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60章 定然不知

章节目录 第160章 定然不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日!”

    剑晨昏昏沉沉的脑袋陡然大惊,呼的一下,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

    突然一阵虚软无力之感直冲大脑。

    砰!

    身躯以比坐起来更快的速度又倒了回去。

    “哎哟,少侠您可小心着些。”

    那小二慌忙就要来扶,连声道“您已经整整三日滴米未进,此刻身子骨该还虚着。”

    替他盖好了被,一边往门外走去,一边道“小的这就去弄些吃食来,少侠您请稍待。”

    房门一关,走了。

    小二走了,剑晨还愣着,感受到体内一**涌上脑际的虚弱之感,他也唯有苦笑。

    这个忙帮得真是,正好又是十万火急的时刻,就这么白白睡了三天。

    不过好在,当听小二说是一个好吓人的大爷将他送回客栈的时候,想来那“好吓人”,说的就是青首鬼王了吧?

    如此,好歹也算有些安慰,至少那位郭不怒应该成功摆脱了他才是。

    想起郭不怒,他脑内不禁又闪过那两条气势逼人的金光恶龙。

    降龙掌,他虽没见过,却也听说过。

    能将内力显化为实体,从掌心冲出两条龙来,这在师父曾经对他提起过的武功绝技中,似乎便只有降龙掌能做到。

    当时,就在剑晨几乎要以为郭不怒当真就是郭怒时,那虎头蛇尾的一掌,又令他立时打消了这个有些荒谬的念头。

    可是疯疯颠颠的郭不怒到底又是什么人?和丐帮,又是什么关系?

    剑晨突然感觉脑仁有点疼,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安安,这个问题,还是以后见到安安时,让她来想吧。

    这么一想之后,他立时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

    当下放开关于郭不怒的问题,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青首鬼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自己阻拦于他,他却不杀我,反而还将我送回了客栈?

    还有当初他又为何要告诉我玄冥诀之事?

    此人,到底有何用意?

    想着想着,他的脑仁又有些疼,于是安安的倩影,再次从他脑海飘过。

    真好,一小会儿时间就解决了两个问题,剑晨的心情有些愉快。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无法再靠安安的问题。

    昏迷之前,他全力运转玄冥诀,以致体内经脉大损,这才是当下十万火急要处理之事。

    毕竟,少林还得上。

    想到这里,剑晨愉快地心情顿时荡然无存,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虽然断裂的经脉大多都是不在主循环的微小经脉,但到底玄冥诀的运转,大半都是依靠着这些小经脉。

    经脉断裂,若无良医灵药相辅,光靠自身休养将息的话,恢复起来极缓慢,怕是两三月内都无法与人动手。

    这对他来说,现下是无法面对的事情。

    “唉”

    长叹一声,再无法面对,总也得面对。

    于是勉强撑起身子,盘膝坐好,屏息内视起来。

    希望破损的情况不要太糟糕才好。

    这是他此刻唯一的期盼。

    岂料,他的心神只是才一浸入体内,立马又瞪了起来。

    面上尽是不可置信之色,他体内的所有经脉竟然完好无损!

    这本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可是他的面上除了惊讶之外,还有的,只是诧异与恐惧。

    经脉完好,内力,没了!

    以往澎湃充盈于丹田中的混沌内力,半点也无!

    此刻他的体内,与街上任何一个普通人也无不同,苦练十三载的内力,化为虚无!

    这

    一抹浓浓的恐惧瞬间爬满心头。

    没有内力,意味着武功尽失,不说成为废人,也是一再普通不过的寻常之人。

    先不提报仇与否,就是目前救治花想蓉之事,本来希望就极渺然,又失了武功,更是半点可能性也无。

    当下深吸一口气,努力平衡心绪,心神再度沉入体内,这些内力到底去了哪里,非得弄清楚不可。

    这次看得极为仔细,终于发现端倪。

    原来体内并非一点内力也没有,至少在丹田低部极深处,有一层黑得极为深邃的东西,心神碰触下,剑晨极为肯定,虽然颜色不同,但必然是混沌内力无疑。

    他尝试着调动这些黑色的混沌内力,却发现,根本无法指挥分毫。

    在发现内力还在,心下稍霁的同时,也升起疑惑,存在于自己丹田中的内力,竟然无法调用?

    当下,他依着玄冥诀的运转法门,尝试着各种可能的方法,却依然丝毫无功。

    令他心头不禁一阵泄气。

    这叫什么事儿

    正苦恼间,房门又一次吱呀一响,店小二双手托着餐盘,用背将门拱了开来。

    “少侠,来来来,久饿之人不宜大块朵颐,小的给您张罗了些清粥小菜。”

    他将餐盘往桌上一放,顿时一阵食物香气绕梁而上,虽是小菜清粥,看得出来也是做得极为用心。

    剑晨不由有些奇怪,他初来此地时,似乎还喝斥了小二一番,虽说后来给的银子也是不少,但也换不来小二如此细心周到才是。

    心中一动,突然问道“小二哥,三日前送我回客栈的大爷,可有说过什么?”

    那小二摸着头干笑道“那位大爷看起来吓人,其实人倒还好,就是叮嘱咱们好生伺候少侠,然后扔下一锭金子就走了。”

    剑晨了然,心道原来如此,又不死心,追问道“就没了?”

    “呃”小二挠着头,显得很是有些为难,道“倒是还说了一句,只是小的说出来,少侠可别不高兴。”

    “没事,小二哥尽管说!”剑晨一听,连忙摇头道。

    “这个”小二面色仍然有着为难,呐呐半晌,方才下定决心道“那位大爷说,您的武功实在低微,叫您滚回去先修练十年再出来!”

    连忙摆着手,急道“这些话都是那位大爷说的,小的一个字也没瞎编啊!”

    剑晨点点头,却不理他,从这句话里,他总觉出些不对来,是以在心头反复咀嚼不已。

    “再修练十年,他为何叫我再修炼十年,难道他不知”

    脑际灵光闪现,突然一拍大腿,“是了,他定然是不知!”

    小二被他吓了一跳,正要说话,却听剑晨忽然道“小二哥,麻烦你件事,帮我寻些笔墨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