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17章 玄冥再现

章节目录 第117章 玄冥再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若要报仇,第一步,自然得先从这里出去。

    剑晨虽然有着曾到过此处的印象,但也只是一星半点的记忆而已,远不能支撑他轻松写意地离开这间密封无门的屋子。

    是以,他在发现那处孔洞之后,仍然沿用老方法,一寸一寸摸索而去。

    希望除了那用来照明的银镜机关之外,还能摸索到其他譬如开门什么的机关。

    可惜,整整一面墙摸下来,除了满手的白灰,竟一无所获。

    他也不气馁,毕竟能进,自然便能出。

    换了个方向,又往另一面墙摸去。

    这一次,才摸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

    先前在光线照映下,他只是觉得这面墙上凹凹凸凸,似乎被人用刀剑之类砍过一般。

    现下离得近了,手指处传来的触感,却又并不像是刀砍的痕迹。

    心下一喜,连手眼并用,仔细往墙上看去。

    这下,立时有些发愣,这些痕迹竟然是一个个浅显的字迹!

    他认真辨识着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费了好大劲,一行熟悉的小字映入眼帘。

    凄凉冠冕几迁改,寥寥绝景日更迟,天生一物变三才

    这不是

    玄冥诀!

    他悚然大惊,这行小字,明明就是当日大叔塞给他的那本小册子上开头的诗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连又往下辨认开去。

    这

    剑晨的眉头,皱了起来。

    当日那本小册子虽然最后被他烧毁,但当中的内容却已牢牢背下。

    据他所知,那本册子里记载的,乃是春秋战国时期群雄逐鹿的故事。

    然而墙上的字迹虽然没有看完,但只开头片语也能看出,这却是秦统六国之事。

    这是为何突然,他脑中灵光乍现,想起一事来!

    当日巫州城中,因着跟踪安安,他路遇一青衣神秘人。

    玄冥有三,一曰守,二曰攻,三则合!

    原来玄冥诀,并不是一本,而是三本!

    这墙上之字,又是另外一本!

    想通此节,剑晨强行压下心中激动,这些模糊不堪的字迹在他眼中有若至宝,连小心翼翼一行一行辨认下去。

    当日那本小册子上,密密麻麻记了有数万字,直弄得他头皮发麻。

    而此刻墙上的字迹,粗略扫去,怕不得也有上万之数,加之许是年生久远,字迹已经模糊不清,这一辨识起来,直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心力交瘁至极。

    好在花费约摸两个时辰,这面墙上的字迹好歹辨认完毕,当中有模糊不清之处,稍稍推敲上下文,倒也识了出来。

    他长长松出一口气,这故事是否如那本小册子上一样精彩,已经无暇顾及,因为另一个难题,已然摆在他眼前。

    若要从中破解出玄冥诀来,便得需用到他自小带在身边的晨字玉佩,可是,墙上的字迹本就比那小册子上的蝇头小字来得大,加之又以模糊,这倒是不好用玉佩破解之。

    此刻手边又无纸笔,不然还能抄之下来,再以玉佩破之。

    看来,也只得先强行背诵下来,待从此间脱出之后,再去寻纸笔破解。

    剑晨揉了揉太阳穴,头昏脑涨之感,又足足花费了一个时辰,才将上万的字迹牢牢背诵了下来。

    玄冥既然有三,如此才有二,那么是否另外两面墙上也有字迹?

    怀着这种期待,他不顾身体与精神的双重疲乏,又继续往另外两面墙上摸去。

    可惜,几乎磨破一层手皮,他也未曾在其他地方,再摸出哪怕半个笔划来。

    更令他泄气的是,在寻找其余玄冥诀的同时,可是,这一圈摸下去,什么也没有

    这该如何是好?

    他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腹中已隐隐传来饥饿之意,这才想起自从在邵阳吃了几个馒头之后,便再也没吃过东西。

    难道没被湖水淹死,反而要在这密室中活活饿死不可?

    正当剑晨一筹莫展之时,他的耳中,隐隐约约间似乎听到一点声音,仔细倾听,却又半点也无。

    起初,他以为是因为身体太过疲乏,耳朵出现了幻听。

    可是,过不了一会,那声音又再出现,这次,不知是声音变大了些,还是发出声音的人或物离密室近了些,那声音竟然清晰起来。

    他这才听清楚,竟然是个女子说话的声音!

    “你这人大白天的不来,干嘛非挑晚上?”

    “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又是这种荒废掉的老宅子,很吓人的好吗?”

    那女子似乎越走越近,说话的声音也越加清晰起来,仿佛正在向什么人抱怨着。

    “你都说是荒废的老宅子了,不现在来,大白天来惹人怀疑么?”

    被女子抱怨那人似是听得烦了,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就你这模样,当真鬼来了,还不知道谁吓谁呢!”

    “你!”

    这声音听来,是个男子,但剑晨不知怎的,落入耳中,心中竟然泛起强烈的熟悉亲切之意。

    这人我认识吗?

    他的眼中闪出一丝疑惑,只是,现下却也不是细想之时。

    相比起被关在密室中活活饿死,此刻不管出现的是谁,哪怕是将他抓来的水月府中人,也总好过莫名其妙关在这里无人过问的好。

    “喂!”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俯冲向那团小小的孔洞,扯着嗓子往外吼着。

    “呀!”

    外面果真是有人,剑晨这一嗓子,立即将那抱怨中的女子吓了一大跳,禁不住放声尖叫起来。

    “有有鬼!”

    她的声音颤抖至极,听在剑晨耳中,顿时嘴角抽了抽。

    “这位姑娘,在下并不是鬼,而是被奸人陷害困在此处,还望两位相救则个,在下感激不尽!”

    他唯恐女子被这一吓,拖着同伴便逃,到时他却去哪里哭去?是以语速极快地说道。

    “咦?”那女子惊讶道“这个声音好耳熟啊!”

    “你是笨蛋么?”那道令剑晨熟悉不已的男声讽道“夜夜哭着喊着要找夫君,如今你的夫君和你说话,听不出来么?”

    夫君?

    剑晨的嘴巴大大地张了起来,这世上,能如此叫他的,仿佛只有一个人

    感谢书友以善结缘对本书的打赏,同时也感谢各位长期以来对本书的各种支持,包括但不限于收藏、点击、推荐票,以及在书评区留言鼓励我,哈,哈,哈,拜谢各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