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60章 哭?笑!

章节目录 第60章 哭?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位姑娘,你待怎样?”

    石元龙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将自己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他与石玉轩始终父子连心,如今爱子受制人手,即便如石元龙这般火爆脾气,也不得不暂时克制起来。

    安安笑嘻嘻地道“你把我后面这个疯女人绑回去做儿媳妇,本姑娘就放了你儿子,怎么样?”

    她身后,仍然不能动弹的花想蓉脸色一变,气得凤目喷火,却又无可奈何。

    “安安,不可胡说!”

    剑晨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安安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虽然他先前还挖空心思地想着怎么摆脱花想蓉,但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她落入石玉轩之手。

    那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

    安安轻哼一声,撇了撇小嘴,“就知道你对这疯女人动了心思。”

    “开个玩笑而已,看你紧张成那样。”

    石元龙深深吸了口气,他可不像剑晨,没那么容易相信安安如此轻易就会放过他儿子,沉声道“姑娘莫要戏弄老夫,到底如何,你才能放了我儿?”

    安安吐了吐舌头,怎么才能放了石玉轩?

    她也没想好啊。

    就这么放了石玉轩,让石元龙带人滚?

    不是不行,可是安安气不过啊。

    石玉轩这个贱人,刚才可是趁她不能动的时候,在她俏脸上摸了好几下,长这么大,她何曾被人如此明目张胆的吃过豆腐?

    额闻香公子吃她豆腐的时候,她还昏迷着,不算。

    但是不放又能怎么样呢?

    安安虽然古灵精怪,到底也不是杀气深重之人,何况就这么杀了石玉轩,石元龙不找她拼命才怪,到时候又免不了一场苦战。

    她突然气得想跳脚,这都什么事儿啊?怎么手握人质的她,反而有种处处为难的感觉?

    一气之下,安安突然一指,在石玉轩肋下死死点了下去。

    石元龙大惊,怒喝道“贱婢尔敢!”

    身形一展,就要扑上。

    剑晨也是大惊,安安怎么说杀就杀?以石元龙的功力,含怒出手之下,她怎么挡得住?

    连忙也是运起转乾坤,拼命往前疾冲,千锋棍端的银芒已然开始闪动,希望在石元龙痛下杀手之前将之截住。

    在场所有人,包括郭传宗的脸色都是一紧,这场因为石玉轩突然受制,仿佛不会再爆发的混战,似乎又有了新的变化。

    “安大姐,你冲动啊!”郭传宗痛心疾首,他的反应比之剑晨还要慢了一分,此时再想上前截住石元龙已是不可能。

    就在所有人均作好了战斗准备的时候

    石玉轩。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他哭得眼歪嘴歪,眼泪、鼻涕、口水从面部齐齐涌了出来,混合在一起,一张原本还有些清朗的俊脸花得一塌糊涂,乍一看像是个白痴。

    石元龙前扑的身形陡然一顿,独子没死,这令他心下稍安的同时,也有些疑惑。

    臭丫头这一指,有这么痛吗?看这哭的,比他娘亲死的时候哭得还惨。

    剑晨也是长出一口气,石玉轩没死,那局面就还不算失控,关键的是,石元龙离安安的距离实在比他要近上不少,刚才若是硬要追,心中暗暗估算了一下,却是追不上的。

    只是他心中也是有些后怕,借着已经施展开来的转乾坤身法,速度极快地一扭,总算冲到安安身前,将她保护在自己身后。

    这才感觉好过了些。

    这一瞬间变化之快,不论是赤焰门众人,还是丐帮中人,均都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这是打,还是不打?

    安安却是一点也没有成为了场上导火索的自觉,她听石玉轩哭得悲切,终于一口闷在胸中的怨气出了少许。

    笑嘻嘻地,她又出指,这一次,点在了石玉轩腋下。

    有了前车之鉴,石元龙这次没有再作出过激的反应,只死死盯着安安,目光若能够杀人,安安早已千疮百孔。

    “哈哈哈哈哈!”

    一指下去,原本哭得稀里哗啦的石玉轩突然又放声大笑起来。

    他笑得极为畅快,仿佛遇上了这辈子最烦有趣的事情一般,笑得眼泪、鼻涕、口水更加欢快地涌了出来,这一次,彻底成了个白痴。

    “臭丫头,你玩够了没有?”

    石元龙眼看爱子被人如玩具一般恣意玩弄,几乎将一口老牙咬碎,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他心中的愤怒,实在已经到达了顶点。

    安安却是不惧他,笑道“怎么样?本姑娘的点穴功夫比你高明得多了吧?”

    石元龙强压怒火,沉声道“是,姑娘的点穴功夫确实比石某人高明得多,在下甘拜下风。”

    “那么,姑娘也玩够了,可以放了我儿了么?”

    安安手一扬,又在石玉轩身上点了点,顿时,笑得快断气的石玉轩终于安静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本来是玩够了,但是,老匹夫,你刚才竟敢骂本姑娘是贱婢,哼!”

    她伸手往怀内一摸,手掌上顿时多了一颗朱红色的药丸来,在石元龙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小手在石玉轩下颌上一捏。

    石玉轩动弹不得,哪里反抗得了?

    顿时嘴巴一张,药丸入了他口。

    安安又是一指点在他咽喉,石玉轩不自觉地作了个吞咽的动作,那枚药丸便被他吞进了肚里。

    石玉轩的惊惧不是不就连石元龙也是抢上一步,皱着眉头喝道“你给他吃了什么?”

    安安笑道“没什么,本姑娘闲来无事炼制的药丸而已。”

    “什么药?”

    白眼一翻,安安没好气道“你这不废话么,当然是毒药啦,难道还会是补药不成?”

    “肝肠寸断鹤顶红,怕不怕?”

    石玉轩一听,吓得魂飞白色散,哭喊道“爹爹救我!”

    “闭嘴!”石元龙看着儿子没出息的样子,心中的怒气更盛。

    看着安安,一字一顿道“第一,交出解药,第二,老夫拼着今日死儿子,也得将你这臭丫头碎尸万段!”

    他内心的底线一次又一次被安安撩拨,终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石元龙身体四周的空气,突然扭曲起来。

    剑晨面色一凝,这场景他见过一次,正是极阳内力催发到极致时才会产生的现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