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9章 少女安安

章节目录 第19章 少女安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少女一巴掌下去,便睁开了眼,她思维还停留在受制于闻香公子之时,正是羞怒交加之际。

    心底在醒来的一瞬间便作好了宁死不辱的准备,抱着死也不让这该死的淫贼占便宜的念头,当下香舌一伸,便想咬舌自尽。

    岂知她美目一睁,发现面前之人乃是一面容清秀的少年,并非将她制住的闻香公子,一怔之下连忙收力。

    牙齿仍然狠狠咬在香舌上,痛得她又是“哎呦”一声娇呼。

    她这一瞬间动作倒是有些多,剑晨却被她一巴掌打得懵了过去,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

    少女吐了吐舌头,尽量舒缓着舌尖的痛楚,一双妙目却在剑晨满是惊愕的脸上打转,双手下意识护在胸前,仍然带着一丝戒备。

    两人就这么一蹲一站,四目相对,久久不语。

    好半晌,剑晨才回过神来,摸了摸脸颊上火辣辣的一团,感叹道“姑娘感谢救命恩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少女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疑惑道“是你救了我?”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又咬牙道“那淫贼呢?”

    剑晨耸了耸肩,有些低沉“死了。”

    “死了?”少女有些惊讶。

    那闻香公子的轻功,她可是有过亲身体验,想不到面前这位少年看起来与自己一般大,居然有本事杀得了他?

    剑晨看她表情,猜到她心中所想,不由苦笑道“那位兄台有些大意,而在下又一时失手”

    “哼!一个臭淫贼,还兄什么台!”

    少女气哼哼地打断他,双手一撑,娇躯站了起来,活动活动,倒没发现有何不适。

    “尸体呢?”

    剑晨让开身,指着那堆小土包,“埋了。”

    少女瞪大眼,“你这人,心肠倒好。”

    随即冲上去,在那土包上狠狠踩了两脚,仍觉不解恨,又啐了一口,“死淫贼,臭淫贼,叫你占姑奶奶便宜,活该!”

    她那娇蛮样子看得剑晨目瞪口呆,一时间作声不得。

    好容易等她踩得心满意足,方才开口道“对了,不知姑娘可知这位兄淫贼姓甚名谁?”

    少女转过头来看他,“怎么?”

    剑晨笑笑,指了指坟头上立着的空白树枝,道“死人为大,在下想着还是给他立块碑,可惜不知姓名,一时间无从着手。”

    “你这人”少女玉手抚上额头,一副受不了你的表情,大大的眼珠子又滴溜溜一阵乱转,狡黠笑道“好啊,他的名字我知道,不如我来刻碑好了。”

    剑晨一喜,拱手道“姑娘真是好气度,如此便有劳了。”

    他心想,这姑娘不错,人长得漂亮,气度也好,那位兄台险些冒犯于她,如今竟然不计前嫌,还愿亲手为他立碑,倒是心地善良。

    少女摆摆手,“那有什么。”

    果然扭过身去,从腰间摸出柄匕首,刷刷刷几下,当真在树枝平整的一面刻起字来。

    不大一会,她将匕首收回腰间,拍拍手,“好了。”

    剑晨凑近一看,眼前顿时一黑,差点摔个跟头。

    只见被当作墓碑的树枝上,工工整整刻着两行半清秀娟丽的小字

    死淫贼臭淫贼,死了活该,之墓。

    “这”剑晨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心道自己的江湖经验果然是浅了些,这看人的本事完全等于没本事。

    少女横了他一眼,毫不在意道“这什么这?像这种人,要我说就应该曝尸荒野才好。”

    “像你这么烂好心,小心将来在江湖上吃亏。”

    倒是忘了,她先前便在这臭淫贼手上差点吃了大亏,这会却老气横秋,一副老江湖的模样。

    剑晨无奈,只得道“谢姑娘指教。”

    少女皱了皱娇俏的琼鼻,“指教可不敢当,我还得谢谢你救了我呢!”

    说起救字,她自然又想起闻香公子的可恶来,忍不住又是一脚踏在坟包上。

    可怜闻香公子的新家还没住上一时半会,现下已经脚印遍布,眼瞅着就快平了。

    剑晨的眼角抖了抖,强忍住不去看那可怜的坟包,“姑娘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本就是我辈应做之事。”

    “你这人”少女展颜一笑,宛若春风化雨,教人看得身心舒爽。

    “咱们也别姑娘在下的叫啦,你叫什么名字?”

    剑晨听得好笑,心道一般问这种问题之前不都应该自我介绍的么?也不去与她计较,老老实实答道“在下剑晨,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贱晨?”少女银牙轻轻咬着嘴皮,明显是憋着笑,那个贱字咬得极重,“这姓氏还真少见。”

    剑晨面色一黑,“是剑,不是贱!”

    手指极力指向背后背着的逐风剑,示意此剑非彼贱。

    少女随他手指看去,当下笑意越发的浓了,哦了一声道“原来是真银剑的剑呀。”

    剑晨脸色黑完又白,险些昏倒,“姑姑娘怎么认得此剑?”

    少女扬了扬雪白的下巴,骄傲地道“天底下无论兵器还是武功,本姑娘不认得的还真不少。”

    “这么说来,你是剑冢的弟子喽?”

    剑晨奇道“怎么姑娘也知道剑冢?”

    “这不废话吗?我不知道剑冢,巴巴得跑这么老远来做什么?还差点”

    想到痛处,她又狠狠瞪了一眼闻香公子的坟包,俏足顿时又踏了上去。

    这次,真的平了。

    剑晨心里默默为这位不知姓名的兄台默哀了一番,赶紧转移话题“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少发哦了一声,歪起脑袋想了想,才道“我叫安安,你就叫我安安吧!”

    剑晨愕然,自己的名字还要想一想才说?

    你就叫我安安吧。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随便啊!

    当下意有所指道“姑娘这名字也很特别。

    安安也不知听没听出他话中之意,却是得意笑道“好听吧?”

    话锋一转,“喂,剑晨是吧?你是剑冢弟子,我能不能向你请教一门功夫?”

    剑晨一愣,奇道“姑娘想要请教什么功夫?”

    安安眼中有着一丝向往,冲口而出“当然是玄冥诀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