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15章 暗算

章节目录 第115章 暗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诸位,今日天色已晚,若还有想买消息的,明年请早!”

    湖心处的小舟里,传来白衣女子清脆悦耳的嗓音。

    只是这声音,却听得岸边在场之人全数愣了一愣。

    这就完了?

    抬眼看了看天色,不对吧?

    天色已晚?

    这日头才刚刚偏西了几分,怎么着,也与夕阳扯不上半分关系,怎么就天色已晚了?

    只是水月府做事,向来只出结果,不给解释。

    天色已晚四字一出,那叶小舟也不见有人出来划动,湖水也无波澜,竟然无风自动,向着远处如箭般飘了开去。

    从岸边望去,才一眨眼功夫,已成了小黑点。

    雷虎陡然一声怒吼“留下!”

    小舟远去,其他人或许只是心中惋惜,而雷虎却记得清楚,他那才认下的兄弟,还没回来。

    剑晨身负神兵榜排行第一的千锋,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似他这等初入江湖的菜鸟,竟然拥有绝世神兵。

    这在有心人的眼里,无疑好比豺狼眼中的小肥羊,若有机会,谁不想啃上两口?

    万料不到,以水月府的名气,竟然丝毫不顾及羽毛,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就敢抢人?

    雷虎行走江湖多年,心念电转间,已然抹过无数念头,心中不由对他这兄弟起了担忧之意。

    奈何他轻功着实太差,别说此刻如箭般远去的小舟,就是此前停止不动,他想上去,也得靠游

    雷虎他没有轻功,有的却是,拳!

    雷虎啸天拳!

    平地里,陡然炸起一声惊雷,惊得所有人齐齐一跳,有离他近一些的,纷纷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右拳冲着小舟猛然轰出。

    嗷!

    拳出,势若恶虎,百兽之王的咆哮震彻周遭。

    四周被人胡乱拴在树上的无数马匹陡闻虎吼在侧,吓得嘶叫连连,有品相差上一些的,竟然被惊得屎尿齐出,马嘴中喷出白沫,就此倒地而毙。

    雷虎含怒而为,这一击,运上了十二成功力。

    一拳之威,恐怖如斯!

    平滑若镜的湖面在他拳力过处,如被刀切斧削一般,从中裂开两半,拳势若虎,虎走龙形,湖面上,顿时现出一道水龙,紧紧追着即将消失不见的小舟而去。

    “雷虎之拳,果真不凡!”

    远方,白衣女子银铃般的笑声飘荡而来,语气中竟对这惊天动地的一拳浑不在意。

    有目力好的,只见那远去的小舟上,遮挡船仓的布帘无风而起,同一时刻,湖水翻涌起来,竟然生生立起一道厚实的水墙。

    砰!

    水龙与水墙,狠狠碰撞在一处,激起漫天水雾。

    轰然巨响中,白衣女子的声音仍旧清晰可闻

    “小女子多谢雷兄一拳相送!”

    强猛冲击力下,小舟箭射的速度,又猛增了几分,待得白衣女子话音落下,那已成小黑点的小舟,终于消失无踪。

    “可恶!”

    弄巧反拙的雷虎怒叫连连,气得顶上须发根根倒竖,却又莫叹奈何。

    他把脚一跺,地下炸出一道深坑来,因着愤怒而通红的虎目四下扫射,像在寻找着什么。

    小舟虽走,但先前在岸边维持秩序的水月府众也是不少,雷虎的想法,便是想抓上两三个来,严刑拷打一番,不信,打不出个所在来。

    只是令他惊讶之事再次发生。

    原本混在人群里的那些白衣人,此刻竟然一个也不见!

    就仿佛凭空消失一般,连根白线也没留下。

    “水月府,莫要落在洒家手中!”

    怒发冲冠,雷虎陡然仰天长啸,猛虎气势游走身侧,十尺之内,无人近得了他身前。

    所有人,噤若寒蝉。

    舟底。

    被那条裂缝沉入水中的剑晨,此刻正被一张坚韧的大网缠得死死不能动弹。

    那大网的一端正接连在小舟底部,随着小舟远去,他也连带着越走越远。

    突遭暗算的惊惧早在落入水中的那刻便已消去,他在网中,奋力挣扎不已,但却不知,这网是以何物所造,不仅越挣扎,收得越紧。

    便是用千锋化作的孤星银匕割去,也是毫无用处。

    逐风剑倒也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可惜他情急之下也只是将剑身抽出极小的一段,随即全身一颤,又重重插归鞘内。

    心中那道坎,即便是在生死悠关之时,仍未放下。

    只是他这一犹豫,大网已然收得极紧,全身上下立时被禁锢得全然不能动弹分毫。

    他落水时本就突然,毫无准备之下,胸中之气并不太多,又是一番大动作下来,此刻胸腹间那股气闷憋屈感几欲炸裂而出。

    大惊失色,心想莫不要淹死在湖中?

    不敢再有多余动作,师父教授的闭气法门运了起来,能多拖得一时,便是一时。

    由此,缠在网中的剑晨无奈之下,只得由着小舟拖拽着他渐渐远去,又再坚持了一柱香的时间,胸中气息终于耗尽,意识一沉,昏了过去。

    一个时辰之后。

    一片狼籍的湖岸边上,除了几匹被吓得肝胆俱裂而毙的马尸之外,所有因水月府现世而赶来的江湖中人,一个也不见。

    就连暴怒的雷虎与邵阳三雄,也早已离去。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中,三匹快马疾驰而来。

    不一会儿功夫,三马来得近了,只见马背之上,却是两男一女。

    两男之中,有一身材魁梧的壮汉,满脸络腮胡,状似野人,身背一条齐眉短棍。

    而另一人,却是个翩翩俏公子,手中折扇一摇一摇,倒是潇洒自在。

    而那少女,空有一副曼妙身姿,面容却实在普通,此刻即便骑在马上,小手也是不自觉往脸上摸去。

    三人行到湖边,勒住马头。

    那大汉讶道“咦?不是说水月府在此吗?怎的一个人影也没见着?”

    俏公子眉头一皱,跳下马来,望四处张望一番,面上自得之色收敛而去,郑重道“奇怪,以此处的情景来看,之前确实有大量人马在此齐聚,怎么”

    “难道是我们来得晚了?”

    那少女骑在马上,眸子里透着失望,责怪道“都是你,非得跑去办什么事!如若不然,咱们就赶上啦!”

    刷!

    俏公子折扇一收,摇头道“以水月府往年惯例,此刻还远不到离去之时,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突发之事。”

    “那怎么办?”少女急道“本来说想来找水月府消息,现下怎生是好?”

    “怎生是好?”俏公子笑笑,目光望向远方,“衡阳在即,依原计划罢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