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48章 错事

章节目录 第148章 错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假的?!”

    剑晨只觉胸口一阵憋闷,差点没吐出口血来。

    握着梵天寒芒的右手,更是捏得咔咔作响,骨节泛白。

    “不可能!”

    事关师父遗剑,就算说这话的是掌教真人,费仲也冲口而出。

    他情绪激动道“梵天寒芒我师父从不离身,就是昨夜身死时,此剑也仍牢牢握在手中,没让凶手夺了去。”

    “如此被师父珍若生命的神剑,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玉虚真人摇了摇头,拂尘一摆,叹道“此事纯阳剑宫上上下下,除了你师父,便只我一人知晓而已。”

    他看着费仲,面露悲哀,伤感道“你以为焚魂师弟为何梵天寒芒从不离身,即使身死?”

    费仲高大的身躯猛得一震,目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喃喃道“难道难道”

    一时之间,哪里愿信。

    “师兄,你的意思是”

    破月真人纵然定力比剑晨与费仲两人为高,此时也是面色诧异。

    “不错。”

    玉虚真人点了点头,印证了两人心中所想“焚魂师弟之所以剑不离身便是因为,他不愿让人察觉剑是假的!”

    “真人!”

    剑晨的面色已然苍白,颤抖道“那真的梵天寒芒剑,又在何处?”

    纯阳九剑在江湖上何等威名,梵天寒芒竟是假的这事,对纯阳剑宫来说绝非光彩,是以,就算剑晨再不愿相信,也只得承认,玉虚真人断不会以此为借口搪塞于他。

    那么真的梵天寒芒又在哪里?

    玉虚真人歉然看着他,语气沉重道“这十三年来,贫道也曾暗中查探,可惜至今一无所获。”

    骤听十三年前四字,剑晨的脑中,仿佛被天雷劈中,立时嗡嗡作响。

    十三年,又是十三年!

    这已然成为他一块心病的四字,竟然从玉虚真人口中,再度提起。

    “真人,你是说梵天寒芒失却于十三年前?”

    他竭力稳了稳情绪,向玉虚真人问道。

    玉虚真人略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还是答道“对,正是十三年前,那一年,也是焚魂师弟最后一次下山,梵天寒芒,也是在那时遗失。”

    又长叹道“从那以后,焚魂师弟闷闷不乐,再也未曾离开过纯阳剑宫半步,贫道也曾询问过他梵天寒芒如何遗失,但师弟他只是长叹,却闭口不谈。”

    “难怪”

    破月真人恍然道“难怪师兄曾对我说,他做了一件错事,以至十三年来,似乎变了一个人般,一直心事重重,就连修为也不曾寸进半点。”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也不会”

    说到这里,破月真人终是无法保持刚强的一面,怅然欲泣。

    “错事”

    剑晨呆怔半晌,突然心头狂跳,想起一事来,不由急切道“不知焚魂真人十三年前,可是去了衡阳!?”

    那日在洛家,安安曾经对他说过,洛家前院的战斗痕迹中,有着属于纯阳剑宫的**独尊剑法!

    而焚魂真人却说他在十三年前做了一件错事!

    并且依照他先前昏迷时听到的说法,焚魂真人似乎是被鬼兵域的人暗害,那么,这焚魂真人必然与鬼兵域有着某种关联。

    玉虚真人脸上诧异的神色更加重了,点头道“不错,十三年前,焚魂师弟他,确实去了衡阳,却是不知剑少侠如何得知?”

    剑晨没有理会玉虚真人的问题,他的拳头死死的捏着,沉声问道“不知焚魂真人他可会**独尊剑法?”

    费仲使得是森罗万象剑法,那么,作为师父的焚魂,又是否会**独尊?

    “会的。”

    这次,接口的却是破月真人,她面上的哀色仍在,目露回忆道“**独尊在纯阳九剑中,本是我主用的剑法,但当时师父他老人家闭关不出,此剑法却是焚魂师兄他,代师所授。”

    铛啷!

    一直被剑晨牢牢握在手中的假梵天寒芒终于被他狠狠掷在地上,用力之大,使得梵天寒芒连剑带鞘猛得在地上弹了几弹。

    “小子,你!”

    费仲当即暴怒,即便此剑是假的,但也是他亡师寸步不离带了十三年之物,如此被人弃如敝履,如何令他不怒。

    “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他怒目而视中,却见剑晨陡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寻不见畅快,只有声声如血似泣的悲意。

    “你笑什么!?”

    费仲更是怒不可遏,狠不得冲上去狠狠一拳,打得他满地找牙。

    “笑?我如何不笑?”

    剑晨又笑了半晌,直到眼中满是泪光,才咬牙道“焚魂死了,死得好,所以,我得笑!”

    “你!”

    费仲须发皆怒,狂霸的气势陡然暴涨,古霆重剑往剑晨头上怒拍而下。

    啪!

    剑至中途,却被一只苍老干瘦的手掌抵住。

    费仲猛喝一声,几乎已运起了所有内力,黑面涨得通红,双臂上强健的肌肉仿佛倾刻间就要爆裂一般,狠狠将重剑猛然一压。

    纹丝不动。

    “师伯!”

    费仲怒吼着,满含煞气的双目陡然转向手掌的主人。

    玉虚真人。

    “此子辱及我师长,师伯为何还要维护于他?”

    他暴怒大吼,看向玉虚真人的目光却突然一滞。

    此刻玉虚真人已然面无表情,一直仁慈和蔼之感,从他面容上消失无踪。

    以费仲在纯阳剑宫二十五载对掌教真人的了解,玉虚面无表情时,便是他动了真怒刻!

    “你且先退下。”

    玉虚真人看也不看他,冷冷说道。

    这声音冰寒无比,莫说费仲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身气势全无,就连敢于当面顶撞玉虚的破月真人,此刻也只是嘴巴张了张,半个字也说之不出。

    玉虚与焚魂同年拜入纯阳,两人做了几十年师兄弟,说是亲兄弟,也不为过。

    如今,焚魂身死,玉虚要处理的事情本就极多,是以始终将心中的莫大悲意强行压下。

    而此时,竟然有人当着他的面,笑着说焚魂死的好!

    这让他,如何能忍!

    “剑少侠,今日你不将话说清楚,纯阳剑宫,你是出不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