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59章 昏睡

章节目录 第159章 昏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

    剑晨的面色,已然震撼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这片越来越近的灰色,他自然极为熟悉。

    便是原以为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才有的,混沌内力!

    只是现在显然不是震惊这个的时候,因为,他还面临着更加艰难的选择。

    剑晨本身附着在飞火流星锤上的混沌内力,竟然非青首鬼王一合之敌。

    眼看着,自青首鬼王处传来的混沌内力一路突飞猛进,将他自己的内力压制不说,竟然还有同化的趋势。

    这令他不禁想起在辰州时的那一幕。

    当日也是在接触到青首鬼王身体时,自己体内的混沌内力便犹如突然间疯了一般,浪潮奔涌间,全数往青首鬼王体内呼啸而去。

    有此教训在前,此刻他哪里敢让对方的内力碰上自己的身体?

    所以,撒手,才是正确的做法。

    只是对于千锋,他如何撒手?特别是流星锤还握在对方手上的时刻?

    撒,还是不撒,这是个问题。

    此刻他深深有着后悔,若是早一刻将新得到的玄冥诀练成,说不定,现下便不用如此纠结。

    说来话长,实则极短。

    三丈来长的银链本来不短,但青首鬼王的混沌内力来势汹汹,兼且极快,留给他思虑的时间,已然极短。

    双目猛得一凝,决定已下。

    不撒!

    剑晨心念电转间,立时做了个不正确,但又实属无奈的决定。

    千锋,不能丢!

    当下奋起全身余力,身体内部点点滴滴可能存在混沌内力的经脉尽皆被他压榨一空。

    丹田之中凝聚的混沌内力,已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内息流转间,竟然浓稠凝滞,现出一种宛若实质的感觉来。

    “啊!”

    双目充血,猛然一声怒吼。

    丹田中所有的混沌内力仿若出闸猛虎,疯了一般如江河缺堤,猛然尽数灌入千锋棍端。

    欲以他全身功力作赌注,与青首鬼王的混沌内力作殊死一搏。

    只听噗的一声,力未至,先喷出老大一口血来,体内经脉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内力输出,较脆弱一些的,直接断裂开来,就是坚韧些的,也已破损不已。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此刻杀没杀敌不知道,自损却早已不止八百之数。

    青首鬼王的目中,透出一抹讶异。

    不是因为剑晨的拼命,而是,他陡然感觉在飞火流星的银链上,本来剑晨不值一晒的混沌内力,突然强势起来。

    那原本附着其上的内力,竟然旋转不已,与他内力越接近,旋转的速度便越快。

    待两者相交时,那旋转的内力已然形成一道吸力十足的旋涡,仿佛贪婪的猛兽,对着他催逼而来的混沌内力,大口大口吞吸起他的内力来。

    青首鬼王一怔,他沉寂多年,甫一现世便位列天榜第十,可想而知,武功高到什么地步。

    论内力深厚程度,就是十个剑晨,也不及他十之一二。

    如此浩瀚如海的内力,这小子也敢吸?

    不怕撑爆了?

    在自己内力被无情吞吸的此时此刻,青首鬼王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关心关心剑晨到底能否容纳下他的内力。

    涨好涨!

    果不其然,才止吸了片刻,剑晨的神智,已然开始迷糊。

    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只是想催尽全部混沌内力尽力抵挡青首鬼王的入侵。

    哪知才一接触,本属同源的两股内力竟然便有了同化的反应。

    此刻源源不绝从青首鬼王处传来的内力,被他一股一股吸入了体内。

    初时还觉得极爽,但只片刻不到,便感不妙。

    这内力好多!

    只一瞬,他的体内便充盈欲涨,四肢百骇中满满当当全是同化而来的混沌内力。

    若只如此倒也罢了,然而他先前一阵猛催,体内经脉断裂得实在不少,此刻突然又多了这许多未曾经过他周天炼化的内力,立时让经脉的负担加重了数倍。

    疼得他,几乎想咬舌自尽。

    收收收,必须得收!

    剑晨有着感觉,若再多吸收半分,爆体而亡就在当下!

    可惜,此刻他自己的混沌内力已然在外吞敌,而体内所有的内力,都是属于青首鬼王的。

    如此境况下,就是想调动半分内力都极为困难,如何能说收就收。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一直牢牢紧握千锋的右手,已经大大地张开。

    在身体本能反应下,自保,成了意识模糊下,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然而,仍是不行。

    手掌已经大张得反弯而起,可是千锋,竟像是被磁铁牢牢吸咐住一般,不但不掉,反而吸得更紧。

    我命休矣!

    临昏迷前,剑晨脑中只划过此四字。

    天光大亮。

    强烈的光线直刺在他紧闭的双目上,令他眼皮轻颤,悠悠醒转过来。

    剑晨睁着眼睛,茫然地盯着目力所极的天花板,一阵失神。

    我这是在哪里?

    身下一阵柔软,凭着感觉,想来是铺了既厚且软的一层被褥,那么,现在是躺在床上?

    可是为何会躺在床上?

    他的记忆有着断片,就像一个宿醉未醒的嗜酒之人,此刻身在何处,却是不知。

    吱呀!

    门响,房内光线一暗,突又明亮起来,想是有人进了房间。

    “哟!”来人惊喜地呼了一声,笑道“少侠,您可算是醒了!”

    剑晨侧头望去,这人,却也眼熟。

    正是他下榻的这间客栈中,那位腰大膀圆的店小二。

    此刻他双手端着铜盆,肩上搭了条白巾,看着自己笑容满面。

    “小二哥?”他一张口,竟觉声线沙哑无比,喉咙里又干又涩,仿佛十几年没喝过水一般。

    “我这是”

    那小二将铜盆放下,笑道“您自然是在咱们客栈里啦。”

    “那日您被一个好吓人的大爷抗了回来,便一直昏睡至今,天可怜见,总算是醒啦!”

    提起那位好吓人的大爷,小二的身躯没来由地一抖,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之事。

    “那日”剑晨皱着眉头,思索着这个词,片刻方才呐呐道“敢问小二哥,我到底昏睡了多久?”

    “也不算太久,两日,哦不对!三日,足足已有三日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