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1章 邪手追魂

章节目录 第21章 邪手追魂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明伯沉吟不语,良久方道“晨娃子,明伯一时没有准备,今日天色也不早了,不如你先在我这里住上一晚,待明日将盘缠给你如何?”

    剑晨一愣,“这”

    “这什么这,明伯你还信不过吗?你小子这一去不知得多久才回,明伯总得好生招待招待,也算是给你践个行。”

    明伯冲他一瞪眼,硬生生将剑晨的话堵了回去。

    剑晨无奈,行礼道“如此便多谢明伯了。”

    明伯这才哈哈一笑,“这就对了。”

    一转头,冲小二道“小陈,去收拾一下,准备”

    “对了,你们是要一间,还是两间客房?”又冲剑晨关切地问道。

    安安的俏脸顿时红了,柳眉一竖就要发作,剑晨连忙将她拦下,擦汗道“两间两间。”

    休宁镇不临官道,也并不处在交通枢纽地带,是以过往的客商或是江湖豪侠都是极少。

    受此影响,休息一下客栈的生意自然也是不好。

    整个客栈只有八间客房,看似很少,实则多半年都处于空置的状态。

    是以明伯一声吩咐,小二哥手脚也是麻利,简单打扫了下积尘,又换了两床干净的被褥,这就算收拾完了。

    两人来到后院,在小二的指领下推开客房的门。

    安安仍然气呼呼的,将她唯一的一个小小的包袱重重扔在桌上,嗔道“色鬼老头,哼!”

    剑晨跟在后面,满脸赔着笑,小心翼翼搓着手“明伯喝多了,喝多了,别放在心上。”

    安安转过头来,瞬间变得妩媚“小哥,你是不是也想只要一间房呢?”

    “呃?怎么会?”剑晨一愕。

    “那你跟进来干嘛?”安安咬牙切齿张牙舞爪。

    乒!

    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带上,剑晨的声音在出现在门外“姑娘好生休息,晚饭我来叫你!”

    安安噗哧一笑,俏脸得意非常。

    此时,客栈厨房。

    明伯背着手,紧皱眉头,半点醉意也无。

    “小陈,你跑一趟剑冢。”

    小二迎上来,不解“掌柜的,你这是为何?晨哥儿说的暗号不对?”

    明伯摇遥头,“这暗号其实就是晨儿的年龄,他今年来,是十六,明年来,暗号就得改成十七。”

    小二更加不解,“那晨哥儿不是说对了嘛?”

    明伯长叹一声“他说的倒是对,我却不对了,他要是十八再来,我便对了。”

    “你去剑冢,问伍元老头一个问题。”

    “什么?”

    “确定吗?”

    “不用去了,确定。”

    厨房里,陡然响起第三个人的声音。

    “谁?”

    小二大惊,甩手一挥,一枚梅花镖凭空出现在他手里,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射去。

    原来身上也是有着功夫。

    一只白皙到有些妖异的手出现在梅花镖的攻击路径上,白皙的手不慌不慌,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夹。

    去势急劲的梅花镖停了下来,镖身前端尖锐处,突兀得出现一张被黑布蒙着的脸。

    这张脸上,一双明亮得让人害怕的眼睛射出宛若利剑的光芒,刺在小二身上。

    “小朋友,你很冲动。”

    这声音阴侧侧地,听得小二陡然寒毛竖了起来,戒备道“你是何人?”

    明伯却很冷静,仍然背着双手,此时淡然道“小陈,你下去吧。”

    小二一怔,恭身道“是。”

    一双眼睛仍然满是警惕,小心翼翼地从黑衣蒙面人身旁走了出去。

    厨房里只留下明伯与那黑衣人。

    明伯看着黑衣人,看得很有兴趣,仿佛在看一件稀奇物事,突然笑了起来,“谁能想到,二十年前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邪手追魂,如今却改行做起了保姆。”

    黑衣人手指动了动,没见如何使力,那枚精钢打造的梅花镖突然断成两截,碎片叮叮当当落在地上。

    “老酒鬼,你信不信,往后你喝的每一坛酒里都有我的尿?”

    明伯呃了一声,像是突然被卡了脖子,笑容凝固在脸上。

    黑衣人无疑是在用一件无聊的事情在威胁他。

    可是这个威胁,对于爱酒如命的明伯来说,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因为他相信,这个江湖上论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邪手追魂自称第二,就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

    为了自己下半辈子能喝到纯正的高粱酒,明伯尴尬地搓着手,腆着脸转移话题“敢问邪手大人,伍元老头的用意为何?”

    黑衣人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毫不迟疑“不知道。”

    明伯一愣,“不知道?不知道他就把晨娃子扔出来了?”

    “不是伍元的意思,是晨儿感觉到了什么。”黑衣人摇摇头,明亮的眼中也有一丝迷惘。

    明伯皱眉“晨儿?他常年住在剑冢,能感觉到什么?”

    “伍元说,晨儿的武功有古怪。”

    “嗤,他自己教的晨娃子,还教出古怪来了?”明伯对此说法不屑一顾。

    黑衣人奇怪看他一眼,“你没见晨儿背着千锋?”

    明伯惊讶道“千锋?你说晨娃子背上那根黑漆漆的棍子真的是千锋?”

    旋即又是一惊,“晨娃子使得了千锋?”

    黑衣人肯定道“能。”

    “你怎么知道?晨娃子自幼怕剑,说不定只是想将千锋短棍当剑使。”

    黑衣人没有回答他,却突然说起了一件似乎毫无关系的事情,“今日我还见到你一个朋友。”

    明伯奇道“老头子还活在世上的朋友已经不多,你见着了谁?”

    “闻香公子。”

    明伯老脸顿时涨得通红,“呸呸呸,谁与那淫贼是朋友?莫说是他,就是他那死鬼师父,连给老夫提鞋都不配!”

    “哦?”黑衣人眉头一挑,“我还以为,你们酒色财气尘世四大家,向来同气连枝。”

    明伯悲愤道“邪手追魂,你若是再敢将老夫与色字头那些臭淫贼相提并论”

    黑衣人无动于衷“那便如何?”

    “老夫老夫拼得下半辈子不喝酒,也得打断你的腿!”

    黑衣人明亮的眸子里有着笑意,“老头子,你也很冲动。”

    “少废话,说!你干巴巴的提起闻臭淫贼作甚?”

    黑衣人正色道“他死了,被晨儿千锋化枪,捅穿了心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