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41章 仙逝

章节目录 第141章 仙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唉”

    那道始终不知身在何处的温和声音长叹道“小施主,你本非如此人,又何必如此做?”

    铮铮铮铮铮!

    剑晨此刻心绪震动,丹田内混沌内力奔涌间,令得千锋跳跃不定。

    随着千锋银芒的吞吐,他目前所会的归一剑法共四层三十六招,一一自棍端闪现而出,又以更快的速度隐没归无。

    周而复始之下,千锋之上光影绰绰,看在众人眼里,仿若活了过来,一时目瞪口呆,连大腿上的痛得,竟也暂时忘记。

    剑晨的面容阴沉无比,由着千锋乱窜,径自冷厉道“牛鼻子,风凉话谁不会说,你可知晓,天下良善之人得了好报的,又有多少?”

    又阴阴一笑,道“我就不信,你不出来。”

    变幻莫定的千锋陡然一凝,现出真身,却是银枪。

    连一丝犹豫也没有,他话音落下时,锋锐无匹的枪尖已然奔着离他最近的纯阳弟子而去。

    这一次,不是大腿,而是胸膛!

    连日惊变终于勾发出他内心最深处的戾气,此刻为逼迫说话之人现身,竟然不惜,杀人。

    “不要!”

    生死之间,在场所有弟子无不惊呼怒喝,有与即将被刺那人交好的,更是已经痛苦地闭上了眼,不忍再看。

    “唉”

    便是此时,那温和的声音竟仍有空当叹着气,“小施主,你何苦如此。”

    剑晨眼中,厉芒如刀,根本不听不理,你若不出来,尽管废话,我自杀我的。

    就在众人心胆俱裂的注视下,千锋银枪化作银电,直袭胸膛,所有人都感觉得到,这一枪,杀气纵横。

    就连枪尖所指的那纯阳弟子,此刻也已绝望地闭上了眼,不甘,却又无奈地等着那噬骨一枪停止。

    不错,正是停止。

    这一枪,终究没有见血。

    就在枪尖已然触到那弟子道袍之千钧一刻,一柄拂尘突兀出现,恰好卷在枪尖处,生生令势若奔雷的一枪,陡然停止。

    纯阳山门,除了剑晨,又多了一个站立之人。

    却是个同样一身纯阳道袍,但却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

    “掌教真人!”

    “掌教真人!”

    所有弟子,包括吴道人,大喜之情瞬间爬满额头,虽站立不起,仍坐倒在地上恭敬行礼。

    剑晨眼中厉芒缓缓打在这老者身上,虽然此刻千锋银枪重若千钧,仍然无惊无惧,问道“你就是玉虚?”

    “大胆!掌教真人的仙号,也是你可叫的?”

    众弟子的喝斥,随之而来。

    老者呵呵笑着,抚了抚几乎垂至胸口的纯白胡须,也不介意他的无理,道“贫道正是玉虚,还不知小施主如何称呼?”

    正是那道与他隔空对话的温和声音。

    剑晨却不理会他的问题,径自问道“怎么不是焚魂?”

    玉虚真人面色一黯,却是奇道“小施主莫非认识我师弟?”

    “不认识。”剑晨摇着头,接道“但我找他有事。”

    玉虚真人面上的悲意又多了几分,长叹一声,伤怀道“那可真不巧,焚魂师弟他昨夜遇袭,仙逝了。”

    仙逝?

    那便是死了?

    仙逝二字,宛若五雷轰顶,睛天霹雳一般在剑晨胸中炸响,梵天寒芒,便是着落在焚魂身上,此刻他死了,那,剑呢?

    心神激荡下,他面色突变,正待追问时,却只见玉虚真人的臂膀微微动了动。

    紧接着,千锋银枪上的千钧之感顿失。

    捆缚他枪尖的拂尘像活了一般,速度极快地绕着他身周一转。

    啪!

    一声轻响从他后脑响起。

    剑晨的眼前,陡然一黑,顿时栽倒。

    扑通!

    他满是戾气的身躯,五体投地的同时,丹田里混沌内力方才冲到后脑受袭之处。

    这是他自练成玄冥诀以前,首次在混沌内力救援不及的情况下,被人内力轰入体内。

    临昏迷前,隐隐约约听到四面八方响起的争吵声。

    “掌教真人,咱们应该杀了他!”

    “对对,此贼子心狠手辣,今日不除,日后必成大患!”

    “说不定这小子与焚魂师叔祖遇袭一事有关,咱们不能就这么放了他!”

    “哼,照我说,这人定然是那鬼兵域的同伙!暗算焚魂师叔祖不说,今日又假惺惺来骗剑!”

    “师兄说得对!鬼兵域定然早已觊觎梵天寒芒许久,无奈斗不过焚魂师叔祖,这才使了这般诡计!”

    鬼兵域么?

    带着这三个字,剑晨只觉身边的争吵声离他越来越遥远,直至微不可闻。

    他的世界,终于如夜般沉寂。

    “鬼兵域!”

    呼的一声,剑晨从沉睡中陡然一蹭而起,惊怒大喝道。

    咦?

    这里是

    他的鼻中突然钻入道道檀香,顿时令昏沉的脑袋提振不少,这才惊讶举目四望。

    这是一间不大的卧房,布置简单,但却雅致。

    房内除了陡然惊醒的他以外,再无旁人,只有檀木制成的书桌上,一尊香炉袅袅冒着青烟。

    他下得床来,呆呆看了半响占居了一整面墙的大大禅字,不由想起昏迷前的事来,讶道“难道这里是纯阳剑宫的禅房?”

    他连上下感知了一番,发觉不仅身体毫发无伤,便是内息也畅通无阻,半点也无穴道受制的情况。

    眼角余光扫向床头边,竟然见就连千锋与逐月,也静静靠在一边。

    吱呀!

    正当他疑惑着,房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

    剑晨心中一惊,下意识摆出防御架势。

    “咦,你醒啦?”

    却见推门之人却是个小小道童,比起小萧萧来,最多大个一两岁而已。

    这道童生得眉清目秀,此刻见他一副警惕架势,笑道“师兄不必紧张,我又不会武功。”

    剑晨汗颜,为自己紧张过头颇为尴尬,于是干笑道“倒教小师父见笑了。”

    却不曾发觉,这一觉醒来,此前的戾气竟然消散不少,又面对着小小道童,即便是心境变得再冷血,语气也温和下来。

    小道童嘻嘻笑着,道“好多师兄都说你凶神恶煞的极为恐怖,我怎么觉得,师兄你一点都不可怕呢?”

    恐怖?

    这个词,竟然有一天会用在自己身上?

    他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