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19章 疯魔

章节目录 第119章 疯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八门金锁阵!”

    安安淡然的声音响起“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生、景、开,三门为吉,伤、惊、休,三门则伤,杜、死,两门而亡,此间银镜布局,正好暗合八门中之休门,乃是以困伤敌之法。”

    “安安,你懂得真多”

    剑晨听得一愣一愣,发自心底地赞叹了一句。

    “少废话,你先去找一枚银镜,在上面按一按,看看是否有松动!”

    安安或许还在气着那一声蓉儿,没好气地道。

    剑晨听了,不敢回嘴,连就近找了一枚银镜,伸出手指按了下去。

    果然,这枚银镜虽是镶嵌在墙上,但若稍稍用些力,虽然还不至于将其从墙上抠下来,却也能够令其微微动一动。

    只是他这一动,从上一枚银镜上反射而来的光线顿时出现了偏差,屋子里的光亮,很明显地暗了几分。

    “能动!”

    他有着激动,也有着叹服,真是想不明白,安安的小脑瓜是怎么长的,为何会懂得如此多的事情。

    “嗯。”安安倒是没有如他那般激动,甚至连得意也没有,只是淡淡道“如此,你便去每一枚银镜上按一按,务必要让每一枚银镜接收光线的角度出现偏差。”

    剑晨听了,答应一声,当下脚踏转乾坤,身形化为一道残影,速度极快地在屋内游走。

    每一步走出,便有数枚银镜被他按向一旁,顿时令银镜不能准确接收到折射而来的光线,待他一圈走下来,密室中,已然全黑了下去。

    只有那碗口大的孔洞中,透进来一缕微弱的月光,总算令他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咔咔咔!

    随着光线暗去,剑晨的耳中,陡然听到似乎从地底下传来的咔咔声响,仿佛某种机关被拨动的声音。

    “成了!“

    剑晨激动地吼了一嗓子,他的目光随即四处扫射,寻找着可以令他脱困而出的空隙。

    原来就如此简单?

    “成你个头!”

    安安冷笑的声音,有如一盆凉水当头泼下,顿时令他激动的小火焰在瞬间浇灭于无形。

    “还不行吗?”剑晨脑袋低垂,丧气无比。

    “八门金锁阵若是如此容易破,又怎能称得上千古奇阵?”

    剑晨不用看,也知安安必定又翻了个白眼。

    却又听安安继道“好在此间的阵法只是取了八门之一,破解起来,就要简单不少,其实”

    “设置这阵法的人,当初定然不会是为了困敌,而只是稍加改良,用于遮掩这间密室而已,所以在外面必定有着开启机关的关窍,不过既然你在里面,我也就懒得去找了。”

    花想蓉在一旁急得不行“你倒是快解啊!”

    “不然你来?”

    安安对于呛花想蓉这件事,始终放于第一位。

    “你来,你来”

    要论斗嘴,十个花想蓉也不是安安对手,只半回合,便败下阵来。

    “哼!”安安哼了一声,骄傲得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这才不理花想蓉,冲剑晨道“傻子,你听我说”

    “你沿着孔洞中透入的那缕月光,找到它打向的第一块银镜,然后往右下按,确保这枚银镜反射的光线能打在你左手面墙壁正中另一枚银镜上。”

    剑晨不敢怠慢,连照着安安的吩咐,一枚一枚银镜按去。

    初时进展极快,密室内渐渐又起了光明,只是这一次,光线的折射轨迹却是沿着另一条线路延展而去。

    不过随着连接到的银镜越来越多,安安每发出一次指令的时间,便越长,如此仅凭着脑中的想像,再加一点粗略画在地上的草图来推演阵法,对安安的心力消耗也是达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

    两人如此配合着,一步一步极为细致地破解着密室中的阵法,当有一半的银镜连接到光线时,天边,已然露出一抹鱼肚白。

    这一破解,已是耗费了两个时辰。

    剑晨本就饥渴不堪,此刻全凭一股毅力支撑着身体,而安安更是心力交瘁至极,发出指令的声音,越来越显微弱,令人担心似乎就在下一秒,她就得昏睡过去。

    “安安要不要,休息一会?”

    剑晨听出她声音中的疲乏,不由担心道。

    “你别打岔!”安安喝斥道“眼下休门阵才破解了一半,往后每一步的推演量,都得成倍增长,此时若是停下,我又得重新开始演算!”

    “两军对垒,讲求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阵法演算,也是如此!”

    她强打精神,音量提高了不少,树枝重重往地上一划,再度发出一到指令。

    “可是”剑晨只觉喉咙里干涩无比,恍惚中,那道为他挡下赤焰门众人的单薄背影又出现在眼前,嘴巴张了张,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就连花想蓉,此刻也没了与安安斗气的心思,她拉了拉管平衣角,打眼示意一番,悄悄退了开去。

    却是为两人采办吃喝之物去也。

    诚如安安所言,往后每一步的推演时间,早比先前更加长久,待花想蓉提了食物回来时,安安的推算,才又只过了两步而已。

    此刻的安安浑然已入忘我境界,她的口中喃喃念叨着些在场众人均听不懂的言语,在花想蓉与管平两人眼中还能见到,她的双手时不时也在空中比划着,状若疯魔。

    花想蓉将馒头塞进她嘴里,她就吃,水壶喂到她嘴边,她就喝,除此之外,所有人,所有事,全数不在她关注范围之内。

    只有偶尔对剑晨发出一道道指令的时候,反而才能令人将悬着的一颗心暂放下半分。

    因为只有此刻,剑晨等人才能确认,安安她,还没疯。

    如此这般,从天刚大亮,到烈日高悬,最后,夜幕低垂。

    整整一日的时辰,便在安安疯疯魔魔与众人神经紧绷中度过。

    好在这几日节气尚好,晴天不断,白天有烈阳,夜晚却也有皎洁的月色,这才令安安的破阵之路一直未曾中断下来。

    “好了,最后两枚银镜你将你头顶上那颗略略往下一些,最后一颗就不用我说了吧”

    安安虚弱地几乎已经听不见的指令再度传来,这最后两枚银镜之间的取舍,足足令她耗费了两个时辰,方才最终确定下来。

    剑晨的身躯早已麻木,只是习惯性地依照安安的指示,奋力一跃,将头顶上方那枚银镜依言按动。

    咔咔咔!

    地底的机关声响,落入众人耳内,宛若天籁!

    感谢书友1322768980对本书的打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