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39章 忍让

章节目录 第139章 忍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道家观之内,纷乱杂陈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快速往山门处逼来。

    听这声音,来得人定然不少,这使得与剑晨对峙的两个道人大大松了口气。

    “何方宵敢来我纯阳剑宫闹事?”

    人未至,声已到,天空中陡然响起一道炸响,令人闻之丧胆。

    “吴师叔,这里!”

    两个道人一听,顿时大喜,连连仰天高叫道。

    剑晨的面上,也多了一抹凝重,此人还尚出现,便先声夺人,功力却是不低。

    正思虑间,从门洞内暴出一道人影来,门口三人只觉急风扑面,再定神时,场中已多出一个人来。

    却是个体型微胖的中年道士。

    剑晨注意到,这道士道袍的领口处,竟然绣了小小的一个“修”字。

    这令他眼睛微微一眯,这人,难道恰好出自修罗殿中?

    “吴师叔!”

    见了来人,两个守门道人赶紧躬身行礼,看来此人在派中的地位定然不低。

    那姓吴的微胖道人嗯了一声,一双厉目已然转向剑晨,喝道“小子,你是何人,敢来我剑宫生事?”

    剑晨的脑袋微垂了垂,暗道“如今的道士难道都是如此火爆之人?”

    面上却不表露分毫,仍然如先前一般,拱手行礼道“在下剑冢伍元真人门下弟子,今日所来,并非生事,而是欲求见贵宫修罗殿主焚魂真人。”

    吴姓道人倒也没像守门两人那般皮毛火起,而是愣了一愣,迟疑道“你要见我师父,所为何事?”

    正说着,从门内稀里哗啦又冲出许多道士来,老的少的,胖的瘦的,粗粗一扫,竟是数十人之多,几乎将本来还算宽阔的山门外站了个满满当当。

    剑晨一看,今日之事若不说明白,怕是连门也进不去。

    也罢,他将心一横,直截了当道“在下有一朋友身受重伤,经高人指点,须得借焚魂真人的梵天寒芒剑一用,方可活命。”

    “还望这位道长通融通融,禀报则个!”

    他一口气说完,极为诚恳地拱手躬身。

    半晌,却得不到回应,只觉身周的空气,随着他梵天寒芒四字出口,骤然低了不少。

    不禁有些奇怪地抬起头来,惊然发现,在场数十个纯阳剑宫弟子,包括那吴姓道人在内,所有人的脸上,冷厉无比。

    剑晨见此,惊讶道“吴道长,你们这是为何?”

    他又不是傻子,对面这些人目光中透出的敌视意味,他如何不明?

    虽然已知此行定然不会轻松,但也没料到,只是在山门外提了提梵天寒芒,所有人竟然都是一般反应,如临大敌。

    他的问题,一时间竟无人回答,空气中的氛围,越来越低,直至降入冰点。

    铮!

    不见吴道人有何动作,他身后的长剑陡然一跳,再出现时,已经握在手中。

    “贼子,你的狗胆倒也肥壮,竟然还敢来!”

    他撕哑着喉咙,咬牙切齿地一个字一个字挤了出来,面上的神情变幻莫定,一会冷厉,一会竟又露出悲容。

    “吴道长”剑晨怔了怔,不由道“在下首次登门,何来还敢来一说?”

    “休得狡辩!”

    吴道人身形猛顿,交错出剑意来,寒光大盛,喝道“看剑!”

    一剑即出,道道剑意游荡其上,竟有森罗之感。

    剑晨头疼不已,此刻心底深深想着安安,若她在此,定能一眼看出其中关窍,倒是不必大打出手。

    奈何,安安既然不在,他也不能束手待毙,千锋仍然未动,保留一丝希望,只以转乾坤身法与之周旋起来。

    “道长,你当真认错了人,在下来此,并无歹意!”

    他一面闪避着吴道人步步紧逼的攻势,一面得空还解释道。

    “哼!”

    吴道人自是不理,衣袂飘飞间,剑光越舞越快,到得后头,已然连人带剑,成了一团光影。

    这下,剑晨便不能如此轻松。

    他虽然功力更进一步,达到出师境界,但对方在纯阳剑宫中辈份想来也不低,功力至少也在名动境界。

    如此境界的高手,以剑晨目前的功夫,虽然能敌,但还做不到游刃有余的地步,更何况此时他不动千锋,只是以身法周旋。

    是以才过得几招,便已有了捉襟见肘之感。

    见此,先前守门那两人相视一笑,终于彻底放松下来。

    被剑晨夺了剑的年轻道人笑道“贼子,先前恁般威风,怎得遇上咱们师叔,就不行了?”

    “就你这般功夫,也敢上纯阳闹事,哼!”

    他眼看着场中形势越来越往吴师叔那边倾斜,面上得意之色更盛,似乎已经预见到那可恶的小子失手被擒的一幕。

    到时自己非得好好招呼招呼他不可!

    这年轻道人入门不过三年,道家静心养气的功夫没有学着半点,倒是睚眦必报的脾性,不知学自谁人。

    不过,他有一点看得不错,场中,剑晨的情势,着实开始不妙起来。

    纯阳剑宫的剑法,据传得自八仙之一的纯阳子吕洞宾,这说法如今已不可考,但纯阳的剑法精妙,却是武林中公认之事。

    任他转乾坤如何神妙,在只躲不攻的情形下,总也逃不出吴道人如影随形的剑光,身上的衣衫已有多处被割裂破损,好在并未伤到皮肉。

    一味的忍让换来的,却是对方咄咄逼人的利剑,这令剑晨心中憋着的一团火已然有了喷发之势。

    自衡阳洛家一行后,再遇上花想蓉舍身之事,他的心态,已然有了不小的变化。

    仇恨的种子,已然在他胸中生根发芽,慢慢腐蚀着他那颗保持了十三年的赤子之心。

    一声冷哼骤然从剑晨化作的残影中传来,只听他冷然道“吴道长,在下已足足让了你三十招,你再如此,便不要怪在下不客气!”

    吴姓道人闻言,剑势不禁微滞。

    他的心中,何尝不是越打越是心惊?

    这小子看似年纪不大,功夫却不一般,每每在自己布下的必死圈套中如泥鳅般一滑就走。

    眼下明明是他占着上风,然而听得剑晨如此言语,他的心中,竟然提不起一丝反驳之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