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5章 千锋

章节目录 第15章 千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伍元道人看他一眼,道“当年祖师乃铸剑名家,多少江湖中人以千金求他一剑而不可得,祖师当年的财富,只怕比起现下,还得多上百倍。”

    又伸手一指大理石地面上随处可见,造型各异的长剑,叹道“不然你以为祖师哪里能毫无节制地用珍贵无比的真银来炼制神剑?”

    剑晨大惊“师父,你是说这里每一把长剑都是用真银所铸?”

    真银乃是以秘银中提炼而来,一千两普通白银中方可提炼得出一两秘银,而一千两秘银,却也只能提炼得出一两真银而已。

    欧焱烨铸剑千把,方才得一逐风,而这葬剑池里每一柄长剑,最轻的也得上十斤,如此算来,欧焱烨所汇聚的财富岂非让人头皮发麻?

    伍元道人奇怪看他一眼,道“那是自然,若非以相同材质铸剑千把,你以为逐风是怎么来的?”

    看着地板上横七竖八被随意摆放与天花板上的夜明珠同样密密麻麻的长剑,剑晨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原来真银剑不是一把,而是千把。

    伍元道人负手对他说道“闲话少说,葬剑池原本只有剑冢历代掌门才可进入,今日为师带你进来,也算是破了例,你选一把趁手的罢。”

    剑晨脸色苦到了极致,心说这选来选去都是真银剑,还有选的必要么?师父你还不如不要破例的好

    无奈师命难违,他只得硬着头皮走进了剑堆里。

    这把不行,这剑的造型太像血剑。

    这把?造型倒是看不出是剑,但这大得像块门板,我提不动

    剑晨在葬剑池里漫无目的的游走,难受得快哭了。

    反观伍元道人倒是好耐性,命令剑晨前去选剑后便不再言语,一个人负手而立,望着中间巨大的铜炉怔怔出神,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剑晨试着叫了两声师父,伍元道人却也不理他,看来今日这剑是选也得选,不选也得选。

    无可奈何,他只得认命,心里想着闭上眼睛随便抓上一把交差便了,反正日后下得山去不用便是。

    于是将心一横,眼一闭,大大一步跨了出去,抓得哪把算哪把。

    哪知他这一步跨出,突然感觉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圆滚滚的物事,惹得他脚底一滑,险些摔个四仰八叉。

    连忙脚踏乾坤稳住身形,睁眼一看,原来害他差点摔倒的却是一根黑漆漆看不出材质的短棍。

    心中一奇,这葬剑池内入目所及全是剑,怎么会冒出根短棍来?

    拿在手里一掂,入手沉甸甸的,重量与体积远不成比例。

    这下剑晨心中更加奇怪,对这根短棍产生浓重的兴趣。

    回头一看,师父仍然望着铜炉出神,他便放下心来,一心一意研究起这根短棍来。

    用手细细摩挲,手掌上立时便沾上了一层黑色的物质,极像被烧成炭的木头。

    心中暗道,难道这是一根烧火棍不成?

    手指再往下,却在短棍的一端摸到了一些粗糙的纹路,连认真看去。

    原来那些纹路却是刻在棍尾的字,只是这字在黑色炭灰的遮盖下,有些模糊。

    将棍尾在衣衫上用力擦了擦,青色的衣衫顿时留下了一大片黑黑的印记,好歹棍尾上的字迹又显露了一些,勉强可以辨认得出。

    千锋。

    棍尾之上,被人用大篆刻下了如此两个大字,千与锋合在一起,正好将整棍尾围了一圈。

    “千锋?”剑晨疑惑不已,这根黑漆漆的短棍无论从哪里来看,似乎都与“锋”这个字沾不上任何关系吧?

    不过他将刻有千锋的一端握在手里,却感觉这根短棍无论长短粗细都极为趁手,而因为刻下千锋两字的一端,更是因为字迹所产生的凹凸不平,竟然起到了防滑的作用。

    他将千锋短棍提在手里,随意挥舞了两下,心中极为满意,再想起师父让他在这葬剑池里随便选一件作为兵器的话来,更是喜气洋洋。

    这根短棍,便作为我选好的兵器!

    剑晨喜不自胜的想着。

    不用选剑,这对他现下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况且千锋握在手里也是极为舒服,往后就算以这根短棍来作为自己的兵器也未尝不可。

    毕竟,用剑能施展的招式,在这根短棍上也是可以用得出来的,只是威力大小而已。

    “师父,师父,我选好了!”

    剑晨抱着短棍,一溜小跑来到伍元道人面前。

    伍元道人回过头来,道“哦?如此之快?”

    但见剑晨如献宝一般将短棍递到他眼前,不禁一怒,“胡闹,你是我剑冢弟子,选根烧火棍来作甚?”

    剑晨眨巴眼,“师父,你可是说叫弟子在葬剑池里随便选的,这根短棍也是这葬剑池里之物啊。”

    “况且,这根可不是什么烧火棍,你看,它是有名字的,叫千锋!”

    生怕伍元道人不同意,剑晨连珠炮似的将他的发现一股脑指给伍元道人看。

    伍元道人冷哼道“有名字又如何?它上面就是刻着万锋,也还是一根棍子,你练剑十三年,就准备改练棍法了?”

    剑晨早料到师父不会轻易同意,当下眼珠一转,带着些撒娇的口吻道“师父,弟子一看这根短棍就心中欢喜,你就让弟子留着吧。”

    “大不了大不了逐风剑我也带着,平时没事耍耍千锋,对敌之时再用逐风,你看可好?”

    伍元道人眼中突然有些笑意,生怕他看出来,又用力哼了一声,道“这可是你说的?”

    “是是是!”剑晨拍着胸脯,一迭声的应着。

    伍元道人道“也罢,那你就带着吧。”

    剑晨大喜,连道“多谢师父!”

    随即喜孜孜抱着千锋退到一侧,把玩起来。

    诸事已了,伍元道人当先带着剑晨往葬剑池外走去。

    他斜眼一眼,剑晨仍然抱着短棍爱不释手,不由开口道“徒儿,为师有一事不明。”

    剑晨目不转睛盯着千锋,随口道“师父请讲。”

    “却不知你对真银棍这个称呼怎么看?”

    咣当!

    黑漆漆的短棍千锋,落在地上,滚出老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