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5章 一根两斤

章节目录 第25章 一根两斤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翌日清晨。

    天刚蒙蒙亮。

    休息一客栈里一个客人也没有,四块门板组成的大门也只开了一小扇,用以供早起的客人出入之用。

    虽然,大多时候并没有客人出入。

    守了一整夜的小二趴在柜台上,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

    以他往常的经验,这种状态至少还要持续两个时辰,客栈里才能慢慢有些人气。

    可是今天,正当他第二十九次睡梦自己接管客栈,成了休息一下客栈的陈掌柜时,一道人影已经从后院穿到了前厅。

    这身影身后背负着两件兵器,左棍右剑,正是剑晨。

    “小陈哥,来客人啦!”

    剑晨看着小二的口水滴滴嗒嗒浸湿了好大一块柜面,不由起了戏弄之心。

    店小二小陈一下子被惊醒,眼睛还迷登着,嘴里忙不迭地喊道“客官几位?打尖啊还是住店?”

    剑晨笑咧了嘴,故意压低声线道“我吃面!”

    “好咧,您稍晨哥儿?你作弄我?”

    剑晨笑笑,“可不能这么说,我不也是怕你被明伯发现当值的时候打瞌睡,扣工钱么。”

    小二一撇嘴,哂道“嗨,咱们掌柜你还不知道?昨儿夜里指不定又喝了几坛,没到晌午起不来。”

    “小陈,这月的工钱你还要不要了?背后说你老板的坏话?”

    他话音刚落,陡然觉得屋内光线一暗,一道胖胖的身影堵在只开了一小扇的大门外。

    看体型,再听声音,不是他衣食父母明掌柜又是谁?

    小二脖子一缩,连忙对剑晨道“晨哥儿稍待,我去厨房吩咐一声给你来碗面条。”

    脚底抹油,就想开溜。

    走到厨房门口,又顿了顿,“晨哥儿,要几碗?”

    却是想起了昨日与他同来的那位漂亮姑娘。

    剑晨笑道“隔壁没动静,兴许还睡着,先来一碗吧,凉了不好吃。”

    “得咧!”

    两人说话间,明伯一手提了小小的包裹,侧着身子进了客栈,喊住小二,叫道“要三碗。”

    剑晨向他看去,却见明伯今日双目中没有醉意,少见的很是清明,笑道“明伯今日胃口好,要吃两碗?”

    明伯没有说话,他背后却传来一道脆生生的女声,“还有一碗我的。”

    声音落下,转出个人来,正是安安。

    剑晨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昨日他向安安撒谎被当面拆穿,此时却是有点不知如何面对她。

    安安显然也还记着昨日之事,横他一眼,哼了一声,径自找了张桌子坐下。

    倒是明伯哈哈一笑,拉着剑晨也一齐坐下,看着两人道“两位小朋友倒是都起得早。”

    安安冷道“还好起得早,不然让某人说中兴许还睡着,那得多懒。”

    剑晨苦笑,心知自己是得罪了这位姑奶奶,只得顾左右而言他,“明伯,您老人家今日也是够早。”

    明伯哼了一声,道“还不是为你这臭小子,喏,你的!”

    说着将一直提在手里的包裹抛在桌上。

    只听呯的一声,原本就有些腐朽的木桌竟被震得险些散了架,这小小的包裹份量竟然不轻。

    剑晨与安安两人也是吓了一跳,此前看明伯提得轻轻松松,怎么会如此沉重?

    连忙解开包裹皮,瞬间黄澄澄的光芒晃花了两人的眼。

    这个小小的包裹里,竟然全是规规整整的金条!

    剑晨瞠目结舌,冲明伯不解道“明伯,这是”

    明伯笑了笑,毫不在意道“你的盘缠,出门在外,银票总有不方便的时候,还是带些黄白之物的好。”

    剑晨跳了起来,“哪用得了这许多?”

    明伯长叹一声“你这孩子也是老头子眼看着长大的,如今要出远门,明伯没有什么东西好送,也只有这些身外之物表表心意了。”

    “明伯,这”剑晨看着明伯,有些感动。

    他往常三五个月方才下山来休宁镇一次,与明伯虽然熟络,却也并不觉得感情深厚到哪里,岂知对方一出手便是如此贵重之物。

    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说什么才好。

    “三位客官,面来啦!”

    正在此时,小二端着托盘,其上放了三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习惯性地吆喝了一嗓子,从厨房走了出来。

    将三碗面条依次放在三人面前,笑嘻嘻道“三位客官,请慢用。”

    退向一旁,看也没看桌子诱人之物一眼。

    明伯哈哈一笑,拍了剑晨一肩膀,豪迈道“理这许多这什么,身外之物而已,来来来,面条凉了就不好吃。”

    端起碗来,胡乱扒拉两下碗里的面条,呼噜噜吸了一口,含糊道“这里总共十六根金条,每根重两斤,你小子省着点花,花完了早些回来,也省得你师父挂念。”

    “说起来你小子今年也十六了,正好十六根,就算老头子每年为你存了一根作诞辰之礼。”

    剑晨听得手一抖,面碗差点打翻,每根重两斤?

    安安也是听得眼皮狂跳,小心翼翼向明伯试探道“色老头,你这里该不会是黑店吧?”

    噗!

    两根面条,一长一短,从明伯鼻孔里喷了出来,惹得他好一阵老泪纵横。

    猛然咳嗽几下,明伯老脸涨得发红,“小丫头片子怎么说话呢?这要传出去,老头子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休宁镇外。

    出了镇子不过五里,入目所见又是一片荒郊野外。

    剑晨左棍右剑,身前还挂了个小小的包裹,走得有些沉重。

    安安也有个小小的包裹,只是看起来明显比剑晨那个要轻便许多,是以她仍然能迈着轻灵的步子,一蹦一跳地走得很是欢快。

    突然,安安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剑晨,“喂,傻子,你到底要去哪里?”

    剑晨擦了把汗,也是苦笑不已。

    他昨日得罪了安安,今日安安便给了他两个绰号让他选。

    一个是贱人。

    一个是傻子。

    剑晨拗不过她,左思右想,选择了后者。

    “衡阳。”他眼里有着一丝忐忑,却是坚定地报出了目的地。

    安安惊叫一声“衡阳?那么远?”

    青葱小手指着剑晨,气得直哆嗦,悲愤道“你你你,你个抠门鬼,背着金条下蛋吗?也不说买两匹马!”

    剑晨无辜,“休宁镇上没卖马的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