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38章 纯阳剑宫

章节目录 第138章 纯阳剑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骊山。

    此山由古以前,便是皇家园林地,骊山多峰,峰上各朝各代离宫别墅众多。

    除了入山之后的第三峰。

    峰上非宫非墅,却是座巍峨磅礴的道家观。

    这日,峰下来了一人。

    他沿着绕山石阶,一步一步,走得不快,但每步踏出,却极为坚定。

    约摸走了有小半日光景,堪堪行到半山腰。

    他停了下来,稍稍歇了歇脚力,抹了把额头微微浸出的汗珠,清亮的目光眺望峰顶,目中有着期待。

    这人身后交叉背负着一剑一棍,正是剑晨。

    当日在万药谷,萧莫何向他道明欲救花想蓉所需之物后,便指点了他出谷的暗道。

    而安安本想跟着,但萧莫何却言,花想蓉乃是位女子,日常照料方面多有不便,希望安安留下,好便于照顾。

    至于管平,萧莫何却是叫他作了苦力,不把花海中那两处伤痕与一处被他砸了个坑的破漏处修补好,此生是非想出谷了。

    是以,最后出来的,便只有剑晨一人。

    他在半山腰找了一处小亭,歇息片刻,忍不住又掰起手指仔细算了算日子。

    自他出万药谷,已过了三日。

    萧莫何当日又喂了花想蓉一颗正品九转定魂丹,但由于安安此前已喂了一颗,是以效力方面已然打了折扣。

    本来可保八十一日性命的定魂丹,如今只得六十三日。

    时间紧迫,剑晨自出谷来,不敢怠慢,照着萧莫何的指示星夜不停,好在纯阳剑宫本就在长安附近的骊山上,与万药谷倒是离得不远。

    并且所提三物中,梵天寒芒剑才是重中之重,若无此剑,另两物寻来也是无用。

    所以,剑晨当即决定,他成为武林公敌的第一步,便从这纯阳剑宫开始。

    不敢多待,他只是稍稍抹了把汗珠,便又即往上行去。

    当,当,当!

    才又行了没多远,骤听峰顶道观中响起厚重宏亮的钟声。

    侧耳静听,这钟声足足响了十二下,方才停歇。

    他也是奇怪,此时非午非夜,更加不可能是早课时间,敲钟做甚?

    倒也并不多想,或许纯阳剑宫的规矩便是在此刻敲钟也未可知,于是再度前行。

    半山腰说是半山,却离峰顶已然不远,才又走了一个时辰,远远的,巨大的道观门洞已然在望。

    便是门洞左右守门的两位道人,也已隐约得见。

    他心中一喜,抱着万一的期待,脚下加快了几分。

    纯阳剑宫毕竟谓为正道,万一感念他取剑乃是为了救人,就此将梵天寒芒交与他,也未可知。

    虽然这个可能性实在小得可以令人忽略。

    心中翻着念头,才数个呼吸间,他已来到近处。

    离得近了,这才见守门的两个年轻道人,每人手臂上各缠了一条白纱,神情中也带着些悲哀之意。

    剑晨的心头,不禁一沉。

    看来道观中,定然有某个大人物过世。

    好巧不巧,正好是他有求上山之时,这下,恐怕万一的希望又得少了大半。

    “来者何人?”

    他正踌躇着,两个道人已发现他身形,顿时喝道。

    语气中带着不善,果然是心情不好的表现。

    来都来了,断没有退却的道理。

    剑晨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拱手施礼道“两位道长,在下乃是剑冢弟子,今日前来贵观,是为了求见一位前辈。”

    “剑冢的?”两个道长面色稍霁,却又有些愕然,似乎想不明白隐世多年的剑冢中人,今日怎么会寻上纯阳来。

    左首那道人还了一礼,客气道“原来是剑冢弟子,却不知阁下来我剑宫,欲见何人?”

    “额”剑晨尴尬摸了摸后脑勺,探询道“不知修罗殿主焚魂真人,可在观中?”

    他此言一出,两个道人本已缓和下来的面色,陡然大变。

    锵啷一声,两人手中偑剑已然出鞘。

    先前说话那道人厉喝道“小子,你到底是何人?!”

    剑晨一怔,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连忙又拱着手道“在下并无虚言,确实是剑冢弟子。”

    “放屁!你明知剑冢久不出世,欺我二人识不得你真面目,是也不是?”

    另一人脾气更是火爆,口中怒骂着,剑尖连点,挽出几点寒星来,便往剑晨周身要穴疾攻而去。

    剑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怎么话没说两句,就动起手来了?

    他往旁一闪,避过剑锋,连连摆着手道“两位道长,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姥姥!”

    道人一击落空,面色更显冷厉,脚步平移,追击而上。

    这一声呼喝,顿时令剑晨心头火起,他此生哽阻在胸的,便是从未谋面的至亲之人,而这道人全然没有半分出家人的慈悲为怀,一上来就辱及家人。

    这让他如何能忍?

    能被派来守门,可想而知,这两个年轻道人的修为着实不高,便是连他师弟尹修空也多有不如。

    他连千锋也懒得使,只在身形移动间,脚步微错,转乾坤身法运起,当即便令持剑攻来的道人眼前一花,手腕不知怎的,突然一痛。

    再回过神来时,手里的佩剑便已落入剑晨手中。

    剑晨对那剑瞧也不瞧,手臂一挥,抛了老远。

    看着突然有些惊惧的两人,他哼道“两位,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么?”

    岂知那两人面上的惊意才现片刻,立时又化为悲痛厉色,怒喝道“好贼人,果然有些手段,你且休得意,今日须叫你走之不脱!”

    话音落下,那失了佩剑的道人伸手入怀里一摸,取出一管两寸来长的竹筒来,往天一捏。

    砰!

    轰然巨响中,从竹筒内射出一枚火红光亮的火球,直射入天。

    不用想也知,此乃他纯阳剑宫召集同门之信号。

    剑晨看了,脸上也是无奈,叹了口气,心道如此也好,万一来个明事理的,再好生说道说道。

    他毕竟有求于纯阳剑宫,也是不想将事情闹得太过僵,到时倒霉的,也还是自己。

    索性垂手立在一旁,与两人一起,静静等着纯阳之人。

    发完信号,两个道人一直目露戒备地盯着他看,生怕剑晨见势不妙,溜之大吉。

    此刻见他不为所动,心下却又有着气恼,怒道“小子,待会来了宫中师长,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还能如此淡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