸苦了起来,他是真不想要逐风剑。

    伍元道人狠狠瞪他一眼,倒也不再坚持,“也罢,你随我来。”

    转身便往后堂走去。

    剑晨不明所以,暗想难道我剑冢还有宝贝?连忙快步跟上。

    迎客堂后面还有一间厢房,却是伍元道人的起居之所,剑晨小时候倒也常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