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50章 遇袭

章节目录 第150章 遇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剑晨一路从纯阳剑宫中下来,再次走到半山腰处的小亭。

    想了想,仍然如来时般,进入小亭中歇息。

    一来一回尽皆落脚于此小亭,然心境却大不相同。

    来时一心一意为救花想蓉,心情忐忑中还带着些期待。

    而此刻,却恍若隔世,不仅梵天寒芒没有拿到,反而接连打了数架。

    更重要的是从纯阳剑宫处,再一次寻到了当年灭门惨案的线索。

    然而这线索太过零碎,且焚魂真人已死,到底他口中所说的错事,究竟为何?

    迷雾重重,一层接一层。

    唐门,纯阳剑宫,甚至他即将要去的少林,究竟在这场惨案中,各自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他呆坐亭中,只觉头疼不已,然而此刻却也非他深思之时。

    因为,在离去前,玉虚真人又给了他一分希望。

    一分,可以救花想蓉的希望。

    纯阳剑宫遗失了梵天寒芒,剑晨的心中本已绝望,可玉虚真人却说,还有个去处,说不定能救得了花想蓉。

    那个去处便是,霸剑山庄。

    百多年前,纯阳剑宫掌教流云真人与唐门先祖唐天行各得了一块天外陨铁,唐天行回唐门研究出天陨寒芒,而流云真人却去了霸剑山庄。

    据玉虚真人所言,当时霸剑山庄之所以同意为流云真人铸剑,却是提了要求的。

    那要求便是,铸造梵天寒芒之后,无论剩余多少天外陨铁,尽皆归霸剑山庄所有。

    梵天寒芒已成,如此说来,当日流云真人必定是答应了此要求。

    是以在霸剑山庄内,定然还有没用完的天外陨铁!

    萧莫何叫剑晨去取梵天寒芒,无非看中的便是其与天陨寒芒相同的材质,那么,即使他取回的不是梵天寒芒,只要是同出一脉的天外陨铁,想来也是无妨。

    “霸剑山庄,看来是非去不可了!”

    他紧了紧拳头,喃喃自语。

    当日在邵阳,偶然得知霸剑山庄将在中秋时举办万剑盟会时,因着坊间流传霸剑山庄得了一柄如血般古剑的原由,顿时令他起了前往一探的心思。

    此刻又有了花想蓉的缘故,更是非去不可。

    只是据他询问得知,霸剑山庄乃是在江南余杭一带,离长安也是路途不短,当中还会路过洛阳,那少林寺便是在洛阳旁的嵩山。

    如此倒可先去少林求得了金刚石,沿途路过城镇,再寻找丐帮中人打听郭传宗的消息,一边打探,一边去往霸剑山庄,如此才算最佳路线。

    若到了霸剑时正巧赶上一月半之后的中秋,那血剑之事也可一并探究清楚。

    想了想,好在萧莫何所提出的三件救命之物,那炼尘砂是出自丐帮,以他与郭传宗的交情,想来倒是最好取得之物。

    只要找得到郭传宗。

    思虑停当,便也不再久待,起身便要赶路。

    正在此时,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一种异样的感觉陡然自他心底深处弥漫开来。

    这种感觉,便如被某种凶残猛兽盯住一般,令他如芒在背,颇有坐立不安之感。

    怎会如此?

    他不明所知,连四处看去,风平浪静,并无半分异样之处。

    于是笑笑,或许,连日来神经绷得极紧,已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吧?

    抬脚便要行,陡然

    背心处传来一阵凉意!

    他一惊,寒毛登时立了起来,身形连往一侧偏去。

    夺,夺,夺!

    一阵轻风从他原本站立处掠过,撞在山腰小亭的支柱上,发出三声闷响。

    剑晨一看,立时惊出一身冷汗,楠木制成的亭柱上,竟然钉着三支有手指粗细的钢钉!

    好险躲得快,不然钢钉入肉,又是背门大穴,只怕不妙。

    立时转头,往钢钉射来处望去,口中暴喝道“是谁?”

    山风习习,无动只静。

    他双目精光大盛,仔细扫去,却只见山间灌木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半点人影也没见着。

    奇怪

    他打起精神,仔细防备着四周动静,同时脚下后移了半步,侧头往亭柱上的三枚钢钉看去,想要从中看出些端倪来。

    却不曾想,脑袋将将凑了上去,突然感觉从钢钉的尾部,有着淡淡的气流抚在他面上。

    原来粗如手指的钢钉尾部,竟然是中空。

    这气流无色无味,若不是他离得近了,脸上有所觉,几乎不能发现。

    这是

    不知怎的,对这无色无味的气流,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熟悉之感。

    同一时间,丹田内的混沌内力在无他控制之下,自动运转起来。

    看那运行的方向,竟然是朝着鼻孔位置。

    剑晨一边继续防卫着四周,一边尽力内视着混沌内力的动作,却只见从丹田内抽出的数股混沌内力,在涌上他鼻端时,竟然化成几张薄膜,速度极快的卷起。

    变成一团的薄膜中,却是空心的,似乎裹狭着什么东西,只是见之不着,感之不到。

    剑晨心头一动,陡然想起一事来。

    当日在辰州,他与安安两人初遇郭传宗,便被其讨要了小块金子,买了一大包天下第一包子铺的包子。

    结果,那包子中却早已被人暗中作了手脚,下了迷药!

    听事后安安说,当日包子中的迷药,是为太阴分元散,乃是一种可令服食者在一段时间内功力尽失,且无色无味的迷药。

    那时破庙中的所有人,包括安安与武功不弱的郭传宗在内,全部着了道,只有自己因为身负混沌内力之故,反倒无事。

    当日混沌内力的表现,与现在何其相似?

    难道又是此迷药?

    当时下药害人的三个,曾经口口声声说,得罪了鬼兵域,没有好下场。

    难道竟是鬼兵域的人对他下毒?

    想到昨日焚魂真人被鬼兵域暗算之事,恐怕真有这可能!

    灵光一闪,突然有了计较,既然如此,那不如

    “咦我怎么没,力,气,了?”

    顿时头一歪,眼一斜,身躯仿若没了骨头一般,缓缓软倒于地。

    却是将计就计,欲想将暗中偷袭之人引将出来。

    “哈哈哈,倒也,倒也!”

    果不其然,他才将软倒于地,本来空无一人的半山腰处,立时传来畅笑之声。

    紧接着,剑晨便感觉,有人,入了小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